疯了一样要了她三天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2021-10-0913:32:38 发表评论

  傅九云怒火中烧,愈加冷血!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就算没有这一百万,这个孩子我也不会允许你生下来,我说过,我要亲眼看着他死!”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唐宁死死扒着他的手掌,眸色猩红如血,“不可以!傅九云,不要!”

  “你没得选择!”

  “啊……”

  唐宁痛苦的捂住腹部,额头渗出了许多冷汗,傅九云拧眉,看她的情况不对。

  “应该是孩子出问题了,九云,还是快点带她去手术吧。”

  秦心上前,给出了专业的意见。

  傅九云的脸色微变,一把拉开车门,将唐宁扔了进去,嘭的摔上车门!

  “不要!我不要手术!傅九云,你放我出去!”

  唐宁疯狂的拍打着车窗,苦苦哀求,但她看到的,只有秦心得逞的冷笑……

  傅九云看向秦心怀里的男孩,“带晨晨回屋,他身体不好,不能着凉。”

  “嗯,我会照顾他的,我等你回来。”

  傅九云点头,上车。

  ……

  一家偏僻的私人诊所,装修很高档,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唐宁毫无反抗之力,被傅九云扔进了手术室。

  “不要,求你了,傅九云,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唐宁哭喊着,拍打着玻璃墙,两个医护人员将她架回去。

  傅九云就站在玻璃墙外,冷血的看着这一幕。

  唐宁的挣扎渐渐没了……

  她知道,所有的哀求,所有的挣扎,都无济于事。

  她被按在手术台上,医护人员扒掉她的裤子,她张着腿睡在那里,反倒没了眼泪。

  她睁眼看着天花板,空洞的眼神里灰蒙蒙的,像是死了。

  有人替她戴上了氧气罩,她的手腕被扎了一针,麻麻的疼,但心脏,却仿佛停止了跳动。

  “要推药了,如果想睡就睡吧。”

  唐宁听见麻醉师在说话,但依然盖不过门口的声音。

  “傅先生,胎儿毕竟五个月了,过程中大人可能随时会有突发情况,您确定还要继续手术吗?”

  傅九云签了字交给医生,冷漠决绝道:“继续。”

  唐宁笑了。

  不到三秒的时间,就昏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耳边说:“妈妈,你别哭。”

  唐宁没哭,梦里,她笑得灿烂美好。

  她看见一个身影离她远去,那么小小的,看不清脸,她听见笑声,清脆悦耳。

  小小的身影对她挥手,“妈妈,再见。”

  唐宁想追过去,可白茫茫的一片,她迷了路。

  她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手足无措啊,知道吗?

  “醒醒,结束了。”有人推了推她的手臂。

  唐宁醒过来,但只是一瞬,有模模糊糊的感觉,她被抬到了病床上,然后,就一点知觉没有了。

  再次醒来,是在次日中午。

  眼角有眼泪的痕迹,她伸手抹了抹,被阳光刺了眼。

  “你终于醒了,你从手术室出来,就一直在掉眼泪。”小护士心疼的说,“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了。”

  是吗?

  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他头痛欲裂,按了按太阳穴上楼去。

  “九云,你是不是不舒服?”秦心跟上来,有些抱怨,“你这几天对晨晨的态度很冷淡,他会多想的,你知道的,这十年他都过着没有爹地的生活,突然知道有你的存在,他撒娇也是正常的。”

  傅九云点头,进了卧室,看着房间里的摆设,还是觉得陌生。

  没办法,跟唐宁生活了十年,早就习惯了她的味道。

  他要改。

  “九云,我是不是不该回来?”秦心打量着他的脸色,委屈的问他。

  “别多想。”傅九云按了按她的肩膀,“我只是有点不舒服。”

  秦心趴在他怀里,“哪里不舒服?”

  胃疼。

  唐宁知道的,每次他皱皱眉,她就会去拿药。

  十年,足够培养默契。

  傅九云没说话,自己去取药吃,秦心忿忿的握拳,有火气也不敢发。

  又过去了一个月,唐宁像是人间消失了。

  傅九云开始心烦意乱,十年的感情她说放就放,还口口声声说多爱他?

  难道她就不想问问,为什么他非要拿掉那个孩子?

  难道她就不想问问,他到底有没有爱过她?

  怎么,拿了钱跟小白脸过好日子去了?

  想到她跟别的男人每天睡在一张床上,做着他们曾经做过的事情,每天在家里等着别的男人回家,傅九云火气不打一处来!

  没过几天,傅九云即将大婚的消息传遍全城。

  这是傅九云的报复。

  他就是要让唐宁知道,他就不信,她可以一直无动于衷!

  他就是要等她哭着来求他不要结婚!

  但没等来唐宁,却等来了顾兰。

  “你跟宁宁在一起十年,你说不要她就不要她了?”顾兰不顾形象的大闹,“你不要她,就把女儿还给我!”

  傅九云陡然拧眉,抬手让佣人退下,这才走到她面前,“你说什么?唐宁没有回去?”

  顾兰也一懵,“你什么意思?她不在你这儿?”

  下一秒,顾兰一巴掌扇在傅九云脸上,佣人拦都拦不住!

  “你把宁宁弄哪儿去了?你把女儿还给我!”

  傅九云被这一巴掌打懵了,耳朵里嗡嗡嗡的,只听见顾兰的吵闹声。

  直到家里安静了,他才回神。

  呵,好样的,唐宁。

  想用这一招来抗议?

  以为他会丢下所有的自尊,去找她?

  傅九云不会去找她的!

  新婚前一晚,有兄弟替他办了一个单身派对,他是没什么兴趣去的。

  但心情莫名的烦躁,想喝酒。

  中途,气氛高涨,有人玩笑:“九云,你跟唐宁在一起十年了吧,我还一直想着你怎么不结婚,原来你还惦记着秦心呢?这唐宁也真是可怜,一个女人白等了十年……”

  “你胡说什么呢,九云肯定给了一笔不小的分手费吧,她也算赚了,哪个女人十年能赚那么多。”

  傅九云猛的灌了一瓶酒。

  分手费不多,一百万,但是用她肚子里的孩子换来的。

  好像跟了他一场,她是有点亏。

  十年了。

  原来唐宁跟了他十年。

  明天他就要娶别的女人,她还不出现吗?

  五个月大的胎儿,被强制性结束了生命。

  唐宁笑,眼泪浸湿了枕头,她大口大口的呼吸,感觉氧气如此稀薄。

  “你醒了。”秦心推门进来。

  唐宁屏住呼吸,满眼红血丝的剜着她。

  秦心不以为然的冷笑,举起手里的东西,唐宁赫然瞠目!

  “反正对你来说也没用了,九云早就答应给我的。”

  “秦心!”

  唐宁霍然起身,如果她没猜错,秦心手里拿的,是胎盘!

  “别激动,你现在这身体可不比一般的人流,要多休息。”秦心恶毒的把玩着胎盘,“晨晨身体一直不好,我请遍了名医都查不出什么原因,就只好用这些偏方子,但吃胎盘是有医学依据的。”

  “秦心!”唐宁大喝,想冲过去,腿一软跪倒在地!

  她嘶喊,“把胎盘还给我!”

  “那么小气干什么?”秦心偏不给她,“胎儿都死了,你要这个胎盘也没用,大不了我给钱,你说,多少钱?”

  唐宁的指甲抠着地板,咯吱咯吱的刺耳响声,她整张脸惨白发青!

  为什么!

  孩子已经没了!

  “为什么你们还要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折磨我!”唐宁彻底崩溃了,血红的眼满是仇恨,“还不够吗?还不够吗!”

  秦心仰头大笑,嘴角嗜血,“这是你欠我的,我的十年,还有晨晨的身体,所有的账我都记在你头上!看到你现在这么痛苦,我总算心里舒坦了些。”

  “傅九云呢?”唐宁疯了,“傅九云在哪儿!”

  “九云可没时间陪着你,他可宝贝晨晨呢,这会儿在家陪着晨晨吃午餐。”

  秦心挑衅完,满意的离开了。

  唐宁趴在地板上,疯狂的大笑。

  傅九云,你当真冷血到这种地步吗!

  秦心的孩子是孩子,我的孩子就只是一个野种吗!

  傍晚的时候,唐宁收到了短信,傅九云的钱已经到账了,她走在夕阳下,感受黄昏。

  但没有温度,这个世界,一片冰冷。

  她没让母亲担心,替母亲处理完债务,还做了一些交代。

  “你要干什么去?”顾兰觉得哪里不对,“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唐宁摇头,“我没事,我就是想离开一段时间,也可能……永远不回来了。”

  顾兰狐疑的皱眉,“你跟傅九云闹矛盾了?我听说他马上要娶别的女人了,是不是有这回事?”

  “妈,我的事情你别操心了。”

  “那你肚子里的孩子呢,他也不管了?”

  唐宁握紧手心,瑟瑟的发抖,整张脸都在发麻,“你别管了。”

  她没再多说,夺门而去。

  ……

  已经一个星期了,傅九云每天上班下班,看不出任何的不同。

  “九云,你回来了。”

  又是天黑,他才忙完回来,秦心上前替他脱下西装,傅九云有那么一瞬,以为是唐宁。

  但很快,他就清醒。

  自从手术后,唐宁没再出现过,之前的别墅也人去楼空,她是回家了?

  他没有去查,一个出轨的女人,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爹地。”傅雨晨冲过来抱住他,撒娇的问,“爹地有没有想晨晨?”

  傅雨晨身子弱,看起来病怏怏的,可能因此,这性格倒像个女孩子柔柔弱弱。

  傅九云看着他,却突然闪过那个五个月大的胎儿。

  唐宁本能性的摸上了腹部,心脏撕裂的疼起来,她知道,孩子没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