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木棒动得好快 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2021-10-0913:29:18 发表评论

  “我凭什么相信你,万一你要趁机跑呢?”百里泽冷声道。

  他经不起再一次的失败了,他的妹妹也经不起耽搁了。

  “百里泽,你相信我,我肯定能帮你办到的,能帮你求来的……”顾清清的声音里带着卑微的恳求。

  “这样好了,我把他叫过来吧,这样,你就能跟他见面了。”百里泽看向顾清清,目光逐渐落在了顾清清的手指上。

  他从怀中逃出一把匕首,转身朝顾清清走去。

  “你要做什么,你别过来,你要做什么。”顾清清吓的直往后退,脸上满是惊恐。

  “清清,你别怕,我不杀你,只是要割你一根手指头,这样他才会相信,才会来才会信,等会你别乱动,你一动,我到时候手一抖,你就会受更多的罪,你不动,我才能将你的痛楚降到最低。”

  把百里泽的目光缓缓落在了顾清清小手指上,那里有一颗痣。

  “别过来,百里泽,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帮你把解药要回来的,你相信我好不好,啊!”伴随着一声惨叫,屋子里便再也没有了声音。

  ……

  “王爷,有人让我将这个交给你。”一个时辰后,管家将一个带血的布包着的东西,交到了江盛卿的手里。

  江盛卿打开布包,布包上是用血写的字,上面是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他看着那布,久久没有说话。

  两个时辰后,江盛卿如约来到把百里泽让他去的地方。

  还是那个悬崖,熟悉的地方,同样的人。

  “百里泽,顾清清,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江盛卿的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想要回我妹妹的解药。”百里泽脸上闪过疯狂。

  “你快同他说,让他救你。”百里泽将顾清清从地上拉起来,摇晃着她,让她开口。

  “王爷,我有孕了……是你的孩子,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吧,孩子是无辜的,我想要孩子活着。”顾清清已经被折磨的没有力气了,说话的声音都特别的小。

  好在,习武之人的听力都很好,顾清清的话,江盛卿都听进去了。

  “我们的孩子?我什么时候碰过你,是你们的孩子吧。”听到顾清清怀孕了,江盛卿的眸子越发的冷了下来。

  孩子,她与百里泽竟然有了孩子!

  “江盛卿,我与她真的是被人陷害的,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一下,我百里泽在你眼里就是这般龌蹉之人吗!”百里泽抓着顾清清的手在抖。

  他与顾清清在江盛卿这里就没有一点可信吗?

  “被人陷害?那你们倒是告诉本王,是谁陷害的你们,为什么不陷害别人,偏偏陷害你们?”江盛卿觉得他的耐心快要用光了。

  她背叛了他,如今还拿孩子的事情来哄骗他,他们两个当他是什么,傻子吗?他们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你们继续演吧,本王没有功夫在这里看你们演戏。”江盛卿说完,转身便走,不带一丝的犹豫。

  “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话!”百里泽又一次狠狠将顾清清摔在了地上。

  “你同他解释啊,快解释。”百里泽一巴掌甩在了顾清清的脸上。

  “王爷,我真的没有背叛你,孩子是你的……”顾清清用尽全身力气的道。

  江盛卿的身子只是顿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朝前走。

  “晚了,你现在说什么,本王都不会相信你了。”

  江盛卿的话说完,人逐渐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百里泽的眼底逐渐被仇恨给填满。

  顾清清苍白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小腹的痛让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清清,我很爱你,我其实不想伤害你,真的,可是我更爱我的妹妹,雨儿出生的时候,爹娘都没了,只留下我和还在襁褓中的雨儿,那个时候我也才十岁多些,我们兄妹两个一直以来都在相依为命,好不容易长大了,日子开始越过越好了,我遇到了你。”百里泽也不管顾清清是什么反应,自己一个人独自在回忆。

  “若早知道,认识你的后果是失去我妹妹,我宁愿从一开始就没有见过你,这样我妹妹也就不会死了。”他这一生最看重的便是他妹妹,只要妹妹好好的,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可是现在他妹妹死了,因为顾清清和他而死,是他和顾清清间接害死了他妹妹。

  “清清,我知道你从小便怕疼,你放心,我这一刀下去,很快,不会让你感受到的疼的。”百里泽望着顾清清,手里的匕首逐渐开逼近顾清清。

  “你的孩子也没有了,江盛卿还抛弃了你,我知道你很痛苦,既然活的这么痛苦,那就让我来结束这一切吧。”百里泽的语气里满是疯狂。

  顾清清的眼睛里都是泪意,她满手是血,看着百里泽抬起匕首,她艰涩的出声,却毫无反抗的能力……

  “不要……”

  最终,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如果下辈子。

  她不想再有下辈子了……

  ……

  “凌小姐,凌小姐,王爷不在书房,你不能硬闯……”伴随着家奴的声音,书房的门被推开,凌韵走到江盛卿面前,望着他道,“清清呢?她在哪里,她没回娘家,也不在王府,我已经好几日没有见到她了,你是不是把她藏起来了?”凌韵质问江盛卿。

  “你都找不到她,本王怎么可能找的到她。”江盛卿头也不抬的开口道。

  这个女人不是和江盛卿演戏的吗?这就累了,不想演了?好几日没有蹦跶出什么水花了,这么快就放弃了?

  “江盛卿,清清是你的娘子,她不见了,你不应该很着急吗?”凌韵不明白,清清都不见了这么久了,这么人怎么还能如此坦然的坐在这里,面不改色的同她说话。

  “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可着急的。”江盛卿的话里没有半分的紧张。

  “江盛卿,她是你的娘子!”凌韵急了,他怎么可以这样。

  “那又如何,腿长在她的身上,她要走本王也拦不住。”江盛卿依旧是满不在乎的状态。

  “既然你这么不关心清清,那你为什么还要娶她!”凌韵真的很不明白江盛卿。

  “娶她不过是习惯了,不想换罢了,凌小姐,你若没什么正事,就请你离开吧,本王的时间很紧,没有空在这里同你说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江盛卿的面上依旧淡淡的。

  “好,你是王爷,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我自己去找。”凌韵被江盛卿讽刺的面上一阵白,脸上满是怒意。

  凌韵从王府出来后,径直去了衙门报案了。

  “百里泽,放过我吧,看在雨儿面子上,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顾清清被吓的不停的往后退,她真的好害怕,这个样子的百里泽太可怕了。

  “放过你?那谁来放过我妹妹?”失控的百里泽对顾清清拳打脚踢,每一下都踢在了她的肚子上,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一解他的心头之恨。

  他的妹妹什么都不知道,她那么想要活着,可却没有人肯给她这个机会。

  顾清清痛的叫不出声来,痛苦的趴在地上,感觉到下身有什么东西流下,顾清清的心彻底慌了。

  “孩,孩子,我的孩子……”顾清清想用手护着肚子,却怎么也没有力气抬起双手。

  毫无反抗之力的顾清清只能忍受着百里泽的毒打。

  慢慢的,气发完了,百里泽也打累了,当他停下来想要休息一会的时候,目光触及到顾清清那已经被血染红的裙摆,眼底的疯狂瞬间褪去,被愧疚给取代。

  “清清,清清,我,我不是有意的,我这就治你,这就治你。”百里泽一把将顾清清抱起,疯狂的往他住的地方赶。

  好在走到一半,遇到了好心的人,拉了他一程,这才以最短的时间回到了他住的小院子。

  刚踏进院子就撞到了急着要往外跑的家奴。

  百里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家奴一看到百里泽,连忙开口道:“少爷,你快去看看小姐吧,小姐她,她走了……”

  家奴的话宛如晴天霹雳,百里泽整个人愣在了那里,怀中的顾清清也被他摔在了地上。

  顾清清发出了一声闷哼,脸色惨白……

  “雨儿,雨儿。”百里泽连滚带爬的来到百里雨的屋子。

  床上的百里雨已经没有了气息,好好的一个姑娘,被毒折磨的瘦的骨瘦如柴的,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雨儿,对不起,是哥哥没有用,哥哥没有帮你找到解药,是哥哥无用。”百里泽握着百里雨的手哭成了一个泪人。

  他的妹妹走了,他唯一的亲人也走了,他再也没有亲人了。

  “小姐走的时候,一直在等着少爷,小姐想在死之前再见一眼少爷,奴才派了好些人去寻找少爷,都没有找到少爷。”家奴站在一旁,小声的开口道。

  “小姐一直在熬着一口气,想要见少爷一面。”他一个下人在一旁看着都觉得的痛苦。

  小姐硬是多熬了好些时间,却还是没有等到少爷。

  “雨儿,哥哥的雨儿。”百里泽闻言,心底对自己妹妹的愧疚越发的大了。

  地上的顾清清费力的将身子挪向百里雨的屋子,她想要再见百里雨一面,“雨儿……”

  “都是哥哥的错,哥哥没有保护好你,没能救的了你。”百里泽的脸上满是泪水,他的天崩塌了。

  “你别怕,哥哥这就来陪你。”百里泽从怀中掏出匕首,余光瞥见朝他这边费劲爬来的顾清清,她眸里满是泪水,吃力的朝他摇着头,“不要……”

  百里泽手里的动作一顿,逐渐陷入了回忆。

  雨儿第一次和顾清清见面,便喜欢上了顾清清,只要一有空,就会黏在顾清清的屁股后面。

  百里雨没有中毒的时候,经常会仰着脑袋问他,什么时候才能让清清姐当她的嫂嫂,她想要清清姐当她的嫂嫂。

  那个时候的百里雨,满眼里都是对顾清清的喜欢……

  百里泽缓缓起身朝顾清清走去,他蹲在了顾清清的面前。

  “雨儿她很喜欢你,反正江盛卿也不要你了,我们一起让他后悔终生,怎么样?”

  “啊!”百里泽大吼一声,猩红的眼睛看向了顾清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