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丰满av无码久久不卡 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而已视频

2021-10-0913:24:01 发表评论

  蓟城的冬天,阴霾遮天,带着让人窒息的阴沉感。

  蓟城监狱的门就在这时打开,随后衣着单薄的纪棠缓缓走了出来。

  她的脸色苍白没有血色,怀里紧紧抱着一个旧式挎包。

  门外,一辆定制的黑色林肯轿车已停在那里。

  整个城,这种款式的车只有霍家独一辆。

  霍焰的保镖见到她后打开了车门,示意她上车。

  纪棠向车内看了一眼,男人侧脸棱角分明,车厢光线很暗,他一半神情都匿在黑暗中。

  她认得他。

  那是霍焰,蓟城霍家三少爷,就是他亲手将她送进的监狱。

  此时,霍焰偏过头来,纪棠低头错开视线,上了车。

  “纪棠。”

  他扯唇,眼中的戾气毫不遮掩。

  “没想到你,竟然能从监狱里活着出来。”

  纪棠忍不住的发抖,想到在监狱里的非人待遇,便煞白了脸,霍焰根本是要弄死她。

  霍焰的目光似要将她的脸颊穿透。

  两年前,他本该和自己最爱的女人成婚。

  可是这一切,都在纪棠害死了林敏琳后戛然而止。

  他的未婚妻被捅了一刀,但伤人的纪棠却因为是过失伤人而仅仅被判刑2年。

  加长的轿车缓缓驶入欧式风格的别墅,早已有佣人侯在门口为霍焰打开车门,并为他披上外套。

  而只有一件单衣的纪棠冻得缩了缩脖子,抱着包小心地跟在他的身后。

  霍焰径直走到了客厅,听到她跟在他身后的脚步声,他突然转身。

  一脚踹在了纪棠的膝盖上。

  她的腿硬生生地撞在了地板上,痛的让她发抖。

  纵使这样,她仍然没有松开怀里的包。

  纪棠忍着痛抬眸,望着霍焰,“我没杀人。”

  她的声音又小又软,却轻易的激起了霍焰的怒火。

  他俯身捏住她的下巴,“死到临头了还要狡辩。。”

  纪棠吃痛:“是您的未婚妻自己扑上来的。”

  “绑树上!”霍焰冷声命令。

  纪棠被拖到门外的时候,他幽幽道:“堵上她的嘴。”

  霍焰进了书房,砰的一声关上门。

  书房里正中央,挂着他与林敏琳的合照。

  照片里的林敏琳穿着西式的白色婚纱,那是他专门派人去欧洲为她量身定制的。

  出事的那天早上,林敏琳就是为了去照相馆取这张合照,而这张合照,她还没来得及亲眼看到就离开了。

  最后,她留给霍焰的就只有这张提前拍好的婚纱照,以及一周后被迫取消的婚礼。

  窗外的天色从晦暗转为彻底的黑暗。

  纪棠被绑在树上,滴水未进。

  霍焰站在二楼的走廊上冷冷地看着,然后他对保镖秦四吩咐道。

  “地上那个破包拿过来。”

  纪棠从监狱里出来,一直很宝贝这个破包。

  秦四将包拿上来,打开后,霍焰看到,里面是个骨灰盒。

  这个骨灰盒霍焰熟悉,里面装的是她父亲的骨灰,这还是他派人送去监狱给她的。

  霍焰眯眼,吩咐秦四。

  “把那个女人带上来。”

  纪棠被秦四硬生生的拖到了霍焰的面前,将她按在地上跪下。

  她一眼便看到了霍焰手里把玩的那个骨灰盒。

  她神色剧变,双手死死地掐进掌心,声音卑微:“霍少爷,求你,把骨灰盒还给我。”

  霍焰没有回应,而是眯着眼冷冷地看着她。

  待到秦四把一碗饭放到了霍焰的面前后,他才缓缓开口问道。

  “饿了吧?”

  纪棠没理解他的话。

  下一刻,她看到霍焰打开了骨灰盒,将骨灰倒进了饭碗里。

  霍焰拿起碗,走到她面前。

  子弹没入血肉,纪棠捂住胳膊,痛的跪在地上。

  她的脸色苍白,一双含泪的眼看向霍焰。

  她眼中的无助与恐惧被霍焰尽收眼底,而这些并未换得怜惜。

  他直接甩开腿,右手依旧带枪就走进了靶区。

  霍焰走向纪棠,他近乎死死的盯着受伤的纪棠,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想起林敏琳。

  想起她是不是在临走前的最后一刻,也是如此无助。

  霍焰捏住纪棠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他逼迫着纪棠抬眼看向自己,不给她躲闪的余地。

  他的眼睛因为恨意而通红,高大的他逆光而站,令他整个人气场更加阴沉。

  “纪棠,你早就该死了。”

  霍焰眼神逼仄,他猛地松开手,纪棠像是破布一般被丢在地上。

  霍焰对秦四道:“靶场的狼不是刚生崽子么,把她丢去那里喂母狼。”

  纪棠闻言,脸色大变,她颤抖的捏住霍焰的裤脚,死命的摇头,“霍少,不要!”他这是想要她的命啊。

  霍焰一脚踹开她,秦四将纪棠拉起来往那边带。

  关着狼的笼门被打开,纪棠被推进去,纪棠对上母狼那幽绿的眼睛,母狼舔了舔怀中的幼崽,缓缓的站起身朝纪棠走来。

  纪棠后背紧紧的贴在笼子上,她死死的咬住唇,喉间像是被堵住了一般,发不出一点声音。

  母狼一跃而起,纪棠双腿一软,跌在地上,她甚至闻到了母狼身上刺鼻的味道。

  那獠牙,向着她白皙的脸而来。

  砰的一声枪响,母狼哀嚎一声。

  纪棠颤抖的睁开眼睛,看到那母狼死在了自己面前。

  “霍焰。”

  一个浑厚又威严的声音响起,是霍焰的父亲。

  霍焰看到来人,眉心折起。

  霍老爷命令道,“把三少带回去。”

  很快,霍焰被下人们带离开了靶场,而纪棠就这样浑身是血带回了霍家。

  纪棠浑浑噩噩的被佣人换上了衣服,她蜷缩在床下。

  霍焰一遍遍强调,他的未婚妻林敏琳本应该最幸福的新娘。

  而她呢?

  出事前,她就要和相恋十年的男友李任安走进的婚姻殿堂。

  出事的那天,李任安特地包下了当地最好的西餐厅,她满心欢喜,装作不知未婚夫的求婚计划,欣然去赴约。

  可是她刚到了现场,就遇到了一个疯女人,拿刀要捅她,她将刀抢了过来。

  可谁曾想,一个女人突然冲了出来撞在了刀上。

  那个女人就是林敏琳,而她伤势过重当场就死了。

  纪棠想到这,开始止不住地干呕。

  不行,她得逃开这里,否则霍焰迟早会丧心病狂的杀了她。

  纪棠跌跌撞撞的下了楼,终于看到了客厅处的电话。

  她颤抖的拿起电话,拨通号码,然后尽可能冷静地告诉接线员转接电话到李家。

  层层的转接,一秒秒的等待,都让她感到万分痛苦。

  当电话那头终于传来熟悉的声音时,纪棠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

  “任安,我是纪棠啊。”

  听到纪棠的哭声,那端忽的沉默了。

  而后,电话被挂断。

  这一刻,纪棠几乎被拉入了无助的深渊。

  二楼,走廊。

  霍焰站在那里,他冷冷地俯看这一切。

  他看着纪棠拨出了那个号码,看到纪棠向那边求救,又看到她神情逐渐绝望。

  纪棠苦苦挣扎,眼神中的哀求令霍焰丝毫产生不了半分怜惜。

  米饭进了嘴。

  纪棠剧烈咳嗽,吐了出来。

  霍焰慢条斯理的在佣人端过来的铜盆里洗手,纪棠瘫软在地上,神情恍惚。

  霍焰擦干净手,拿起骨灰盒,像是丢垃圾一样摔到了她的身上。

  纪棠吃痛,她茫然的看向骨灰盒,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她咬牙盯着霍焰上楼的背影,快速起身,逼近霍焰,她拿着骨灰盒扬手砸向霍焰。

  霍焰偏头,轻而易举的躲过,他身子站定,回头冷冷的看着纪棠。

  “纪行,是你弟弟吧。”

  纪棠手猛地顿住,瞳孔晃动。

  霍焰扯住纪棠的领口,将她拽进书房,书房的墙上挂着一幅黑白的照片。

  霍焰眼神近乎充血,“纪棠,你给我看清楚这个穿着婚纱的女人,她本该成为我的妻子,却因为你,死了。”

  霍焰说到这,低头看着她,眼中带着杀意。“你给我记住,杀人偿命。”

  霍焰冲秦四挥手,“将她关起来。”。

  纪棠就像个残破布偶被摔进一楼拐角的储物间里,四周一片漆黑,令纪棠蜷缩起来,她紧紧抱住了空荡荡的骨灰盒,失声痛哭。

  竖日,储物间的门砰地一声被打开。

  秦四进来将她带了出去,扔上了车,而霍焰就坐在车上。

  车子一路开向城外,最后在一个私人靶场前停下。

  霍焰的车子刚停稳,便有人主动来开车门。

  “霍三少,您今年来练靶么。”

  霍焰长腿迈下车,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径直朝靶场走去,空气中传来他令人寒栗的声音。

  “把那个女人给我带到靶场。”

  霍焰换好衣服和装备,就看见纪棠被安排坐在了靶场的旁观席上。

  霍焰皱眉,她一个杀人犯也配坐在那里?

  他看向经理,声音淡淡,“把她安排到那。”

  经理看向他手随意指的方向,脸色大变,“三……三少,那是靶子的位置……”

  霍焰凌厉的视线看向他。

  经理怕的不敢多言,吩咐人带走了纪棠。

  霍焰站到了射击区。

  纪棠脸色苍白,紧紧的盯着霍焰,她清晰地看见了霍焰打开了武器的保险栓。

  霍焰并没有立即开枪,他冷冷地望着纪棠,看着她浑身发抖的模样。

  他恍惚间想起了他最后一次看到林敏琳,那是在医院的太平间里。

  林敏琳浑身是血,脸上也满是血迹,平生素喜素净的她,在人生的最后一刻却因为纪棠而走得如此狼狈不堪。

  杀人偿命,这是霍焰一次又一次告诉纪棠的,也一次又一次提醒自己的话。

  记忆回笼,他把武器对准了纪棠的心脏,食指扣拢扳机。

  忽的,有人重重的撞开了霍焰。

  砰的一声,子弹飞出。

  捏着她的脸逼迫她张了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