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男人开嫩苞受不了了 办公室,揉弄小雪,好爽

2021-10-0813:29:04 发表评论

他从苏梦手里接过孩子,语气平淡,“先下楼处理伤口吧。”

我也受伤了,可他不闻不问。

血,顺着我的手心,蔓延到指尖,再滑落在地。

苏梦见薄云深抱着孩子走远了,才缓缓的靠近我,低声说,“林一,看见了没?云深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死活,识趣的,赶紧离婚,这成天受气,可是会短命的!”

说完,她就扭着腰肢出去了。

我何尝不知道她说的,在薄云深眼里,我一文不值。

半夜,窗外的寒风一阵一阵的呼啸着。

我躺在床上不停翻身,根本无法入眠。

突然听见房门被推开的细碎声响,我惊慌的睁开眼,薄云深高大欣长的身影站在床前。

我伸手打开壁灯,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脸色晦暗。

我坐起来,因为暖气开的很足,我只穿了件吊带。

蚕丝被从身上滑下,露出我精致细滑的肩膀,薄云深喉头一动,弯腰靠近我。

我瑟缩了一下,“你干嘛?”

他眸子微眯,“你怕我?”

我眼帘低垂着,是啊,我什么时候开始怕他了。

他见我不说话,伸手过来,低沉道,“手给我。”

“不,你这大半夜跑我房里,不怕苏梦知道?”我执拗的看着他。

我喜欢惹怒他的感觉,这样,我心里好像就会好受一点。

我的痛,只有他能分担。

“手给我,赶紧。”

他态度强硬,我只好随便伸了只手过去。

他的大手捏住我的手腕,带着温热的体温,他看了看,“另外一只。”

我又伸了另外一只给他,他看见我手心随意贴着的创口贴,蹙眉,“这么大的伤口,你贴个创口贴顶什么用?自我安慰?”

说罢,他打开了房间的灯,一瞬间亮如白昼,我下意识的扯被子来遮住刺眼的光线。

等适应过来,他已经在床边坐下,我才发现,他手里拿着碘酒、纱布和棉签。

“嘶……”

碘酒擦上来的时候,我痛的出声。

他斜了我一眼,侧脸在灯光下说不出的迷人。

我越发的看不透他,恨我恨到骨子里的人,现在又亲自帮我处理伤口。

“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我脑子短路的问道。

他将纱布系好,把我的手松开,又恢复了白日里的冷傲。

薄云深俯身下来,热热的呼吸打在我的脸颊上,我呼吸一窒。

他长长的睫毛覆下,眼里情绪不明,低声开口,“你是有多缺爱?帮你处理下伤口就春心荡漾了,要是我再做点什么,你是不是要上赶着让我睡了?”

虽然我本就是随口一问,但还是猝不及防的被伤到了。

我佯装无所谓的样子,“开个玩笑而已,也是,苏梦都住家里来了,就算我上赶着让你睡,你也是不愿意的,对吧?”

说着,我的手勾住他的脖子,有意无意的在他颈后画着圈圈。

他的呼吸越来越重,结婚这么久,我们对彼此身体很了解了,我知道,他想要了。

就在我以为他要克制不住时,他嚯的起身,眸子里染上了一层难掩的情-欲。

“你还真是饥渴,别自作多情,就算是养只宠物受伤了,我也会帮它处理。”

他面沉如水,说完这句话就出了房间。

看着我神色自若在薄云深的办公桌前坐下,苏梦暗暗瞪了我一眼,又故作体贴的说,“那你们聊,我先出去了。”

薄云深默许,我却拦住她,“不用,也和你有关。”

苏梦压根就没想要出去,当然乐得开心,她生怕我趁着她不在,勾-引薄云深吧。

搞的好像我才是小三似的。

想到这,我眉眼皆是嘲讽,薄云深至始至终就没有说过话,他很有耐心,等着我。

“薄总,我想和你做个交易,你借一千万给我,我保证半年内还清,可以打借条。”

我越说越艰难,忐忑,底气不足。

他饶有兴致的样子,问道,“你打算用什么做交换条件?”

我垂下眼帘,深吸了一口气,“我接受你和苏梦的关系,她搬到你的房间也好,或者我可以搬出来住都行,我一定安安分分的做个有名无实的薄太太。”

我知道,这是我唯一的筹码了,除了这个,我的一切,薄云深都不稀罕。

薄云深双手撑在桌面,俯视着我,冷哼一声,“你算盘打的挺不错的。”

我迎上他的愠怒的目光,“所以,你是答应了吗?”

他一手掐住我的下颌骨,恨不得捏碎的力道,“林一,我让你做薄太太,你才是,现在你去外面说你是薄太太,谁信?”

他说的都是实话,我和他结婚,没有几个人知道,连新闻上,他都还是黄金单身汉。

他是高高在上的天承集团总裁,只用了四年的时间,覆盖了北城大半的产业,在全国,甚至全球都有分公司。

我一没钱,二没势,三没出色的身材样貌。

出去说我是薄云深的妻子,除了精神病人,还真没人信。

我绞尽脑汁,才憋出一句话,“我有结婚证,你要是不答应,明天头条也许就是,天承总裁薄云深已婚。”

他散发出的寒意让我颤栗,我接着说,“但凡你和苏梦在人前做出一点暧昧的动作,她就会变成人人喊打的小三,你也是渣男。”

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但放在腿上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紧攥成拳。

我在赌,赌薄云深答应,是我保住润发的唯一希望。

他唇角微勾,“可惜你来晚了,我才答应苏梦,把润发送给斯博做见面礼,我的助理,可能已经在和润发谈收购细节了。”

我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气极了,抬起手就要甩他一耳光。

他稳稳的握住我的手腕,“怎么?如意算盘打错了,恼羞成怒了?”

“薄云深,你无耻!”

我几乎是怒吼了出来,扑过去,抓住他的手腕就狠狠的咬住,用尽了浑身的力气。

他完全没想到我会这样疯狂,却任由我咬他,血腥味很快充斥着我的口腔。

“林一,你干嘛啊?疯了吗?!”

苏梦大叫着,冲过来用尽全力把我一推。

我毫无防备,被撞出了几米远,额头“砰”的一声磕上了墙角,我一阵眩晕,才扶着墙壁想要起身,尾椎骨猛然落地的疼痛,令我险些无法站立。

我抬手擦了擦从额头顺着脸颊流下的鲜血,心里发苦,踉踉跄跄的走到办公室门口,才回头,淡淡道,“薄云深,麻烦你跟HR打声招呼,我不做了,你们的那个家,我也不会回了。”

然后,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朝苏梦说,“如你所愿了。”

次日。

我接到了律师的电话,说是爸爸有遗嘱在他那里,让我有空去一趟。

刚出房门,就和苏梦碰上了。

她一脸娇羞的从薄云深的房间出来,想必刚刚才在房内酣畅淋漓了一场,她得意的朝我一笑。

我胸口闷得慌,想到还要去律师事务所,便懒得搭理她。

赶在薄云深从房间出来前,匆匆吃完了早餐,又打电话给上司请假,而后去往律师发给我的地址。

“一言律师事务所。”

我念着他们公司的名字,心底里的记忆直涌而上。

沈言……

阳光温润的少年,他曾经说他以后要做律师,最好能开个律师事务所,名字就叫“一言”,一是我,言是他。

我仰头问他为什么有我的名字,他十分笃定的说,“因为我们一起长大,又是最好的朋友。”

后来我离开北城五年,没有给他留下只言片语。

我愣在事务所门口,眼睛有些酸涩,踌躇着。

“美女,您找人吗?”

事务所前台的小姑娘招呼着我,我回过神来,点点头,“恩,我找下你们陈律师,他早上打电话约了我的,我叫林一。”

“好的,您这边坐一下,我去叫他。”

她把我领到接待室,虽然还不太确定这家事务所是不是沈言的,但巧合的名字,还是让我担心。

如果他问我,为什么离开也不和他说一声。

我怕是连怎么回答都不知道,连编,也编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很快,就有个三十岁左右,西装革履的男人朝我走来。

他将手里的文件摊开来给我看,一边翻,一边和我说明。

我的目光落在爸爸的签名处时,一阵苦涩。

我那样怨恨他,还对他避而不见,他却早为我筹划好了一切。

“林小姐?有在听吗?”

陈律师见我出神,问道。

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抱歉,陈律师,刚想到我父亲了。”

他表示理解,又接着说道,“林总生前写遗嘱时,润发的经营状况还是十分可观的,百分之七十的持股以及名下的房产等等,都留给了你,看的出林总是非常疼爱你的。”

我听的仔细,他话音一转,“只是,现在润发的情况,林小姐应该有所了解,已经濒临破产……也许还要偿还欠款,具体的要公司财务清算才能知道。”

“好的,谢谢你,我会想办法的。”

怎么办?

我一路上都在想这个问题,直到踏进天承集团的写字楼,我才有了点头绪。

做了个也许会让自己余生都在后悔中度过的决定。

我进电梯直接按了顶层,薄云深的办公室在大厦的顶层,透过整片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整个北城,如同置身云端。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旁若无人的推开他的办公室,连敲门的过程都没有。

“一一,你来了。不好意思,我……”

苏梦说着,柔若无骨的从薄云深身上离开,我很意外,薄云深平时很公私分明的,现在居然把苏梦带到公司来了,还真是纵容。

我动作一僵,强压下怒火,我提醒着自己到他办公室的目的。

平静的看向薄云深,“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薄云深穿了套纯手工定制西装,衬得他更加挺拔欣长。

他的眼神凛冽,我想应该是猜到我的来意了。

在他眼里,我不过和宠物一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