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怎么还没适应我的尺寸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老师

2021-09-2514:17:16 发表评论

 王雨欣从车上下来,对于楚离颇为感激。

  只是现在的王雨欣想要弄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她吐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楚少,谢谢你救了我,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之前那样到底是怎么了?”

  楚离一笑,一旁的王峰也是投来想要知道的目光。

  “一种虫卵,本是南方少数邪教的人才会使用,一旦时间完了,蛊虫就会在你体内孵化长大,到时候你必死无疑。”

  这话一出,王雨欣捂住嘴,差点儿就要吐出来了。

  蛊虫,这种恶心的东西居然会在她体内,难道会是他做的?

  王峰的脸色在这刹那间成了惨白,看向了王雨欣。

  自己女儿那么乖巧,怎么会遇到这种东西的?

  “雨欣,你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的?”

  王雨欣低下头,她已经猜到可能会是谁做的了,但是那也只是一个可能。

  楚离也注意到了王雨欣面色的变化,知道了王雨欣肯定猜到了一些什么。

  “能够下蛊的必然是你认识的人,而且还十分了解你。”

  认识又了解的人,会想要杀了王雨欣?

  王峰看向了王雨欣,这时候也知道王雨欣肯定知道是谁这样做的。

  “雨欣,告诉爸爸,是谁这样做的?”

  “很有可能是方毅,他追求过我,只是一直被我拒绝,我能够想到的人只有他了。”

  王雨欣说了出来,王峰也是眉头紧紧锁着,怎么会是方毅呢?

  “方毅这小子我见过,应该不太可能吧?”

  “王叔,不是说要带我去玩玩儿然后请我吃饭吗,就这样?”

  一旁楚离开口了,他可不想要一直在这里站着。

  王峰回过神,急忙拉着楚离上了车。

  车上,王峰坐在副驾驶,而楚离则是与王雨欣坐在了后座。

  从后视镜中看着后座上坐着的两人,王峰露出笑容。

  郎才女貌,这两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搭配啊。

  “听我爸说你还会看相?”

  王雨欣开口,找了一个不错话题。

  如今这时代会看相的人并不多,因为很少有人会去相信这些。

  楚离看了一眼王雨欣,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你应该是三月份的生日,气色红润,身上更是有着浓烈的生命气息,你应该是医科大学毕业的吧?”

  王雨欣吃惊的张了张嘴,不由看向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王峰。

  “爸,你跟他说的这些?”

  王峰笑着摇头,这些他已经不会感觉到任何吃惊了。

  “不然我怎么说楚少是一个神仙呢,他的这些本事我已经领教过了。”

  王雨欣再次看向了楚离,想起了那黑色的小丸子。

  “我爸给我吃的那个小丸子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味道那么奇怪,我从来不记得有什么中药是那种味道。”

  王峰脸上笑容消失,露出紧张。

  “楚少,这。”

  “这可不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掌握的东西,这可是我的独家秘方。”

  楚离一副傲然的说着,就好像这泥垢真的很了不得一般。

  王雨欣半信半疑,不过的确是那个小丸子救了他。

  只是车刚开没多久,楚离就已经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在这辆车后,一辆银白色的轿车一直紧紧跟着,从离开馨兰雅苑的时候就跟着了。

  “王叔,我们被人跟踪了。”

  楚离开口提醒。

  开车的司机眉头一皱,他是司机,也是王峰的保镖,不过他也才是刚刚发现跟踪的车,这楚离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王峰一声冷哼,露出不满。

  这个时候跟踪他的一定就是对他女儿下手的人了,这些人还真的是一点儿也不死心。

  “我到想要看看这些家伙到底要做什么!”

  很快,车开到了路边停下,而那辆银白色的轿车也是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从车上下来一人,穿着白色西装,皮肤白净,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少爷。

  直接朝着车辆而来,面露淡淡笑容。

  王雨欣这时从车上下来了,看着朝着这里而来的男人,露出冰冷。

  “方毅,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这刚听说你出院了,就打算接你出去庆祝庆祝,可是没想到你居然坐车离开了,我也就跟着了。”

  “只是没想到除了你爸之外居然还多了那么一个小白脸。”

  方毅冷冷一笑,目光落在了车上。

  “下来吧,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是谁。”

  “王雨欣注定是我方毅的女人,你敢和她在一起就是找死!”

  “方毅,你在这里胡说什么!”

  王雨欣彻底怒了,没想到这个方毅竟然会这么不要脸的说出这种话来。

  楚离这时从车上下来了,咧嘴挂着灿烂的笑容。

  “原来你就是方毅,看起来的确是那么一表人才。”

  “不过做的事情怎么会那么的卑鄙无耻呢,得不到就杀了,你这也太狠了吧?”

  楚离若无其事说着,对于方毅根本就没有丝毫惧怕。

  方毅面色微微变化,对于楚离说出的话语感到了一丝的不安。

  “雨欣,不跟我介绍介绍这人是谁,怎么会和你在同一辆车上?”

  不仅如此,方毅一直跟着,让方毅没想到的是王雨欣父女两人竟然会亲自开车来接这么一个臭小子。

  “楚离,雨欣的朋友。”

  不等王雨欣开口介绍,楚离自己率先开口了,灿烂笑容挂在了脸上。

  在方毅身上有着一种独特味道,这种味道常人闻不到,这种味道只有长期接触蛊虫的人才能拥有的味道。

  现在可以确定下来王雨欣身上的蛊虫就是这个方毅种下的。

  “另外说一下,雨欣身上的蛊虫也是我解的,这下蛊的人实在不咋的,太弱了。”

  楚离的话语让方毅不经意的浮现出了一丝惊讶,解除蛊虫的人必定非常人。

  只是眼前的楚离除了一副欠揍的模样之外似乎也没其他什么非常人的地方了。

  “什么蛊虫,你在这里说什么?”

  “雨欣,楚少,上车吧,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车里传来了王峰冰冷的声音。

  “方毅,还请你别在跟着我们了。”

  面容冰冷,王雨欣直接上了车。

  楚离来到了方毅身旁,附耳低声。

  “你下蛊的技术真的太垃圾了,如果是我,我会直接下了情蛊让她成为我的女人的,不过也是,你只是一个垃圾。”

  王雨欣点头,对于方毅王雨欣已经不再有任何信任。

  这时王峰走了过来,百合花很快就能送到。

  “楚少,家中风水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改正的,你全说出来,我直接改了。”

  “很麻烦,家中布局恐怕全部都要改变一下。”

  而且,楚离还发现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王家的风水布局和兰姨别墅中的布局有着极大相似之处,应该是同一个人布置。

  既然能够确定下来是同一个人,要找到他就容易了许多。

  “那就劳烦楚少了。”

  “没事,反正我时间也多。”

  方家,中年男人蹭然起身了。

  面色变得十分难看,眼神中充满震惊。

  方毅露出不解,这是怎么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师父露出这样的神情。

  “师父,你这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了?”

  “王家的风水布局被人破坏了,看来这个楚离一定是一个高手。”

  方毅的师父本是一位蛊师,风水布局与蛊虫是他最为擅长的方面,他名邢则。

  一直以来邢则几乎没有碰到过能够解除他布局的人,直到现在。

  楚离,这是邢则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这么年轻就能有这么恐怖的本事了?

  “方毅,一定要小心这个楚离,这个楚离并不是那么好对付。”

  方毅点头,已经记下了邢则的警告。

  直到傍晚时分,楚离才将王家的布局全部还重新布置了一番。

  如今王家的风水看起来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看了看窗户外面的黄昏,楚离起身了。

  “王叔,我要回去了,另外王叔,麻烦你将布置风水那人的名字跟我说一声。”

  “那人名字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是方毅请来的。”

  “要不楚少,你在这里住下吧,我这里也有不少房间。”

  王峰急切说着,可是楚离直接摇头拒绝了。

  对于楚离直接的拒绝,一旁的王雨欣明显的露出了一丝失望,她还想要请教楚离更多的问题呢。

  因为王雨欣发现了楚离在医学方面,特别是中医方面有着极深的了解。

  “既然楚少要离开,我让人开车送楚少回去吧。”

  “多谢王叔了。”

  看着楚离离开的身影,王雨欣心中忽然多出了一种失落的感觉。

  王雨欣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真的喜欢上了楚离了吗?

  “哎呀,王雨欣,你在胡乱想些什么呢,真是一个花痴。”

  半个多小时后,楚离从车上下来,正要进入馨兰雅苑的时候,黑暗中一个人影出现了。

  “楚离,我们又见面了。”

  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方毅。

  对于方毅的出现,楚离冷冷一笑,直接朝着方毅走了过去。

  “方毅,你来找我是要拜师吗?”

  拜师?

  方毅忍不住嘴角抽搐,他堂堂方家大少爷,可能拜楚离为师吗?

  “楚离,你别太嚣张了,和我做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咬着牙,方毅恶狠狠的说道。

  楚离再次一笑,根本就没有将方毅的威胁,毕竟只是一个方家而已。

  “既然不是找我拜师,那么你找我还有什么事情?”

  “楚离,离开雨欣,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答应你。”

  “一百万,一千万,还是一个亿?”

  一个亿?

  楚离眼中散发出光芒,看向了方毅。

  “你真能给出一个亿?”

  方毅露出了笑容,以为楚离因为一个亿而心动了,于是点头。

  “只要你答应离开雨欣,一个亿而已,我还是能够给出的。”

  楚离脸上挂着灿烂笑容,那样子就好像真的心动了一般。

  “先给我一个亿,我就立马离开。”

  方毅笑容戛然而止,先给钱,如果给了楚离不离开,那么自己岂不是亏惨了?

  “楚离,你别太过分了!”

  “我一直都是先拿钱再办事的,这怎么就成了过分了呢?”

  楚离露出一副无辜样子,随后也不打算多说废话,进了馨兰雅苑。

  看着楚离身影,方毅仿佛受到了奇耻大辱一般,这个楚离分明就是在侮辱他!

  “楚离,我跟你没完,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回到别墅的时候,楚离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李欣兰。

  坐姿优雅,仿佛天生带着一种昂贵气息一般。

  “我还以为你会被人给拐走了呢?”

  悦耳的声音传来,李欣兰目光缓缓落在了楚离身上。

  突然加速的心跳让李欣兰也是不由一愣,穿着西装的楚离明显与之前有了巨大差距。

  精神,更加帅气了许多。

  “我心里可是有兰姨了,怎么可能还会被其他人给拐走呢?”

  楚离撒娇模样的想要靠着李欣兰坐下,可是谁知道刚坐在沙发上李欣兰就起身了。

  “别给我来这一套,你怎么会和王家认识的?”

  没能黏上,楚离心中不由有些失落。

  不过楚离没想到的是兰姨居然还知道王家。

  “兰姨,你认识王峰?”

  “曾经做过几次生意,这人还不错,颇有一点儿小钱。”

  “我已经在他手里赚了一百万了。”

  楚离忽然想到了布置风水的人,看向李欣兰。

  “兰姨,给你布置风水的人好像和王叔家的人一样,应该是同一个人,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一样的么?

  李欣兰回想起曾经的事情来,很快就是摇头。

  对于当初布置风水的那个人是谁并不知道,也只是见过一次。

  “我到现在印象都不深了,只知道他应该四五十岁样子,身上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邪气。”

  楚离叹气,看来要找到这下蛊的人还是只能从方毅那里入手。

  “兰姨,今后公司情况怎么样?”

  听到楚离提起公司,李欣兰露出欣喜的笑容,急忙坐了下来。

  “小离,你还真是神了,这一切真被你给说中了。”

  “今天来了好几个大客户,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楚离咧嘴一笑,靠近了李欣兰,闻着那诱人的香味,手指戳了戳脸庞。

  “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兰姨。”

  “不说就不说,我不想知道了。”

  垃圾?

  方毅回过神,握紧了拳头,看着渐渐离去的车辆,心中怒火燃烧。

  “敢跟我抢女人,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车上。

  王雨欣看向了楚离,刚才楚离贴近方毅肯定是说了什么。

  “你刚刚和方毅说了什么?”

  “下蛊的事情不应该是方毅做的,他身上虽说有蛊虫的味道,但是很小。”

  “他的身后还应该有其他人才是。”

  说到这里,楚离浮现出了笑容,看来滨海市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蛊虫的味道?”

  王雨欣眉头紧锁起来,她是学中医的,对于蛊虫什么的也听说过,只是什么时候蛊虫有味道了?

  “你不懂的,这是一个形容词,并不是真正的味道。”

  很快,滨海市的一家豪华大饭店,雅间。

  楚离和王峰父女两人在这里吃饭,整个雅间都被桌上美味带来的香味所弥漫。

  对于楚离的王峰也是百般讨好,甚至还取出了一张早就准备好了的银行卡放在了楚离身前。

  “楚少,这张卡里有五百万,我说了给你的。”

  “王叔,我该得的钱已经拿下了,这五百万我是不会要的。”

  五百万的确很诱人,但是楚离做事也有自己的风格。

  该拿的钱就拿,不该拿的就绝对不碰。

  对于楚离的做法,王雨欣颇为吃惊。

  这年头明摆着送上门的五百万不要的楚离恐怕还是第一个。

  “楚少,这五百万不只是因为你救我女儿的原因,更多的还有另外的。”

  “其实楚少,我是想要请你去我家中帮我家看看风水。”

  “你之前不也说了吗,我这家中风水有问题,所以还请楚少舍脸。”

  王峰笑着,带着忐忑的心情,生怕楚离会拒绝。

  “这倒是没问题,但是这五百万的确太多了,五十万就足够了。”

  楚离一笑,将银行卡递还给了王峰。

  随后楚离目光落在了楚雨欣身上,这是楚离第一次认真打量王雨欣。

  王雨欣身材很不错,该凸的凸,皮肤更是白净光滑,看得出平常不少保养。

  感觉到了楚离投来的目光,王雨欣面颊不由红润,这眼神怎么让人觉得那么的奇怪呢?

  整个雅间瞬间陷入了安静的味道。

  王峰也是看到了楚离眼神,露出笑容,看来这还是挺有机会的。

  “雨欣,还不快给你恩人夹菜?”

  王雨欣一愣,嗯了一声,红着面颊夹菜到了楚离碗中。

  而楚离注意力全都落在了王雨欣身上,拿着筷子将碗里东西放进了嘴里。

  也就在这一刻,楚离面容变得通红起来。

  辣椒!

  扑哧。

  王雨欣捂嘴轻笑起来,笑得极为好看,这是故意这样做的。

  王峰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看着楚离的样子。

  “楚少,还是要专心点儿才行啊。”

  楚离吐出了嘴里的辣椒,尴尬的笑了笑,这自己见到了美女就失神的习惯还是改不了啊。

  “不好意思,看到美女入神了。”

  美女两个字对于王雨欣来说不易于是一种夸奖,面颊再次变得火辣起来。

  在吃过午饭之后,楚离也是给李欣兰回了一个电话,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之后就跟着王峰父女回了王家别墅。

  方家。

  方毅怀里搂着一穿着暴露的女人,深深沟壑,雪白一片。

  在方毅对面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

  “师父,你的蛊虫可是很容易就被人解开了,王雨欣那丫头还活着。”

  中年男人眉头紧紧锁着,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能有人解了他下的蛊虫。

  “什么时候滨海市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出现了,倒是挺让人惊讶。”

  中年男人说完看向方毅,从衣服内兜中取出了一瓶子放在了玻璃桌上。

  在这瓶子中清晰可见一只暗绿色的小虫,还活着。

  “只是单相情蛊,找机会给王家那丫头种下,你必须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眼前,这样一来,她就会以身相许。”

  松开了身边女人,方毅坐直了身子,来了兴趣。

  拿起小瓶子认真的看了起来,笑容挂在了脸上,这样一来,王雨欣手到擒来。

  “多谢师父了,如果成功了,这钱会到你账户上的。”

  听到这儿,中年男人也是浮现出笑容,对于他来说,没什么比钱更有诱惑力了。

  王家别墅。

  一进别墅,楚离就已经清楚感觉到了这别墅中的不对劲。

  不顾王峰的介绍,楚离直接开始在客厅中开始看了起来。

  为什么窗户处会放着玫瑰花,而且还正好是四株的数量?

  来到窗户处,楚离面色变得无比凝重。

  “王叔,雨欣房间窗户的地方是不是也有玫瑰,而且已经花开了?”

  王峰茫然,点了点头,难道这也是风水?

  “风吹血色,血光之灾,四也是死,这就是要让雨欣死。”

  楚离说完再次看向了王雨欣。

  “在住院之前,你是不是还出了一次事情,差点儿死了?”

  王雨欣愣住,很快就想起了一件事。

  在住院之前的前几天,王雨欣进过厨房找吃的,可是一不小心碰到了冰箱上放着的玻璃瓶。

  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恐怕已经被砸死了。

  将这件事说了出来,王峰的脸色大变,没想到竟然还会出现这种事。

  “雨欣,你怎么不和爸说啊?”

  “我以为没事,也就没想和你说,而且那时候你不是工作很忙吗?”

  王峰无奈,只能看向了楚离,内心十分的着急。

  “楚少,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啊。”

  “除了这些玫瑰花,分别放上两盆百合花就行,记住,一定要一左一右。”

  楚离认真的说着,而且这客厅中其他地方的风水摆放还有极大问题。

  王峰急忙取出手机,到了一旁打电话开始联系起来。

  王雨欣来到了楚离身后,看着窗户放着的玫瑰花,她完全没想到玫瑰花竟然还会有这种效果。

  “楚离,真的有那么恐怖吗?”

  “有人不注重这些,但是的确会影响一个人的气运。”

  “方毅身后的人一定是一个高手,雨欣,你可一定要小心才是。”

  方毅毛骨悚然,看着缓缓上车的楚离,直觉告诉方毅,这个楚离很危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