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里面了好不好 粗吗舒不舒服宝贝

2021-09-2514:16:09 发表评论

  馨兰雅苑不愧是著名的有钱人所居住的地方。

  在外面就已经能够看到其中的繁华,四处弥漫着金钱的气息。

  门口有着两个穿着黑色保安服饰的保安,身形魁梧,威严无比。

  楚离正要直面进去,一保安伸出手直接将楚离拦了下来。

  “小兄弟,这里可不是你能够进去的地方,还是快点儿离开这里吧。”

  楚离灿烂笑容挂在脸上,保安不让他进去这很正常,毕竟这身穿着的确有些不符合这里。

  “我找我兰姨,也就是这里的户主李欣兰。”

  保安听了不由的眉头一皱,打量起楚离浑身上下起来。

  李欣兰可是馨兰雅苑的创始人,知道的人自然不在少数。

  “我还知道李欣兰是谁呢,这滨湖市有几人不知道?”

  “你说李总是你兰姨,我还能说李总是我亲姐呢!”

  对于保安的话语,楚离并没有任何生气,反而咧嘴一笑。

  “你面带黑色,额有晦气,你今天注定在这里做不了保安了。”

  对于楚离的话,这保安冷笑一声,挽起了衣袖,露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小子,你再不走信不信我让你后悔来到这里?”

  “你们是保安,不是打手。”

  悦耳的声音传来,保安浑身不由一个激灵,急忙转过身看去。

  看到身后走出的身影的时候,这保安吓得满头大汗。

  “李,李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只是。”

  女人身穿青花瓷纹饰的旗袍,温文尔雅,身材高挑,三十来岁,模样更是给人一种美到窒息的感觉。

  馨兰雅苑的创始人,也是滨海市一家上市企业的董事长,李欣兰。

  “兰姨!”

  楚离居然直接跑了过去,扑进了李欣兰温暖的怀抱当中。

  两个保安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要知道李欣兰同时也是滨海市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儿。

  可是如今这个穿着和一个乞丐一样的男人居然抱住了李欣兰,而且李欣兰还没有任何生气样子?

  表露出来的神情居然是疼爱?

  保安甚至揉了揉自己眼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贪婪的吮吸着来自于李欣兰身上带来的香味,紧紧的拥抱楚离不舍得松开。

  李欣兰面颊红润,对于楚离这样也早就已经习惯了。

  “小流氓,抱够了没有?”

  “兰姨,这么多年没见了,我想你了嘛。”

  李欣兰轻声一笑,楚离的甜言蜜语早就已经习惯了。

  “好了,快松开吧,这里还有其他人在呢。”

  话语一出,两个保安识趣的低下了头,根本不敢去看眼前这一幕。

  楚离这才不舍的松开了李欣兰,随即转过身看向了那挽起袖子的保安。

  “我说了你今天做不了保安了,你还不信?”

  李欣兰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面容冰冷的看向了这保安。

  “你也听到了,对客户想要动手的保安我这里不需要,你可以离开了。”

  汗水滴落,这保安根本不敢多说一句话,神色慌张的离开了。

  “小离,跟我回家去吧。”

  “好的,兰姨。”

  豪华的别墅,富丽堂皇的各种装饰。

  只是踏进别墅的楚离一身穿着明显的被这别墅中的装饰排斥,看起来格格不入。

  “兰姨,你这里好漂亮啊。”

  李欣兰露出温柔笑容,看着楚离身影。

  当年还是一个小屁孩儿,可是如今却已成了这么一个大男孩。

  多少让李欣兰觉得有些不适应,不过唯一没有变化的还是一个小流氓。

  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沙发上,看着别墅中巨大的空间。

  “兰姨,你怎么还没结婚呢,要不等到以后我来娶你吧?”

  李欣兰直接被楚离的这句话给逗笑了,捂嘴轻笑起来。

  “小屁孩儿,我可是你兰姨,在胡乱想什么呢?”

  “又不是亲的,甚至连表的都算不上不是?”

  楚离再次咧嘴笑了笑,再次看向兰姨,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笑容消失,楚离一脸认真的起身拉住了兰姨朝着沙发而去。

  李欣兰完全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离,你这是怎么了?”

  拉着李欣兰坐在了沙发上,楚离随即来到了身后。

  双手轻轻按在了李欣兰的太阳穴处,稍有力道的按摩起来。

  “兰姨,你明显气血不对,需要好好休息。”

  李欣兰心中用出一股暖流,感觉到了温暖。

  挂着微笑,李欣兰缓缓闭上了眼睛,安静的享受着楚离按摩带来的舒适。

  “小离啊,你还真的是长大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楚离才是离开了手,开始看起这别墅中的布局起来。

  李欣兰能够感觉到经过楚离之后的按摩明显轻松了许多。

  工作带来的疲劳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看着在客厅中四处看的楚离,李欣兰起身了。

  “小离,我这里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个房间了,去看看?”

  “兰姨,这客厅中的风水是谁替你摆设的?”

  楚离转过头,认真的问道。

  李欣兰绣眉不由一皱,看了一下客厅四周的摆放物品。

  “是我一个朋友特地请来的大师布置的,怎么了?”

  “这风水明显有问题,虽说顺风顺财,能让你财源广进,但是却也能让你一时破损巨大。”

  目光落在李欣兰身上,神情十分认真。

  “兰姨,最近你是不是经常感觉到疲惫不堪,不只是因为工作原因,就连晚上也不好入睡。”

  “还有,公司赚钱的确能赚一大笔,但是亏损的时候却会亏损两倍甚至更多?”

  李欣兰整个人愣在原地,呆若木鸡。

  疲惫的原因或许能够看出来,但是公司亏损钱财的事情只要她李欣兰以及另外一个重要人员才知道。

  可是为什么楚离能够知道的?

  “这是风水原因?”

  “家中风水自然会影响到在这里居住的人。”

  楚离看着李欣兰,这其中风水明显是有人故意这样设置的,着其中目的显而易见。

  “兰姨,你被人算计了,那人恐怕不是朋友,而是想要害你。”

  李欣兰摇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楚离也没有理由骗她,而且这些事也都说中了。

  王峰愣了片刻,急忙跑了出去。

  不多一会儿,王峰就拿着一铁盆进来,而王雨欣直接开始吐了起来。

  浓浓的恶臭扑鼻而来,这股味道极其难闻。

  王峰也忍不住捏住了鼻子,这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只是看到王雨欣嘴里吐出来的东西的时候,却直接愣住。

  黑色黏糊糊的东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虫卵一样。

  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在自己女儿体内?

  吐出这些东西之后的王雨欣气色明显比之前好了许多。

  看到铁盆里面自己吐出的东西的时候,王雨欣的脸色刹那间变了。

  “爸,这是什么东西?”

  王峰急忙将铁盆里黏糊糊的东西全部倒进了垃圾桶中,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

  “雨欣,别管那是什么东西了,我这就让医生来帮你看看现在你怎么样了。”

  王峰说完急忙走了出去,心中激动无比。

  不多一会儿,王峰就带着一中年医生进了病房。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之后,这中年医生的面容神情变得无比严肃起来。

  王雨欣的情况他自然是知道的,一直以来都无法确定是什么情况。

  可是如今王雨欣居然一下恢复了过来,就连原来的各种不适症状也都消失了。

  “医生,我女儿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一旁王峰急切的开口追问,眼中充满了急切神色。

  “实在是让人惊讶。”

  片刻之后医生才是开口说出了这话,不过很快也闻到了病房中味道的不对。

  看向了垃圾桶中,看到了那黑色黏糊糊的物体,是虫卵?

  “王先生,你给了王小姐吃了什么东西,现在她居然已经完全没事了。”

  “正常恢复的话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医生的话让王峰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果然没事了。

  “真是神仙,他真是神仙!”

  王峰激动的笑容浮现,激动的说着。

  王雨欣和医生两人一脸茫然的看着王峰,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神仙,什么神仙?

  “雨欣,等你出了院之后一定要跟我去好好谢谢那位神仙,如果不是他,我也没办法。”

  王雨欣一脸茫然的点了点头,到底是谁?

  馨兰雅苑。

  楚离揉着涨的跟个皮球一样的肚子,一脸满足的靠着椅子。

  李欣兰忍不住捂嘴轻笑起来,楚离这模样太过于滑稽,不得不笑。

  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李欣兰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只是很快,李欣兰的脸色渐渐发生了变化。

  公司出事了,有人趁她不在偷偷转移了公司的一笔钱。

  看到李欣兰脸色的变化,楚离咧嘴笑了笑。

  “兰姨,有人对你公司动手了吗?”

  李欣兰吃惊的放下了手机,看着楚离,不明白为什么楚离会知道的。

  “你怎么会知道的?”

  “猜的,而且今天你注定会有财富流出,这是临时改变风水需要付出的代价。”

  “不过兰姨你只需要放心就是,接下来你做生意能够顺风顺水,丢了的这点儿钱对于你来说算不了什么。”

  楚离神情自若的说着,仿佛这一切都在楚离意料之中一般。

  李欣兰愣了愣,对于楚离的话语也只能是半信半疑。

  “嘿嘿,兰姨,还有一件事我想要跟你说说。”

  “什么事?”

  “兰姨,我到现在都还没一个手机呢,你能不能帮我买一个?”

  李欣兰露出笑容,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你小子用什么手机,看来今天相亲是真遇到了心仪的姑娘了?”

  “的确很不错,而且她命中注定会成为我的女人,我有这个自信。”

  第二天清晨。

  楚离从房间中出来,李欣兰已经离开,来到客厅。

  在桌上除了放着准备好的丰盛早餐之外,还放着一个精致的手机盒。

  打开手机盒,里面躺着一崭新的手机。

  “嘿嘿,还是兰姨对我好。”

  很快,换上了手机卡,楚离取出了昨天王峰留下的号码,直接打了过去。

  电话那头的王峰正在为王雨欣办着出院手续,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拿起一看,一个陌生的号码。

  眉头紧锁,王峰带着警惕接通了电话。

  “是谁?”

  “昨天在出租车上的人,你应该还没忘了我吧?”

  楚离熟悉的声音传来,这让王峰瞬间放下了警惕,转而露出激动神色。

  “当然没忘了你,如果不是你,我女儿今天根本出不了院,真是谢谢你了。”

  “还不知道你名字呢,我一定要请你吃个饭好好感谢才行。”

  楚离嘿嘿一笑,看样子兰姨今中午应该是不会回来的了,既然有人请吃饭也是一个挺不错的选择。

  “叫我楚离就行,你来馨兰雅苑找我吧。”

  馨兰雅苑?

  王峰一怔,电话已经挂断,眉头再次紧锁起来。

  馨兰雅苑,这可是大人物才居住的地方,看来这个楚离身份来历绝非一般。

  “也是,能有这种能力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呢?”

  就在楚离准备走出别墅的时候,却注意到了沙发上放着的一个包装袋。

  上面还贴了一张纸条:送给小离的礼物。

  打开包装袋,里面放着的赫然是一套十分不错的西服。

  看了看身上衣服穿着,的确是那么的寒酸,这套西服也挺适合自己的。

  不多一会儿,楚离从房间中出来,已经换上了黑色衣服,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精神了许多。

  走出馨兰雅苑,门口的保安已经换人,在看到楚离出来的时候一个个尊敬无比。

  而这一幕已经被在路边等着的王峰看在眼中,心中更加确定楚离绝对有着什么极大的身份来历。

  “楚少。”

  王峰热情的迎了过来,称呼也是直接成了楚少。

  对于楚少这个称呼,楚离觉得有些不习惯。

  “还是叫我楚离吧,楚少这称呼不习惯。”

  楚离一笑,看向了停在路边的豪华轿车上,车窗摇下,王雨欣的面容浮现眼中。

  看到王雨欣容貌的那一刻,楚离眼前不由一亮,合着现在这城里的女人都这么漂亮吗?

  “雨欣还不快下车,这就是救了你的那个神仙楚少。”

  楚离嗯了一声,解决这布置的风水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客厅中的风水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这花盆的摆放位置,是三株金桔树。

  金桔树一直以来都有招财纳福的意思,只是摆设位置与数量都极为讲究。

  “金桔树同样大小的还需要增加一株,数量为双,分别以对树摆放在窗户处。”

  “招风纳财,金钱飞来。”

  楚离说完便开始动手搬动。

  李欣兰本来想要阻止,毕竟这一株金桔树重量再怎么说也在几十斤,楚离想要搬动恐怕很难。

  可是接下来楚离的动作告诉李欣兰明显是想多了。

  搬动金桔树对于楚离来说就像是搬动寻常椅子一般的简单。

  不过片刻时间就已经将四株金桔树搬到了窗户处。

  “兰姨,我恐怕还要进你房间看看才行。”

  楚离忽然说道,李欣兰的面颊不由变得火辣。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要进她的房间,轻轻点头,并没有拒绝。

  医院,豪华病房中。

  顾菲柔从昏迷中已经醒了过来,看到房间中的情况后知道这是在医院中。

  刚才的一切就犹如做梦一般,楚离的话语历历在目。

  “我的乖女儿,你终于醒过来了。”

  声音从外传来,病房的门打开,一个穿着华丽,身形富态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

  “乖女儿,你没事吧?”

  顾菲柔摇了摇头,看向中年女人顾母。

  “妈,是谁把我送进来的,我的车不是爆炸了吗?”

  按理来说她顾菲柔应该要死在车里才是,为什么会现在出现在医院里了?

  “是你们相亲在的地方那个女经理送你来的,听说还是别人楚离把你给救下了呢。”

  顾母一脸兴奋的说着,她就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

  顾菲柔眉头不由一皱,楚离,那个乡巴佬?

  “怎么会是他救了我的?”

  顾菲柔有些不信,当时可是发生了爆炸,一个乡巴佬怎么能够救她的?

  “乖女儿,听妈一句话,楚离这孩子不错,答应下来吧?”

  “妈,我自己的事情我知道,你别管了。”

  看着顾菲柔的拒绝,顾母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妈出去,不打扰你了。”

  说完顾母就是起身离开。

  只是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顾菲柔开口了。

  “妈,爆炸是怎么一回事,不应该是偶然吧?”

  顾母脚步停下,神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不过也没给出任何回答直接走出了病房。

  顾菲柔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爆炸的背后一定是有人故意这样做的。

  关好病房大门之后,门外还站着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察。

  “顾太太,情况如何了?”

  “劳烦关队长关心了,菲柔已经没什么事情了。”

  “爆炸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到底是谁这么狠毒,要杀了我女儿。”

  顾母声音陡然变得冰冷起来,眼神当中充斥怒火。

  关队长摇头。

  “现在爆炸的消息已经封锁了下来,爆炸是人为的这一点可以确定下来,但是是谁做的就并不知道。”

  “顾太太,我们还需要时间调查。”

  顾母没有再说任何话语,直接离开了。

  关队长叹气,知道顾家肯定不会就将这件事完全交给他们来解决的。

  “看来这滨海市的天真的要乱了。”

  病房中,顾菲柔的神情变得恍惚起来。

  顾菲柔怎么也没有想到到最后救她的人竟然会是一个她一直都看不起的楚离。

  而且,楚离真的那么神,居然真的猜到了她会有危险。

  “这个楚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馨兰雅苑。

  楚离已经进了李欣兰的房间,壁纸全是属于少女一般的粉红色,玫瑰香水充斥整个房间。

  在楚离身后的李欣兰整个人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紧张,这还是第一次让男人进入她的房间。

  楚离肆无忌惮的看着房间中的一切,笑容隐隐浮现。

  没想到这兰姨三十多岁了,居然还有这么一颗少女心。

  十多分钟后,楚离看向了站在门口的李欣兰。

  “嘿嘿,兰姨,看来没事。”

  李欣兰吐出浊气,紧张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

  “我已经让人在外面订好了饭菜,我们去吃饭吧,当做是替你接风洗尘。”

  “我才不要出去吃。”

  楚离果断拒绝,接着就是黏上了李欣兰,撒娇一般开口了。

  “兰姨,我好久都没吃你做的菜了,我想吃你做的。”

  楚离的突然贴近让李欣兰刚放松下的心再次紧张起来,看着楚离那张人畜无害的面孔,李欣兰心软下来。

  “好了好了,服了你了,我亲自下厨。”

  与此同时,在市区医院当中。

  中年男人王峰已经将楚离给的污垢搓成的小丸子给自己重病的女儿服下。

  当然,王峰可没对自己女儿说那是楚离脚底的污垢,只是说是自己遇到了高人给的灵丹妙药而已。

  病房中。

  王峰怀着紧张的心情看着已经吃下了污垢的女儿王雨欣,到底有没有用?

  王雨欣二十岁模样,乖巧可爱,只是面色虚浮,看起来没有丝毫精气神,完全就是一副病殃殃的样子。

  王雨欣的病症很奇怪,为了治好王雨欣,王峰几乎跑遍了滨海所有医院,可是得到的结果是各种病症,都无法确定下来。

  李教授可是滨海出了名的疑难杂症方面的专家,可惜今天没能请到。

  “雨欣,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王峰急切的开口询问,心中充满了担忧。

  王雨欣的确吃下了王峰口中所说的丹药,只是这怪怪的味道一直在嘴里徘徊缠绕。

  这股味道不像是什么丹药,更像是什么某种恶心的东西。

  摇了摇头,王雨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王峰。

  如果说没感觉也没有,有感觉就是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

  “爸,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王峰心里顿时没了希望,看来自己这是被骗了,五十万就被这么一个骗子给骗走了。

  “这臭小子,别让老子碰到了,不然一定不会让你好受的!”

  只是这话刚落下,王雨欣瞬间感觉到了体内不舒服的地方,就好像肚子中有什么东西在钻一般。

  “爸,我想要吐了!”

  “楚离,你能帮帮我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