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低声诱哄最后一次 小东西这样马上舒服吗

2021-09-2514:15:09 发表评论

  滨湖市,一家中餐厅。

  顾菲柔看着面前的男子,整个人简直惊呆了。

  这,就是老妈所说的那位叶阿姨的儿子吗,老妈居然让自己跟这么一个人相亲,有没有搞错?

  自己是不是她交话费的时候送的?

  眼前的这个男子,穿着实在朴素得有点过分,军绿色的外衣洗得微微有些泛黄,下身是一条大概八九十年代的牛仔裤,一双廉价的白色回力鞋,硬是洗得变成了黄色。

  顾菲柔看着对方这幅奇葩的造型,雷得外焦里嫩,拜托,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跟我相个亲,穿得跟叫花子似的,寒碜谁呢。

  你就算家里条件不好,就能不能稍微照顾下我的面子,买一身好点的行头?

  不过,顾菲柔也不得不承认,这人看着虽然有点寒酸,但胜在样貌清秀干净,特别是对方的眼睛,灿若星辰,干净得仿佛两块碧玉。

  “你就是楚离吗?”顾菲柔忍住拔腿就走的冲动,硬着头皮问道。

  “是我。”楚离此刻也有点激动,这次他受父母之命来城里相亲,没想到,对方居然是这样一位貌美又有气质的女人。

  她穿着一套裁剪得体的碎花套裙,修长的双腿,裹着一双诱人的黑丝,妆容精致,青春飞扬。

  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肩膀上,一张粉脸带着健康的红润,红唇饱满,肌肤如玉,身材非常棒。

  这种极品美女,可远远不是村里的那些村姑能比的。

  “你长得真漂亮,勉勉强强能配得上我。”楚离一脸真诚的看着对方,最后甚至直接站起了身来,“别说了,我们现在就去领证吧。你看,我身份证、户口本都带来了。”

  “领证……”顾菲柔一头黑线,呐呐的看着他手里的身份证和户口本,这什么人啊,自己这才跟他第一次见面呢,话还没来得及说上几句,居然就拉着自己去扯证?

  这也太扯谈了吧!

  而且,他刚才说什么?

  自己勉勉强强配得上他?

  我呸,你也不瞧瞧你那副德行,讨饭的也比你穿得好吧。

  就凭你,也能配得上本姑娘?

  本来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算差,但现在,顾菲柔心里很腻歪,你穷也就罢了,还这么狂妄,简直是无药可救了。

  “你这副表情是什么意思?”看到顾菲柔皱起了眉头,楚离瞪起眼睛道:“你看不上我是不是?你知不知道,在我们村里,想嫁给我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都给拒绝了。我们村长的女儿,还哭着闹着要给我生猴子呢。”

  “噗!”顾菲柔忍俊不禁,心想就你这样,还有女人想要嫁给你,别做梦了。

  不过她心地善良,不忍心打击楚离,他穷成这幅样子,已经够可怜的了,吹吹牛估计也是想在自己面前争几分面子吧。

  “楚离,你看,我待会还有点事,是不是……“顾菲柔看了看手表,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今天的相亲到此为止。

  “你有什么事,我帮你去做吧。”楚离自信的笑着,“这世上就没有我楚离做不了的事情,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对我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办完事,咱们马上去领证!”

  “我晕。”

  顾菲柔单手扶额,只觉得脑袋犯晕,怎么扯来扯去,又扯到了领证的事情了,跟他聊天,怎么就这么费劲呢,关键他还是老妈闺蜜的儿子,连句重话都不能说。

  “不是多大的事情,就不用麻烦你了。”顾菲柔耐着性子道:“天色已经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坐车回你的村子吧,晚点就赶不上车了。”

  “我不回去了。”楚离板着脸,一脸严肃的说道:“这次出来,我向家里承诺过,如果娶不到你,就永远不回去。”

  “……”

  顾菲柔一头黑线,心想,要是这样的话,那你一辈子都不用回去了,本姑娘虽说并不是什么挑剔之人,但怎么也不会看上你这种人的。

  这样想着,她一张脸也是冷淡了下来,“那随你吧,我要走了。”

  “等一下!”

  顾菲柔彻底厌烦了,心想这人还有完没完了,难道还想对自己死缠烂打不成,“你还想干什么?”

  “你不得好死!”

  “你,你骂人!”顾菲柔怔了。

  她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不想跟他多聊下去,这人就暴露了本性,当场出口成脏,辱骂自己,这人还有一点男人的风度吗,简直就是地痞流氓。

  “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你今天一定不得好死!”楚离掷地有声道。

  顾菲柔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说道:“这可是法治社会,你想干什么,你是想威胁我吗?”

  “威胁?我什么时候威胁你了?”楚离不解道:“我只不过在陈述一件事实啊,你印堂发黑,命宫穴凹陷,这是大灾之相,只要出了这个门,肯定有灾祸发生,而且是不得好死的惨烈灾祸。”

  顾菲柔怎么会相信他这种胡诌的鬼话,冷冷的笑道:“没想到你还会看相呢。”

  “看相算什么,我刚才说过,这世界上就没有我楚离不会的事情。”楚离不无得意的说道:“当年在部队,一号首长都找我看过相呢。”

  听他越吹越离谱了,顾菲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懒得再理他,来到柜台结了账,径直朝门外走去。

  “你是不是想死啊,我都已经告诉你不能现在出门了。”楚离一把拦在她身前,“你们城里的女人是不是脑袋都缺根筋,我老妈该不会是想害我,让我跟个脑子不正常的傻女人相亲吧?”

  “我傻你妹啊。”顾菲柔差点抓狂,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奇葩,以前的那些男人,哪个在自己面前不是规规矩矩,礼貌有加,保持着绅士风度,想尽办法的想在自己面前留下好印象。

  可这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出口成脏,一点都不尊重自己,顾菲柔都有些后悔来跟他相亲了。

  她一秒钟都不想再看到这个人,加快脚步朝外面走去。

  坐上自己的一辆红色宝马,刚发动车子,蓬的一声,汽车骤然发生了爆炸,顿时火光冲天,整个汽车都弹了起来。

 车子好不容易到了曙光大医院,中年男子匆匆的扔出五张老人头,小跑着融入了茫茫的人群之中。

  “小哥,我现在送你去馨兰雅苑。”

  “别忙。”楚离漫不经心的挥手说:“他还会回来的。”

  司机咧嘴一笑,暗暗嘲笑,你小子还以为自己真是神棍啊,真能算出人家找不到人?

  “你不信?”楚离眯起了眼睛,“最多五分钟,他准回来。”

  “好,那我就陪你等五分钟。”司机也很好奇,这小子如此笃定,难道真能算准不成?

  五分钟一过,司机刚要嘲笑几句,突然瞪大了眼睛,此刻,他正看到那中年男子抹着汗,匆匆忙忙的朝这边跑了过来,看到出租车还在,他大喜,连忙拉开车门坐了上来。

  “小兄弟,你,你是怎么知道我一定找不到李教授的?”他刚才进去问了,李教授临时有急事,在半个小时前就已经离开医院了。

  他蒙圈了许久,不是说好这个点见面的吗,这个李教授怎么说走就走了,这不是要人命吗!

  他焦急之下,忽然想起了楚离的话,心存一丝希冀,连忙匆匆忙忙的跑了回来。

  “你别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反正说了你也不信,我又何须多言了。”楚离翻了翻白眼。

  “这……小兄弟,实在对不起。”中年男子叹息道:“我女儿已经病入膏盲,我这个做父亲的实在有些焦急,所以才冲撞了你,希望你能原谅。”

  “算了,看在你爱女心切的份上,我叫不跟你一般计较了。”楚离大度的摆了摆手,“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去给你女儿做后事吧,我刚才也说过,她过不了今天。”

  “小兄弟……不,大师!”中年男子激动道:“你能算出这些,一定有办法救我女儿。我求求你,你出手帮帮我,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要是有什么不测,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行!”

  “别,你别求我。”楚离摆手,“关键是,就算我肯帮你,你信吗?”

  “信,我信!”中年男子斩钉截铁道,虽然他还心存一丝怀疑,但,现在这个时候只有病急乱投医了,有一丝希望总比什么希望都没有的好,“大师,我给你磕头了。”

  说完,他作势要跪下。

  “磕头就算了。”楚离抬手阻止了他,眯起眼睛道:“要救你女儿不过小事一桩,甚至,我还可以化解你全家的灾祸。”

  “真的!恩人,恩人啊!”中年男子狂喜,激动道:“大师,只要你能救我全家,就算要我全部的财产,我也没二话!”

  “得了。”楚离一副大师风范的说道:“我替人消灾解难,都是有明码标价的,你这个情况比较简单,有个五十万就够了,用不着你的全部财产。”

  “五十万?好,大师,只要你帮了忙,别说五十万,五百万都行!”中年男子大喜。

  “给钱吧。”楚离伸出了手,“我的规矩,一向是先收钱,后做事。当然,你如果认为我是骗子,骗你的钱,就当我刚才的话没有说过。”

  “不,我绝对相信大师你。”中年男子连犹豫都没犹豫,立马摸出了一张卡,“这张卡里有五十万,密码是六个八。你可以去附近的银行查一下。”

  “不用查了。”楚离接过了银行卡,目光看向了他左手戴着的一块表,“你把你手上的那块表摘下来给我看看。”

  中年男子还以为楚离看上了他手上的表,连忙摘下来递给了他,“这表是我一个朋友送的,价值不菲,好像值四五百万,大师要是看的上,就送给你了。”

  “我要这表干什么?”楚离冷笑道:“亏你还把它当宝,就是这块表,害了你,害了你女儿,害了你们全家!”

  “这表害我?”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道:“不能吧?表能害人?”

  “你可别不信。”楚离正色道:“这块表,邪气浓郁,沾了不干净的东西,你整天戴在手上,邪气入体,霉运暗生,还能活这么长时间,不得不说你命大。”

  “真是这表的问题?”中年男子倒吸了一口凉气,“我想起来了,这表是我那位朋友半年前送给我的,好像正是戴了这块表之后,我家里就发生了各种怪事!”

  “这样吧,这表我要了。”楚离说道:“你刚才说值四五百万对吧,算我买你的,当然,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等我有钱了再把钱还你。这种带着邪气的表,留在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身边,就是个大大的祸害。但对我来说,还有点作用。当然了,如果你觉得我是在瞎说,故意骗你的表,当我刚才的话没说过。”

  “不不。”中年男子连声道:“这表就送给大师你了,不用再还我钱了。只求大师想办法治好我女儿。”

  “钱我肯定会还你的,我这人有原则,该拿的东西拿,不拿的东西绝不会碰。”

  说着,楚离脱掉鞋子,当着中年男子的面,在脚底板搓了几下,居然搓出了一坨黑乎乎的污垢,然后将污垢揉成了一个小指指尖大小的丸子,递向了中年男子,“这东西,你拿去给你女儿吃了。吃了之后,她的病自然马上就会好。另外,这表你已经摘了,从今往后也不会再有什么灾祸了。”

  “大师,这……”中年男子震惊的张大着嘴巴,一脸楞愕的看着他手上的丸子,这东西,能吃?

  他讪笑道:“大师,你该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这开什么国际玩笑呢,这是从你身上搓出来的脏东西,你让我女儿吃,恶不恶心,这东西能治病,你懵谁呢。

  “这东西……”

  “此物包治百病。”楚离漫不经心的说道:“别人求我,我还不一定给他,今天我心情还算不错,算便宜你了,拿去吧。”

  别人求你,要吃你身上的污垢?

  这世上哪有这么犯贱的人,要吃你身上的脏东西。

  中年男子满脸纠结,但仔细一想,这个人的确有些本事,再说,这东西恶心是恶心了点,可吃了也不会死人,不如就相信他这一回,死马当活马医。

  忍着恶心,他伸手将丸子接了过来。

  “好了,你的问题我也解决了。”楚离开心的拍了拍手,又一单生意完成了,赚了五十万,基本的生活费算是有着落了,他懒散的斜躺在座椅上,开口道:“记住,三个小时内,一定要给你女儿服用,否则的话,你女儿出了事,可别怨我没有提醒过你。”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到了馨兰雅苑,楚离问这中年男子要了联系方式,扬长下了车。

  “老爸不是说过,城里的女人都很精明,让我多加提防的吗,怎么这个女人这么蠢?”楚离仓促中救了顾菲柔一条小命,心中怏怏不乐的想到。

  自己已经说了,她一旦出去,一定不得好死,这要不是自己在这,她现在估计都烧成灰了。

  不行,自己是什么样的人物,那可是连首长都称赞不绝的,这种蠢女人哪配得上自己?

  还是赶紧走为上策,免得这女人贪图自己的英俊,对自己死缠烂打。

  他把昏迷的顾菲柔交给了匆匆赶出来的饭店女经理,赶忙打了辆车离开了现场。

  “小哥,去哪?”上了车,司机问道。

  “到馨兰雅苑。”

  “哟。”一听这名字,司机惊诧道:“那可是咱滨湖市有名的豪华小区啊,里面住的,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名流富商。”

  他忍不住透过中央后视镜,瞥了楚风一眼,心想你这行头比我还不如呢,就一副刚从农村来的泥腿子模样,就你这样的,还能住馨兰雅苑?

  你丫该不会想去馨兰雅苑偷东西吧?

  “那是。”楚离自得的一笑,“我兰姨家,就住在那里。我跟你说,我兰姨可不是一般人,是一家市值几个亿的大老板,在滨湖市可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你是来投奔亲戚的?”司机顿时明白了,心想穷鬼也有几个富亲戚,这小子穷酸样,肯定是从农村来的,说不定就是来蹭吃蹭喝,说不定还要借钱,“还是说来你亲戚这借钱?”

  “我借钱?你开什么玩笑呢!”楚离立马不高兴的说道:“我用的着借钱吗,钱对我来说,那就是一张纸、一堆粪土!我要是想要钱的话,分分钟赚几百上千万,那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你信不信!”

  “哈哈……”司机仰天大笑,心说你小子可真能吹的,牛皮都要被你小子给吹破了,我要是信了你那才有鬼了,就你这样的要是能分分钟赚几百万,那老子就是世界首富了,“小哥,你可真逗。”

  楚离看他那副讥笑的嘴脸,正想说什么,一道人影匆匆忙忙的奔了过来,竟然直接朝出租车撞了过来。

  “卧槽,碰瓷!”司机骂了一句,一脚踩住了刹车,那人扑在车前盖,二话不说,居然直接拉开了车子的后座车门,坐到了楚离身边,一脸紧张和焦急的催促道:“快,开车,我给你五百块!”

  “可是……”司机吓了一跳,但是他现在已经拉了楚离,要再拉其他人,有点不合适。

  “拉吧。这位仁兄看起来挺急的。”楚离无所谓的说道。

  “多谢了小兄弟。”上车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中等身材,这大热天的还穿着西装领带,看模样,应该是个成功人士。他焦急的上了车,这时听到楚离说话,才发现了他的存在,对他微微颔首致意。

  听到楚离都答应了,而且这人开口就是五百块,司机哪有不拉之理,喜笑颜开道:“不知道这些先生要去哪里?”

  “去宏丰桥那边的曙光大医院,快点!”

  司机一踩油门,车子风驰电掣的朝一个方向驶去。

  中年男子一个劲的看表,额头上不停的冒着汗,擦干了又冒出来,看得出来他非常赶时间。

  “师傅,麻烦你再快点。”

  “这个时间,到处都是车,哪快得起来,我车子又不能飞。”

  “唉。”中年男子深深的叹息着,急得抓耳饶腮,坐立不安。

  叮铃铃。

  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中年男子连忙接通,“老婆,女儿那边怎么样了?”

  “你接到李教授吗?女儿这边快不行了。”楚离隐隐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道女子焦急的哭泣声。

  “哈!”

  楚离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

  中年男子忍不住愤怒的瞪了他一眼,自己这边急成这样,这人还故意弄出奇怪的声音打扰自己,让他心里无比厌恶。

  “抱歉抱歉,有点犯困了。”楚离咧嘴一笑,“仁兄这么急,女儿那边出问题了?”

  “嗯。”中年男子囫囵的用鼻孔应了一声,毕竟这人刚才好心的让自己上了车,他也不好无视。

  “你是要去找人救你女儿吧,我看你用不着去了。你要找的那个人,恐怕早就走了。”楚离伸了个懒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座位上。

  “你说什么!”中年男子恼恨的看着他,这人,是在诅咒自己的女儿吗!

  “不信?”楚离神秘的笑了笑,“那我问你,你家里,最近是不是老出事?”

  中年男子面容猛地一僵,愣怔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之前认识我?”

  “并不认识,我也是头一回遇到仁兄你啊。”楚离摇头笑道:“知道这些并不难,从你的面向就能看出来。你主灾祸的福祸宫凹陷,说明最近灾运不断,子孙宫暗云缭绕,说明你家里有儿女出了问题,我想,应该是你女儿得了什么病吧,另外,你应该是做生意的吧,是不是生意方面经常出问题?”

  “你,你……”中年男子见鬼般的看着楚离,“这些,真的都是你从我的面相推算出来的?”

  楚离说的一点都没错,就在最近的半年,他们一家灾祸连连,房子无缘无故的着火,高压锅无故爆炸,煤气多次泄露,虽然没有发生了什么伤亡事件,但也将他们一家吓得不轻。

  他的生意,不是单子被人抢,就是股票被人恶意狙击,甚至,还会遇到重要文件无故丢失,公司骨干高层经常生病,总之,各种离奇的事情层出不穷。

  几个月前,女儿更是查出了严重的病情,这种病非常奇怪,他花了大价钱请了无数名医,都束手无策,甚至导致女儿有了性命之危。

  他今天这么着急,正是约了一位这方面的专家,但由于堵车,他开的车子过不来,因此才匆匆的跑到了这边,拦住了楚离坐的这辆出租车。

  那位专家是出了名的冷面无私,最讨厌迟到的人,自己要是迟到了,那以后花再多的钱都别想请到他了。

  “那当然,咱们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八卦阴阳术,算命术,神奇无比,无事不能推算。”楚离一副大师模样的说道:“按照我的推算,你女儿,恐怕过不了今天这关了。”

  “什么!”中年男子大惊失色,但很快,神色又冷了下来,他向来是不相信这个神神鬼鬼的东西的,感觉就是无稽之谈,这人年纪轻轻,看来是个小骗子,之所以知道自己那些事,可能瞎猫遇到死耗子,瞎猜的。

  他冷着脸不再说话,楚离也感觉出了对方深深的恶意,嘿嘿一笑,也懒得多说,慵懒的闭上了眼睛

  电光石火间,顾菲柔迷迷糊糊的有着一丝念头,身上好像被一股凉凉的气息包裹住了,下一刻,整个人便完全失去了知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