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 被子里怎么体罚自己下面

2021-09-2514:12:46 发表评论

  看着那个充满自信对自己露出挑衅目光的曲晓清,楚泽一阵俊脸低沉着。总觉得这个丫头自从昨天之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到底哪里不一样了?楚泽陷入了深思。

  “楚泽同学,楚泽同学……”

  “楚泽,老师叫你。”坐在楚泽前面的乔林羽看着陷入沉思的楚泽,伸手推了推。

  被人打断了深思,楚泽双目狠瞪,不满的瞪向乔林羽。

  乔林羽耸了耸肩,露出一双可爱的黑眸,嘴角挂着一抹讨好的笑容,伸手指了指站在讲台上的曲晓清,用嘴型说道,她在叫你。

  楚泽这才把目光从乔林羽的身上移开,看向讲台上正在盯着自己的曲晓清。

  不情愿的缓缓的站起身,无视所有人的目光,不耐烦的冷声道:“有事?”

  对于楚泽的没礼貌,曲晓清早就知道了,但还是皱起了眉头,表示对楚泽的不满。

  拿起教鞭指向黑板上的一连串的英语单词,对楚泽问道:“楚泽同学,请你翻译一下这句话。”

  看也没看黑板上的内容,楚泽就回答了两个字:“不会。”

  楚泽又怎么会看不出曲晓清是故意报复自己,才会在课堂上向自己提问。所以他更加不会顺了曲晓清的意。

  “你连看都没看就说不会了?”曲晓清嘟着嘴有些不悦,“既然来上课,那就请你们认真一点。”

  气氛突然有点沉寂。

  “认真点?为什么要认真?”异常安静的气氛中,楚泽抱着手臂,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

  曲晓清一怔,理所当然的回答:“当然为了能够顺利毕业啊!”

  “但是就算我们天天在学校里混日子,在毕业的时候照样能够拿到毕业证书,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认认真真的学习呢?”楚泽冷哼一声,语气竟然比曲晓清还要理直气壮。

  “为了以后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啊……”说到最后,曲晓清都忍不住语气讷讷了,这些人生来含着金汤匙,哪里还需要找更好的工作?

  楚泽似笑非笑的看着曲晓清,眼里的笑意似乎在讽刺她的话。

  “就算不努力,就算不学习,我们以后还是有花不完的钱,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认认真真的学习呢?”

  这次楚泽的第二次反问。

  楚泽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皱起眉头,“她请假了?”

  “肯定是因为前天湿了身的关系吧,现在都快要进入秋季了,天气那么凉被淋了一身的冷水,再健康的身体都受不了啊!更何况她还是个女孩子!”韩玉笙担忧的瞥起眉头,一脸关切之色。

  楚泽一怔,感觉心里有些别扭,闷闷的,还有点难受。

  那个臭丫头生病了吗?

  “都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做我们的辅导员呢……”韩玉笙叹了一口气,略微遗憾的说道。

  楚泽表情都控制不住的别扭起来,那个臭丫头会辞退辅导员吗?

  以后都不会有人和自己呛声作对了,终于将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丫头给欺负得辞职了,这原本应该是令他觉得开心的事情啊,但是为什么呢?他感受不到一点开心的感觉,反而会觉得难受呢?

  等曲晓清三天后归来,见到她的人都是一副瞪眼惊讶的表情。

  “你不是辞职了吗?”乔林羽瞪眼,惊疑的大叫。

  曲晓清的脸色又是一黑,手中的笔不知道是第几支被折断,“到底是谁在谣传我辞职了?”

  乔林羽立马缩了缩脖子,然后讨好的一笑,“还真没想到你被楚泽逼到这么狼狈都可以忍下来,佩服佩服!”

  好男不和暴力女斗!看着对方风轻云淡的将第N支笔给扔进垃圾桶,乔林羽立马安分的走回座位坐好,默默将下午出去玩的打算取消。

  当韩玉笙看到曲晓清的时候,还没有开口,她就自己说道:“我记得很清楚,三天前我向学校递交的是请假条,并不是辞职信。”

  韩玉笙微微一笑,眼角的笑意在阳光下尤为清澈纯净。

  曲晓清立马觉得心跳加速,她还只是个小女生,见到宛如童话中的温柔王子,也是会心跳脸红的。

  “谢谢你没有离开。”韩玉笙的语气很温和,加上他纯净的笑脸,让人很容易联想到童话中圣洁而温柔的天使。

  曲晓清心情顿时放晴,笑弯的眼睛里泛出点点星光,令人忍不住惊艳。

  曲晓清和姐姐曲晓茵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是性别却是天差地别的,同样的一张娃娃脸,曲晓茵成熟妩媚,而曲晓清却稚嫩青涩。即使衣着打扮一样,曲晓清都走不来姐姐的御姐风范!

  如果是姐姐的话,肯定一开始就会发现的吧?

  曲晓清环视底下的学生一圈,无奈的叹了口气,却没有了之前被气得要死然后又打算报复回去的决心。

  因为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这一群人其实就是还未长大的孩子,因为都是出自于有钱人家的子弟,他们的未来都被家里的长辈所限制,未来的路都已经被安排好,他们也就没有奋斗的欲望,所以才会整日无所事事的混日子,虚度光阴。

  第一次,曲晓清有了为人师表的感觉,但是看着那么多一脸无所谓的学生,她就觉得脑子很乱,而心也很闷。

  “接下来的时间改为自习。”曲晓清抱起讲台上的备案,匆匆的跑走了。

  留下一群莫名其妙的学生。

  “楚泽,她怎么了?”乔林羽莫名,摸了摸后脑勺。

  楚泽感觉无趣的撇了撇嘴,看见曲晓清竟然反驳都不反驳一句就直接跑走了,心情更为烦躁不悦,冷睨了一眼乔林羽,没好气的哼道:“我怎么知道!谁理她怎么了啊!”

  乔林羽;委屈的看向韩玉笙,像是小狗似的眼泪汪汪。

  韩玉笙无奈的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曲晓清第一次早退了,回到了家,她躺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天花板一个多小时才爬了起来,摸了一下她和姐姐的相片,她在心里说道:既然我代替姐姐进入皇家学院当辅导员,那么就要做好一个身为辅导员的责任!

  当晚,曲晓清就将三年七班所有学生的资料都重新看了一遍,还在网上将每个学生的家族人员、家族产业也查了个一清二楚。

  “嗷呜……”曲晓清打了个哈欠,扭了扭脖子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她已经坐在电脑前一晚上了,虽然有些困意,但是心底却是满满的信心,她总算想到办法怎么对付,噢,不,是怎么教育三年七班那一群熊孩子了!

  拿出手机向学校请了三天的假后,曲晓清转头洗漱完后就拿着学生资料出门了。

  “那个臭丫头怎么还没来学校?”楚泽皱着眉头,表情臭臭的。今天他破天荒的早上来了学校,但是却没有想到曲晓清到中午了竟然都还没有来学校!

  “咦?楚泽你不知道吗?曲晓清今天请假了哦!”乔林羽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回答道。

  曲晓清一噎,看见底下所有学生都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心里忽然有些难受。这种难受并不是因为楚泽的为难,而是懊悔自己如此之晚的发现了这件事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