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可以坐不下去痛 前任的分手炮很厉害

2021-09-2514:11:04 发表评论

  看到韩玉笙关心曲晓清的模样,楚泽就一阵的不爽。双手交叉在胸前,不悦道:“韩玉笙,你是不是很闲?我们老师可是金刚女侠需要你关心?”

  韩玉笙知道这是楚泽发怒的前兆,没有反驳,对曲晓清道:“老师,您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吧。”关心了几句然后就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不是韩玉笙害怕楚泽,他俩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说是朋友更像是亲兄弟,他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才来几天的老师就反抗自己的好兄弟,虽然他也觉得曲晓清很可怜,却也很无奈,谁让她得罪了楚泽,注定在这所学院没好果子吃。

  听到楚泽的话,曲晓清握着毛巾的手青筋直爆,倔强的看向楚泽。

  这个坏家伙!

  楚泽扬起脑袋,唇边带着几分笑意与曲晓清对视,对她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

  面对楚泽的挑衅,曲晓清发紫的嘴唇不停的抖动着,甚至还能听到牙齿摩擦的声音,这个混蛋!

  忍,她一定要忍住,不能让楚泽的奸计得逞。

  “老师今天不舒服,这节课改自习。”说完,曲晓清便挺着小胸脯走出了老家,即使再怎么不堪,她也绝不允许自己在欺负她的人面前露出一丝的狼狈。

  一出教室,站在无人的走廊上,曲晓清刚才所有伪装的高傲全都卸了下去,扶着墙,曲晓清委屈的红着眼眶,咬着唇瓣,咒骂道:“坏家伙。”

  眼眶中的泪水越积越多,仿佛随时都会涌落下来,可是倔强的曲晓清却不准自己为那个坏家伙落一滴眼泪。

  看到曲晓清离开,坐在楚泽旁边的韩玉笙皱起了眉头,劝说道:“阿泽,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老师她毕竟也只是一个小女生而已,我们这样,会不会……”

  韩玉笙对曲晓清起了怜悯之心。当初在知道他们恶整曲晓清计划的时候,韩玉笙就是不赞同的。可是楚泽向来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他也没办法极力反对。只能在事情发展太糟糕的时候,适时的出来制止而已。

  听到楚泽的劝慰,楚泽不满的蹙起眉,看向韩玉笙,冷声道:“你在替那个臭丫头求情?”

  她只是想要做好一个优秀铺导员的本分,为什么他们却要这么“狠毒”的对待她。

  其实比起先前的蟑螂,老鼠,蛇,今天的人工降雨已经算是好的了。前几天他们更过分,把那些蛇虫鼠蚁全都放在了讲桌里的抽屉里。曲晓清抽出来的时候简直是大惊失色。

  看着床头柜上,自己和姐姐的合影,照片上的自己和姐姐笑的如此灿烂,把照片捧进自己的怀中,曲晓清委屈的哭泣着:“姐姐,你到底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晓清真的好想你。”

  抱着照片哭了一会,曲晓清痛定思痛。

  手指抚摸着照片上的姐姐,握起小拳头,信心满满道:“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希望。我一定会待在皇家学院,直到你回来。无论多难,吃多少苦,我都会等你。”

  曲晓清这人从小就倔强的狠,越是难做的事情她就越要做。尤其是皇家学院的那群富二代小混蛋们,摆明了是看扁自己,哼,她曲晓清会让他们知道,她是不会向他们认输的。越是难以驯服的人就越有挑战性,她曲晓清就喜欢有挑战的东西。

  “皇家学院,楚泽,我们走着瞧。”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曲晓清也就不哭了。

  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曲晓清再次整装,重新出发。

  在皇家学院教学了一个星期,曲晓清已经大概摸透了这帮学生的整人套路。偶尔露出的乖巧并不是真的心悦诚服,她曲晓清一定会让他们从心底被自己征服。

  有了前几天的经验,这次曲晓清不再大意,看着紧闭的教室门,确定他们同样的把戏不会再玩第二遍,挑了挑眉,曲晓清才走进了教室。

  坐在后面看书的韩玉笙看到曲晓清,先是一阵的惊讶,而后露出一抹了然欣慰的笑容。他就知道,他的这个新来的铺导员和以往那些老师是与众不同的。

  此刻的曲晓清还是那副充满自信高傲的模样,一点也看不到昨天的狼狈,看到这样的曲晓清,韩玉笙更是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希望她真的可以一直担任自己的铺导员,不知道为何,韩玉笙心里就是这样希望的。

  楚泽是下午来上课的时候,才知道曲晓清又来学校的。本以为昨天的恶整,怎么样也能让曲晓清在家休息躲避一个星期,却没有想到这个臭丫头只用一天的时间就调整了过来。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楚泽在心里不满的轻哼。

  没耐心听下去,楚泽打断韩玉笙的话,不悦道:“好了,阿笙,别再说了。我也不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如果不是那个臭丫头先惹火了我,我也不会这样对她。这些都是她咎由自取的。以后你给我离她远点,别没事就递什么毛巾关心她。”

  楚泽对于韩玉笙刚才对曲晓清递毛巾的关心之举还在耿耿于怀,怎么看怎么刺眼,心情不爽到了极点。

  叹了一口气,无奈道:“那你打算一直这样。”知道楚泽已经生气了,韩玉笙没有继续劝说下去。因为韩玉笙了解楚泽,如果自己在说下去,只会起到反作用,到时候曲晓清肯定会比现在还惨。

  说到今天这场胜仗,楚泽的心情就很好,笑道:“也不一定,如果那个臭丫头肯低头跟我道歉的话,说不定我一高兴就放过她。”

  楚泽也不是非要把曲晓清赶出学院才满意,只是曲晓清那双倔强的双眼深深触动到了楚泽。他就是想要看看,她到底要被逼到什么地步,那双倔强的双眼才会露出屈服之色。这样很有趣不是吗?

  听到楚泽的话,韩玉笙欲言又止,虽然他跟曲晓清只是接触了几天,也知道曲晓清是那种倔强认死类的主,想让她道歉,绝对是不可能的。

  韩玉笙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这两座火山不要碰撞出强烈的火花才好。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让事情发展的过于严重。

  “好了,不说了,我回去了。”第一次把曲晓清整的这么惨,心情岂止是爽。

  臭丫头,跟他楚泽斗,真是胆肥。

  哼着小曲,踩着愉悦的步子,楚泽潇洒的走出了教室。

  公寓卧室里,地板上积累了一地的废纸巾,坐在床上的曲晓清双臂抱膝,委屈的嘤嘤哭着。

  一边用纸巾吸鼻涕,擦眼泪扔到地板上,一边不断的骂着楚泽:“坏家伙,混蛋,不良的小混混,不学无术的坏蛋,坏家伙,坏家伙,坏家伙……”

  从曲晓清回公寓换衣服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而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曲晓清都是坐在床上不停的骂楚泽。

  曲晓清就算再怎么伪装成熟,骨子里还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女生。今天被他们这样的恶整,让曲晓清感觉到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侮辱。

  看到楚泽已经不满的发火,韩玉笙焦急的解释道:“不是的,我只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