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最爽的乱惀小说

2021-09-2513:58:45 发表评论

  她就这样跟他峁上了,无声地对峙着,不知不觉连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

  “小陆!你这次处理的极为不妥当!回去写一份检讨,明天早上交到我办公室。”

  一名肩膀上扛着司令军衔的中年男人,声如洪钟地站在门口吼道。

  “黎叔叔?”姚晓璟大惊,两只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中蹦出来。

  “晓璟?”黎远也是惊讶地看着她。“你怎么在这里?”

  他说着,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哈哈笑了起来:“晓璟啊,看来你家老爷子可真是玩心不改啊!正好,你明天也把检讨送到我办公桌上!”

  说完他就上车离开,不管姚晓璟是怎样的……一脑门子困惑。

  “晓璟!”

  之前穿着迷彩服的几个军人,其中一个皮肤黝黑的军人,惊愕地看着姚晓璟,“你、你、你……你就是咱们军区大名鼎鼎的军医小妖精!”

  姚晓璟一记冷光朝他射过去:“你才小妖精!我叫姚、晓、璟!”

  说着,她突然意识到什么,狐疑地看着他:“你说‘咱们军区’?你也是……”

  “对啊,晓璟妹妹!我们是三团特种兵训练营的,你来的那天正好是我们出任务的时候。不过我们可是早就听说你了哦。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叫石厚山,大家都叫我猴子。这位是我们特种兵的头,咱们军区最年轻的上校陆彦深……”

  听到陆彦深这三个字时,姚晓璟只想说四个字……冤家路窄!

  怪不得刚才黎叔叔笑的那么诡异,原来爷爷让她必须今天上午来取钱,就是为了让她跟姓陆的见面!XX的,一个退休的老干部,可以知道特种兵的隐秘任务么!

  陆彦深在姚晓璟说话前,先开了口,眸光沉沉地望住她。

  “这件事我会如实告诉你的主任。不想在全区大会上做检讨,就把检查放我办公桌上。明天上午九点前,我要看到。”

  姚晓璟气愤地坐在哈雷上咬牙,大大的眼睛瞪着爷爷那屋的窗户好半响,才掉头骑着哈雷离开。

  哼,有本事你就躲到天边去!

  姚晓璟今年大四将要毕业,还差最后一个月的实习期。水润的红唇、高挺的鼻梁、眼波流转百媚频生的双眸,远黛含情似的眉,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五官精致的无可挑剔。从小到大不管在哪里,都是男生瞩目和女生嫉妒的焦点。可她跟女神相比,有个很大的缺点,脾气差!在大院里是出了名的混世小魔女,无敌大嗓子。

  谁要是招惹了她,她能站在老远的地方扯着脖子说那人坏话,眼泪汪汪地夺取众人的同情心,直到那人诚恳地跟她道歉才能罢休。

  但在银行与陆彦深结梁子这件事上……

  “晓璟啊,你就别气了好不?你看,三份检讨我都帮你写好了,你只要亲自放到三位大咖的桌子上就OK。”

  同是实习生的谭燕,一脸讨好地双手奉上三叠厚厚的检讨书。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姚晓璟越想越气,穿着白大褂的她,双脚却一个劲儿跺地,动作幼稚的像是孩子。

  “燕子,他凭什么让我给他写检讨!他以为他是谁啊!不就什么年轻上校么?有啥了不起的!我爷爷还是……”

  “是是是……他没啥了不起的,你就当是大人大量,不要跟他那个小人计较好不好?”

  谭燕换了个口吻,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妖精,你想想咱们老主任的那张脸行么?咱们可只剩一个月就实习期满了,万一她老人家因为这件事在实习报告上写个差评,那咱俩……”

  “可恶!”

  姚晓璟咬着牙咒骂,娇嫩的小手气愤地拍在桌子上。

  “该死的陆彦深,老不死的陆彦深!都怪他!最好不要让我再见到他,不然……”

  “不然怎样?”

  “把他剥皮抽筋,放到一滴血不剩!”

  姚晓璟顺口应了那人的话,然后话音落下,她和谭燕才意识到什么,迅速扭头去看说话的人。

  姚晓璟挡在欲要离开的陆彦深面前,乌溜溜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怒意!

  “我没错,为什么要给你写检讨!我是军人,也是个医生,看到有人在我面前流血,我想去救她有什么不对?你有你的任务,我也有我的天职!咱们各做各的,你凭什么这么命令我!”

  陆彦深神色冷漠难辨,看着她半响,之后收回眼神,高大挺拔的身躯渐渐走出银行大门。

  “姓陆的……”

  “晓璟妹妹,你别生气,我们头就那样。其实他也是担心你……”猴子上前做说客,拉住姚晓璟。

  “狗屁的担心我!他是在怪我,怪我没让他出色的完成任务!”

  姚晓璟挥开猴子的手,几乎是用嘶喊的声音朝着陆彦深离开的方向,故意大声说:“我是个军医,看到有人在我面前流血,我没法做到什么都没看见!不像他一样,明明都有人受了伤,还能熟视无睹!或许在你们眼里,完成任务抓到匪徒最重要,可在我眼里,救人生命才是最重要!”

  在她话音落地的同时,陆彦深上了自己那辆大悍马。

  “呵呵,传说中的小妖精果然够火辣,这个世界上估计也只有你才肯要她了。”

  坐在驾驶位的军装男人,一脸坏笑地说道。

  陆彦深冷冷瞥他一眼:“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哎哟哟,说说都不行啦?”男人笑的一脸促狭。

  “也不知道当初出任务,是谁老跟我耳朵边说胖妞这好那好,其他任何女人都入不了眼。还想快点结束任务,早点回来跟她见面……”

  陆彦深的脸一黑到底,大有要把他踹下车的念头。

  “那时我在重伤发高烧。席翊风,你再多说一句,后、果、自、负!”

  “爷爷!你给我出来!”

  姚晓璟骑着那辆拉风的哈雷飞奔回大院,老远的在楼下就冲着家属楼大喊。

  但可惜,她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爷爷的踪迹,后来警卫兵告诉她,老爷子出门下棋去了……大概好几天都不回来。

  “站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