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多岁的浪女人口述 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2021-09-2513:43:59 发表评论

  “小姐......”

  怜心轻轻地推开房门,手上举着一个大大的托盘,唯唯诺诺的走到了曼夭的面前。

  今天的曼夭,着实吓了怜心一跳,换做是以往的小姐,绝对不敢针对小小姐,更不要说还动手打了老爷,自从曼夭落水醒来之后,怜心就一直觉得,眼前的她变了。

  缓缓的转过身,望着怜心手上的托盘,那妖艳的红色,让曼夭的眉头紧拧着,视线,落在了怜心的身上,等待着她的话语。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衣服吧,如此妖娆的艳丽,是曼夭最讨厌的颜色。

  低垂着脑袋,怜心不敢直视曼夭,只能硬着头皮承受着曼夭冷然的眸光,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一股惧意,怜心自幼便陪伴在曼夭的身边,从未承受过他这样的眼光,让她的心中十分的不安。

  “什么事?”

  眼看怜心并没有开口的准备,曼夭莲步做到了软榻前,娇小的身子,慵懒的倚靠在上面。

  怜心的害怕,自然而然的落入曼夭的眼中,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想必,是今天自己白天的举动,吓坏了这个丫头吧,曼夭凝望着窗外漆黑的景色,心中充满了无奈。

  之前的司徒曼夭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她不管,如今,存活在这副躯体里的是她苏曼,身为杀手她,绝对不会任由自己成为软脚虾,受人欺负,这一点,曼夭希望怜心能够慢慢的看清。

  怜心一听曼夭的话,随即抬眸,将手中的托盘拿到了曼夭的面前。

  “小姐,这是宫里面送来的喜服,你看,是不是试穿一下,哪里需要修改,我们在送去修改下。”

  后天就是曼夭出嫁的日子,这套喜服,是皇上命人赶制的,直到今天晨昏的时候才完工,立刻就马不停蹄的送来宰相府。

  曼夭挑了挑眉,视线缓缓的移到眼前的衣服上,精致的容颜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内心里却惊骇不已,喜服?怜心的话,是什么意思?

  “怜心,什么意思?”

  曼夭冷着一张脸,不悦的开口,自己才来这个朝代没几天,属于司徒曼夭的记忆并不完整,不要告诉自己,一朝穿越,她即将嫁人?这么狗血的剧情,让曼夭的心中十分的不悦。

  怜心抬眸,不解的打量着眼前的曼夭,双眸中满是探究。

  为什么,小姐变得如此的奇怪,难道她忘记了,后天是小姐和三王爷的婚礼,这么重要的事情,小姐真的不记得了吗?

  “小姐,后天是你和三王爷大喜的日子,你忘记了?”

  怜心焦急的望着曼夭,从她疑惑不解的神情中,总算明白了,她家小姐果真不记得这件事情了,怜心的心里充满了着急,这可怎么办才好,后天就是小姐出嫁的日子,如今,她却什么都不记得。

  怜心的话,让曼夭脸色大变,霍的起身,眸光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该死的,还真如自己所想的那样,什么三王爷,什么出嫁,对于这个朝代依旧陌生的曼夭,乍听到这个消息,在她的心中激起了层层涟漪。

  “不嫁。”

  冷然的开口,曼夭看向怜心手中的衣服,烦躁的开口,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好笑,她打死都不嫁。

  怜心的脸上升起了一股恐慌的神色,怎么也没有想到,曼夭居然会如此直接的拒绝,为难的看着曼夭,一张小脸跟个苦瓜似的皱在了一起,后天就是婚礼,小姐这个时候说不嫁,这不是折腾人吗?更何况,这门亲事......

  “马上将这些东西丢出去。”

  眼前那大片的红色,深深的刺激着曼夭,摆了摆手,冲着怜心冷声吩咐着。

  怜心低眸,看了看手中的东西,抬起脸面对曼夭的时候,小脸上一片为难。

  “小姐,扔不得,这可是皇上亲自命人订做的,再说了,这门亲事,是小姐你亲自答应的,小姐,你都忘记了吗?”

  怜心的心中困惑不已,好奇的目光,落在了曼夭的脸上,试图从她的神情中看出什么?

  自从小姐醒后,变得十分的奇怪,不禁性格大变,还将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想到这里,怜心心中幽怨不已,这门重要的事情,能说忘就忘吗?

  曼夭在听到怜心的话后,紧蹙着眉头,她亲自答应着,该死的,为什么她记不起这件事?

  “小姐......”

  怜心苦着一张脸,幽怨的呼唤着曼夭,左右为难,她看的出来,她家小姐是真的不记得这件事情,但是,皇上亲自指婚,小姐也亲口答应了,这个时候反悔,可是欺君啊,这罪名,小姐承受不起。

  “怜心,我失去了一些记忆,这件事,我想不起来,你先出去,我一个人静一静。”

  曼夭迎着怜心怀疑的目光,轻声解释着,如今,她只能想到这个理由敷衍怜心,总不能告诉她,她家小姐已经死了,而她,只不过是一抹来自二十一世界的孤魂,借住在她家小姐的身体里,说了这个小丫头也未必会心。

  听了曼夭的解释,怜心才收起好奇心,忍不住松了口气,她还以为小姐怎么了?看样子,那次落水,让小姐失去了部分记忆,这样她就放心了,这就足以解释为何小姐这段时间这么的奇怪。

  “小姐,我先出去了。”

  怜心将手中的托盘放在了桌子上,不放心的看了曼夭一眼,随即在她的目光中,缓缓的朝着门口走去。

  直到怜心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曼夭的视线,忍不住落在了那大红的喜服上,心中对于结婚这件事,没有丝毫的印象,精致的容颜,充满了不耐。

  该死的。

  忍不住在心中一阵谩骂,曼夭头痛的抚着自己的额头,陷入了嫁不嫁的纠结中。

  三王爷府一男子负手而立站在窗前,明亮的烛光倒映着他的背影,乌黑的青丝用淡紫密玉束起,白皙的肌肤,秀气而又修长的眉毛,狭长深邃的凤眸,挺直完美的鼻梁,粉嫩菱形的薄唇,刚毅的下巴为整张阴柔的面孔平添了几分阳刚之气,他修长的身形包裹在黑衣长袍当中,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霸气和贵气。

  “师兄......”

  在男子的身后,站着另外一个男人,男人一袭白衣,剑眉凤目,鼻正唇薄。男人清澈的目光清纯得不含一丝杂念、俗气,温柔得似乎能包容一切,就像春阳下漾着微波的清澈湖水,令人忍不住浸于其中。

  凌枫拧着眉头,呼唤着眼前背对着自己的黑衣男子,语气中,不禁充满了担忧。

  负手而立的黑衣男子,正是当今三王爷——楚逸轩,此刻的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冷冽的气息,周围的空气中,散发着一阵阵寒冷的气流。

  缓缓的转过身子,楚逸轩阴沉着一张脸,视线却落在了桌子上的大红喜炮上,那抹艳丽的颜色,深深的刺痛了他的眼睛,眸光中,闪现了一抹厌恶和狠绝。

  “枫......有消息了没?”

  楚逸轩快速的转移自己的视线,冷然的目光落在了眼前的凌枫身上,冰冷的语气,面无表情的脸庞,让人无法捉摸他此刻的情绪,只能隐隐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冷气息断定,他在生气,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凌枫无奈的摇了摇头,随着楚逸轩的视线落在了桌子上,轻声叹息着。

  见状,楚逸轩身上的气息更加的冷冽,仿若浸泡在寒潭中一样,锐利深邃的视线闪过一抹阴狠,负手而立的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隐隐的青筋暴起,显示着他此刻的怒气。

  “好好的一个人,不可能凭空消失,给我找,我就不信,我楚逸轩,堂堂一个冥王朝的三王爷,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找不到。”

  楚逸轩冷沉着一张俊脸,咬牙切齿的开口,他就不信了,动用了手上所有的力量,还依旧找不到,视线忍不住再次落在了那件喜服上,楚逸轩的脸上浮现了狂怒的神色。

  一把冲到桌子前,狠狠的一甩手,将桌子上的衣服扫在了地上,双目赤红,心中十分的抵触。

  该死的奉旨成亲,该死的司徒曼夭。

  “师兄,冷静,后天就是你大喜的日子,不要试图惹怒皇上。”

  凌枫弯腰捡起地板上的衣服,忍不住出声提醒着楚逸轩眼前的处境,皇帝赐婚,身为臣子的他们,没有拒绝的权利,抗旨可是要被杀头,更何况,后天还是皇帝亲自主婚,凌枫真的害怕,楚逸轩更做出什么失控的举动出来。

  凌枫的话,无疑火上浇油,楚逸轩额头青筋暴起,冷冽的视线直直的射向凌枫,他的话,刺痛了楚逸轩的心,如果不是皇帝赐婚,他心爱的女人不会消失,被迫迎娶自己不爱的女人已经让楚逸轩窝火了,如今,他的最爱还不见踪影,这更让他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

  皇命不可违。

  这一点,更让楚逸轩彻底抓狂,也让凌枫十分的无奈。

  “师兄......”

  凌枫眼见楚逸轩没有开口,忍不住担忧的开口叫唤着,他身上的气息,太过冰冷,毫不犹豫的将心中的仇恨表现出来,凌枫真的担心下一刻,他会失控的冲到宰相府里杀了那个即将和他完婚的女人。

  慢慢的收起身上的戾气,楚逸轩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情绪。

  “我自有分寸。”

  冷哼一声,楚逸轩厌恶的斜睨了一眼那刺眼的红色,随即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不就是娶了女人吗?他楚逸轩发誓,一定会让那个司徒曼夭后悔嫁进王爷府,让她深深的后悔,不该招惹上自己。

  望着楚逸轩离去的背影,凌枫忍不住叹息着,心中一阵担忧。

  王爷府内四处都结了红绸,在风中飘扬摇摆,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足以用来形容此刻的三王爷府,满堂的欢喜氛围,却感染不到高堂上的楚逸轩,冷峻的脸色,在众人的道贺声中,更加的冷冽。

  一袭艳丽的喜服,傲然挺直的身躯,精致的容颜在风中摇曳,曼夭的出现,引起了满堂宾客的哗然,一步一步,走的甚是坚定,至始至终,曼夭的脸上都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是紧绷着一张脸,在怜心的搀扶下,朝着高堂走去。

  楚逸轩冷清着一张脸,望着朝着自己而来的女人,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

  下人将大红花结递到了两人面前,曼夭伸手去接,红结的两头,一人淡定自若,一人冷峻容颜,很明显的告诉众人,两人丝毫没有喜悦之情,仿若这场婚礼于他们来说,无关紧要。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气氛一时陷入了尴尬中。

  “开始吧。”

  就在众人相视而对的瞬间,坐在主位上的男子,暗沉着声音缓缓的开口,凌厉的视线,却落在了眼前的曼夭身上。

  主位上做的人,正是今天主婚的当今天子楚逸靖,紧抿着双唇,从曼夭踏入王府开始,他便敏锐的察觉到这个女人身散发出来的淡漠信息,司徒曼夭,变了,楚逸靖的心中一阵错愕。

  摆了摆手,楚逸靖端坐着身子,示意身边的司仪开始婚礼。

  “王爷,吉时已经到了。”

  司仪清了清嗓子,随即朝着一脸冷然的楚逸轩说道。

  炮竹声声,鸣彻天际,整个王爷府里呈现出一片洋洋的喜气。礼乐奏响,欢快的曲调沁入人心。

  “一拜天地......”

  随着司仪的话语,曼夭双手紧抓着手中的红结,在楚逸轩心不甘情不愿的眼神下,转过身对着堂外的天地拜了下去。

  低头的瞬间,曼夭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拜天地真的很容易,不过是弯下腰而已。

  “二拜高堂......”

  抬眸,楚逸轩冰冷的视线落在了身边的曼夭身上,哪怕在不甘愿,在司仪的催促下,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过身子,朝着高堂上端坐的楚逸靖弯了弯腰。

  “夫妻交拜......”

  这一拜,在这个思想保守,不能离婚的年代,已注定了曼夭接下来的未来,是好是坏,由不得她决定。

  曼夭身躯直直的站立着,心中忍不住一阵叹息,虽有犹豫,也只是一瞬间,便弯下了腰,心,在一瞬间有了微微的刺痛感,这一下,她成为了人们口中的三王妃,自此之后,无从选择。

  冷眼望着眼前弯下身子的曼夭,楚逸轩却依旧挺直着背脊,没有丝毫的动作,冷冽的视线,不带一丝感情的目光,锐利的射向眼前的女子。

  “轩......”

  楚逸靖凝望着眼前的形势,清了清嗓子,忍不住出声提醒着,这满堂的宾客正等着他,莫不是,准备让自己这个皇帝丢脸吗?

  一边的凌枫同样焦急不已,忍不住在一边冲着楚逸轩使着眼色。

  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高大的身躯,在众人的视线中,缓缓弯下,眸光中,却充满了深深的不甘,皇命不可违,他要自己拜,那么,他拜。

  眼见楚逸轩终于妥协,众人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抬眼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皇帝的脸色,谁也没有多说什么,哪怕大家心知肚明,三王爷并非真心愿意娶妻,却也身不由己。

  “礼毕,送入洞房......”

  随着司仪的呼喊,曼夭轻轻的呼出了口气,终于,可以远离这个压抑的地方,从楚逸轩的举动和神情中,曼夭便已知道,这个三王爷和自己一样,在这场婚礼中,没有丝毫的自主权,他楚逸轩不想娶自己,如此甚好,她司徒曼夭也不愿嫁,自此之后,两人便可相敬如宾。

  一边的怜心见状,赶忙走到了曼夭的身边,搀扶着她的双手,朝着王府内准备好的新房走去。

  静静端坐在床前,曼夭打量着周围喜庆的布置,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此刻,眼前妖艳的红色,深深的刺痛了她的眼睛,喜庆,用在自己的身上,多么的可笑,她一点也没有新嫁娘该有的喜悦。

  天色慢慢黯淡,红烛静静燃烧着,几个时辰,曼夭都保持着一个姿势,挺直背脊端坐在床边,冷漠的容颜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怜心在曼夭的示意下,早已离去,房内,只剩下她只身一人。

  ‘嘭......’门口传来一阵剧烈的撞击声。

  懒懒的抬眸,曼夭将视线落在了款款而进的楚逸轩身上,只是瞬间,一身大红喜服的他,便快步来到了曼夭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

  深邃锐利的双眸,透露着一股怨恨,楚逸轩的视线,恶狠狠的落在了端坐在床边的女人身上,那神情,仿若要将眼前的曼夭生生撕裂,楚逸轩的心中,满是对曼夭的仇恨和鄙夷。

  如若不是这个女人,他心爱的女人不会离自己而去,如今,更不会下落不明。

  “司徒曼夭。”

  清冷的声音,自曼夭的头顶响起,不等她反应过来,楚逸轩宽厚的大掌便阴狠的掐着她娇小的下巴,双眸中,闪现着一抹阴鸷。

  不要以为她嫁给自己,就会得到她想要的一切,一个人人唾弃的私生女,他楚逸轩丝毫不放在眼里。

  被迫和眼前的男人对视着,曼夭自然清楚的感觉到他眼神中的不屑和狠绝,精致的容颜上,同样扬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

  “不要以为你千方百计嫁进王府,就会有好日子过。”

  阴沉着声音,楚逸轩手上一个用力,曼夭白皙的下巴瞬间浮现一抹红印。

  相对于楚逸轩不屑痛恨的模样,曼夭显得很是淡定,轻灵的视线毫无畏惧的对上楚逸轩阴鸷的双眸,曼夭瞬间扬起了一抹绝美的笑容,这场婚礼,她原本就不期待,之所以下定决心嫁过来,只不过是想离开之前司徒曼夭生活的地方,重新生活。

  “笑话,你不愿娶,也不见得我司徒曼夭稀罕嫁。”

  抬手狠狠的拍掉楚逸轩钳制着自己的双手,曼夭一脸傲娇的对视着眼前的男人。

  “你不要忘记了,早在你将我拒之门外的瞬间,我便说过,我司徒曼夭不稀罕嫁,如今,是你要人将我带回完成这场婚礼。”

  言下之意,就算是他不痛快,也是他自己找的。

  曼夭的话,让楚逸轩的脸色一阵铁青,狂怒的双眸,阴鸷的落在曼夭的身上,这个女人,看样子并不像外界传言那般娇柔懦弱。

  “楚逸轩,今天,我把话说白了,我知道你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娶我,而我之所以嫁过来,只不过是图个清静。”

  深深的凝望了眼前的男人一眼,曼夭妖娆一笑,随即转过身躯,挺直身躯,盈盈落座在不远处的椅子上,简单直接的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表露出来。

  这场婚礼,两人都心不甘情不愿,既然如此,大家何必把话说明白,自此之后,井水不犯河水,他走他的阳关道,她过她的独木桥。

  “楚逸轩,从现在开始,你我就当同处在一个屋檐下的陌路人,互不干扰,如何?”

  这就是曼夭嫁过来的目的,她不管之前的司徒曼夭为何会答应这场婚事,从楚逸轩的神情中,曼夭知道,他不爱自己,甚至于,他痛恨自己,哪怕这样,曼夭也无所畏惧,她只求在这个朝代安稳的过日子,其余的,她不想理会。

  听闻曼夭的话,楚逸轩冷笑出声,冷然的视线,却锐利的落在曼夭的身上。

  互不干扰?

  这就是她嫁过来的目的?当真以为他楚逸轩是傻子吗?如此煞费苦心的请求皇帝指婚,逼迫自己心爱的女人离开,这么大费周章的精心设计,只为如此吗?

  “司徒曼夭,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本王没兴趣知道,你最好记住了,从你嫁入王府开始,就表示你不会有好日子过,本王有的是时间慢慢折磨你,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

  冷哼一声,楚逸轩鄙弃的看了曼夭一眼,随即阴沉着一张脸,拂袖离去。

  望着楚逸轩愤怒离去的背影,曼夭无所谓的笑了笑,尽管不理解楚逸轩话中的意思,但是从他厌恶的神情中,曼夭知道,两人接下来不会有所交集,如此甚好。

  至于他口中所说的折磨和代价,曼夭丝毫不放在心上,她还不信,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还斗不过他这个古人了,有本事,等着瞧。

  打量了四周一眼,曼夭霍然起身,朝着红艳艳的大床而去,缓缓的闭上双目,和衣而眠。 

  “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所谓人生四喜,在曼夭的心中却显得十分的可笑。

  红唇轻启,盈盈秋眸凝望着铜镜中一脸冷淡的女子,曼夭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一袭艳丽的大红锦绣长裙,长及曳地,裙幅褶褶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裙摆与袖口金丝滚边,裙面绣有栩栩如生的凤凰展翅欲飞,铺以大红牡丹缠枝,不盈一握的腰肢,扎着同色系的腰带,系成一朵优美的蝴蝶结,显出了窈窕身段,奇异的花纹在带上密密麻麻的分布着,三千青丝,绾起百合髻,风髻雾鬓斜插一字排开龙凤簪,后别一朵娇艳的牡丹。

  雅致的玉颜上雕刻着绝美的五官,水色的双眸带着谈谈的冰冷,清秀的脸蛋上上露出丝丝妩媚,勾魂慑魄。

  凝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曼夭冷然一笑,视线落在了一边缀满珠玉的凤冠上,甚是刺眼。

  “小姐......”

  怜心轻轻推开房门,一步一步朝着梳妆镜前的曼夭走去,轻声叫唤着。

  成亲的队伍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如今,只能着曼夭现身前往王府,吉时已经快到了,可她家小姐这边,却毫无动静,无奈之下,怜心只好前来催促。

  抬眸,曼夭缓缓的起身,示意怜心为自己带上凤冠,精致的容颜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沉思了两天,曼夭最终做出了决定,自己穿越到这个朝代的事实已经无法改变,既来之则安之,成亲而已,罢了,只要能够在这个朝代安稳的过日子,足矣。

  大红盖头遮挡了曼夭的视线,凤冠霞帔,锦衣耀人,在怜心的搀扶下,曼夭摇曳着妙曼的身姿,莲步步入了迎亲的大红轿子中,挺直背脊端坐在轿子里,大红盖头下的曼夭,面无表情,没有丝毫的喜悦神情。

  一路上,喜乐震天,繁华的集市,因为迎亲队伍显得更加的热闹。

  终于,轿子在三王爷府大门前停下,伫立不前,只见一位老者缓缓的来到轿子前,俯在怜心身边轻声耳语着,惹来怜心一阵怒瞪。

  “我家小姐是王爷明媒正娶的王妃,你们欺人太甚了......”

  怜心一张精致的小脸,因为老者的话,瞬间变得怒气横生,语气中,充满了不安。

  她家小姐乃当今皇上亲自指婚,这王府的人太欺负人了,居然如此对待她家小姐,说什么,怜心都不能接受。

  老者乃王府的管家,看到怜心义愤填膺的模样,脸上一片为难,这是王爷的命令,身为下人的他们,不得不从啊。

  “太过分了......”

  不等老者开口,怜心愤怒的开口,怒瞪着眼前的老人,虽然她家小姐在宰相府里不受欢迎,但是,这王府的人也不能如此欺人太甚,明媒正娶的王妃,却按照迎娶小妾的礼节招呼,这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她们家小姐吗?

  曼夭静坐在娇中,敏锐的听到了怜心不满的话语,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容,看样子,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貌似,她遇到了难事。

  “怜心,什么事?”

  纤细的双手轻轻的挑起布帘,曼夭冷着声音,轻声询问着。

  听到曼夭的话,怜心不甘心的瞪了老者一眼,随即快步走到了轿子边,一脸的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如此侮辱人的事情,怜心除了气愤,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小姐,这王府欺人太甚了,他们居然......居然......”

  剩下的话,怜心说不出口,一想到就气的想跳脚,双眸中充满了怒火,心中十分的不甘心。

  久久等不到回答的曼夭脸上已经浮现了不耐烦,只是在大红盖头的遮掩下,没人看到她此刻的情绪,却能够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的气息。

  “我们王爷说了,司徒小姐想进门,就请从后门进入。”

  老者走到了曼夭的面前,将自家主子的话,一字不漏的转述给眼前的女人听。

  就在不久前,王爷就吩咐他们,若是王妃想进门,那么便走后门,正门的方向,永远只为一个人敞开,那个人便是季姑娘。

  曼夭闻言,不怒反笑,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曼夭自行下轿,傲然的挺直身躯。

  “王爷果真如此说?”

  冷冷的开口,曼夭的视线冷冽的射向眼前的老人。

  后门?看样子,这个所谓的三王爷在大婚当日,是准备让自己出丑了,那也要看她司徒曼夭愿不愿意当这个小丑任人摆布。

  “是。”

  管家为难的开口,他家王爷确实是这样吩咐的,谁都知道,如若不是皇帝亲自赐婚,王爷根本不会娶眼前的这个女人,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王爷心爱的女人也不会至今失去踪影,这一切,只不过是王爷在抗议罢了。

  闻言,曼夭轻笑出声,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纤手一扬。

  “既然如此,烦请回去告诉你家王爷,他不愿意娶,司徒曼夭也不稀罕嫁。”

  嫣然一笑,大红喜怕随风飞舞,曼夭精致的容颜瞬间暴露,在众人错愕的视线中,一步一步,坚定的朝着吵闹的市集走去,精致的妆容下,双眸没有一丝的温度,傲然挺直的身躯,艳丽妖娆的大红喜服,在人群中甚是耀眼。

  这......

  谁也没想到曼夭会做出如此的举动,都睁大双眸,错愕的望着她离去的背影。

  “小姐......”

  怜心显然也没有料到曼夭会做出如此惊人的举动,惊呼着尾随在她的身后,双眸中充满了担忧。

  热闹的集市,大家的视线不约而同,纷纷落在了曼夭的身上,议论纷纷。

  冷清着一张脸,曼夭不顾周围人的指指点点,一步一步,走的甚是坚定。

  老者见状,慌忙转身朝着大堂跑去,急急忙忙的向楚逸轩禀告门外的情景。

  满堂的宾客均已到齐,只见大堂的主位,坐着当今的天子,一边,一身大红喜服的楚逸轩,阴沉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伫立着,管家也顾不得皇帝在场,俯在楚逸轩的耳边轻声耳语着,脸上布满了焦急。

  这皇上亲自主婚,新娘子却不屑的跑了,要让他们家王爷的颜面往哪搁啊。

  听完管家的禀告,楚逸轩的脸色一阵难看,视线落在了主位上的皇帝,双眸没有丝毫的温度,原本只是想刻意刁难那个女人,楚逸轩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做出如此的荒唐的举动。

  冲着管家使了一个眼色,楚逸轩阴沉着一张脸,扫视着满堂的宾客,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

  “司徒小姐......”

  管家一得到楚逸轩的指示,立马命人朝着曼夭离去的方向追去,幸好,曼夭的速度不是很快,只是一会儿,便追上了她和怜心的面前,出声呼唤着。

  停下脚步,曼夭面无表情的打量着阻挡在眼前的小厮,冷冷的笑着。

  “司徒小姐,管家命令小的带小姐回府。”

  在曼夭冷冽迫人的视线下,小厮忍不住一阵颤抖,硬着头皮,将管家吩咐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眼前一脸冷然的女人。

  嘲讽一笑,曼夭伫立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他们说回,她就要回吗?笑话。

  斜睨了小厮一眼,曼夭没有理会,越过他准备离去。

  “诶,司徒小姐......”

  随后尾随而来的管家一看到曼夭的动作,出声制止着她离去的脚步,这眼看吉时即将到了,如果这个时候出岔子的话,皇上怪罪下来,谁能够承担啊。

  “司徒小姐,刚刚的事情,是老奴错了,还劳请司徒小姐不要怪罪老奴,你看,这吉时快到了,皇上亲自指婚,新娘子却不见了,要是龙颜大怒......”

  管家抬眸,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曼夭的脸色,语气中,充满了为难。

  紧蹙着眉头,曼夭冷锐的视线,像是一把剑射向了眼前的老人,心中冷哼一声,他言下之意,不就是皇命不可违,换做之前,曼夭绝对不受任何的威胁,但是此刻,她生活在这样的朝代,天子所说的一切就是王法,她没有权利拒绝。

  心中徒然升起了一股不悦,这王府的人,果然不简单。

  “小姐......”

  怜心一听到管家的话,心中也忍不住一阵担忧,尽管刚刚王府的举动让人很是生气,但是此刻,他们给了台阶,这皇上还等着,怜心真的怕自家小姐脾气一上来,什么都不管不顾。

  “带路吧。”

  冷然的开口,曼夭在管家的带领下,挺直背脊,朝着王府走去。

  既然有些事情无法反抗,那么就让一切顺其自然,曼夭精致的容颜上,露出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

  只希望,后天的婚礼能够顺利进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