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刺激的床上小说 调教各种美妇系列小说

2021-09-1813:50:25 发表评论

  游戏人间梦红尘,唯情一字信伤神。

  何苦来哉心憔悴,不如长做只身人。

  天时二十七年春,夏国永安国都永安皇城富丽堂皇宫大殿之上,皇帝夏天临高坐皇位之上,威严而尽显尊贵的龙袍衬着他那炽狂的怒火,佛寺开过光的念珠在手中不停的转动,这些年夏天临宠美人、远贤臣、亲小人、甚至重徭役,夏朝近千年的基业,自他登位以来近二十年,百姓哀怨,民不聊生,而此时大夏帝国里面满朝臣子皆是低眉垂目,面色凝重,生怕一个不小心惹火上身。

  “放肆,想他曌国当年还是大夏的一个小小郡洲,而今竟然敢公然来犯我大夏,尔等文武百官里面竟没有一个能上前线去支援,朕要你们何用。”夏天临手中的奏折狠狠的往桌子上面一猛的站起身来,双手撑着桌面,佛珠碰击桌案发出巨大的声音让众臣头垂的更低,夏帝怒视众人,夏国是四国中最强的一个国家,换句话来说,实则其他两国,西凤、曌国都是从夏国分裂而出,经过了几百年,曌国也日益壮大,然自他从先皇手里传了位开始,便还没有发生过战事,而今,曌国公然来打夏国,定然是有所图,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比得过夏紫候?难道真的要如先皇与国师所言,夏国要交待在她一介女子的身上不成?

  “摄政王为何不在?”皇帝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回皇上,摄政王让人知会说今日不上朝。”

  “皇上,这是曌国三王爷派人送来的书信。”一名宦官将书信速速的交了上去,皇帝怒目接过一目十行之后将纸张毁灭殆尽。曌国的苏倾什么意思?明知现在朝上朝下七成的权力都集中到了夏紫候的手中,却再派人交了这请婚书来,他的女儿,岂是曌国区区一个三王爷可以随便染指的,夏帝站在朝堂之上,忽而策手一笑,这件事,便先压一压吧。夏帝心中坐岸观虎斗的算盘打的铮铮响。

  而此时的夏紫候,正坐在摄政王府里九曲回廊的水上兰亭里,亭子四周水波纹动,映着水岸边的柳树枝桠以及那丛丛而出的阁楼高宇,一袭紫色长袍,玉冠斜戴,面颊左边金黄的面具随着水纹闪闪,右侧胎记猩红可怖的从细长的柳叶眉边混乱而下直至下颚。她慵懒的抬眸细细的望着那副棋局,神色清冷间以白皙如玉微带细茧的指执起一枚白子落下,随后老神在在的望着对面气宇轩昂的男子,此人一支淡白色簪子束在发间,淡色的衣袂随着风动了动,神色间除却不可比似的气度风华之外斜飞入鬓的眉偶尔伴随着动作微微的上挑,对眼前的人更是盛满了敬重之色。

  “前线战事开始吃紧了。王爷打算何时动身?”凤聆神思了半响终于落下了一子,现在还是初春,微风吹着树上为数不多的叶子。

  “不急,既然他辞了你的官,就让他一个人忙会,反正这么些年,也不见他惧怕过。”夏紫候抬眸拾起一枚白子继续落下棋盘,凤聆点了点头。这么多年了,都不见皇帝管过些什么事,如今曌国打进来了,也是该让皇帝一个人急一急了。眼前的女子,从三年前回来之后就开始涉入朝堂,原本的朝堂落了七分到她的手中,一时之间名声鹊起。让他不得不相信,女子如果狠起来,同样不容小觑,甚至有一丝幸运,幸运自己是跟她的。

  “曌军已经破了渭城了,下一步,便是云城。”凤聆执着黑子的手紧了紧,虽然知道她做事自有分寸与谋计,但是,如果云城被破,那就完全可以直攻永安皇城了。他凤家本世代都是将才,到了他这一辈,就只有他这么一个人了,手中的兵权虽然有,但是也不及她三分之一。

  “怕什么,别忘记了本王养的那五十万兵马。”凤聆猛然抬起头来,这事谁都知道,当初就是因为她私自招兵买马而险些被皇帝以意图谋反而斩了,后来大家都当成了是子虚乌有的事件,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更没想到她竟然告诉了自己。

  “本王养五十万兵马,嗯,大概是从爷爷仙去之后便开始了罢。“凤聆低眉不敢再去多想其他。这五十万兵马,既然是那个时候养的,必然跟先帝爷有关。只是,当先帝遗诏,让她在及笄之年任摄政王之位的时候,确实也将这些人吓的不轻,一时之间,不论哪个方位,都有人在说夏国丑王爷夏紫候的事,几乎把先皇封的容阳长公主的原封号给忘记了。

  “启奏皇上,三年前开始,长公主位立摄政皇,手握五十万兵权,此事,如若长公主前去,必能扭转乾坤。”丞相吴浩一身朝服正气刚然的站上前去,心里暗叹还是长公主有见地,早在三年之前就布下了防线,而今也不至于落得个无兵马回应的地步。心里对长公主更是敬上几分,先皇曾说过,若是女子真能比得过男儿,便是女子为皇又如何。正是因为这话,才令皇上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夏紫候防到了极点。

  “混帐,一介女流之辈,如何能扛起夏国整个天下?吴相莫非是糊涂了?凤聆将军何在?”夏帝一听,眉头微皱,眼晴里面放射出一抹狠毒,那五十万兵马,他知道,三年前名曰招兵买马,其实是将先皇的那五十万大军招了进去,如果这个时候能将她的兵权削减……候儿,莫要怪父皇狠心,只是,父皇的大好江山,断不能交待在你的手上,否则,朕下九泉如何向先皇交待。

  “皇上,凤聆将军已辞官了。”还是被您亲自辞了的,一旁的老太监一脸无奈。

  “那就给朕将人再找出来,难道还要朕亲自去请不成?”吴丞相站在那里静若清风,全然没有被皇帝的怒火扫到,只是淡淡的再回了一句“凤聆将军正在跟长公主下棋。”

  “放肆,朕要你们何用?太子何在?”皇帝将桌子上面的奏折通通扫到了地上,已经攻破了渭城了,渭城可以说是夏国的第一道防线,皇帝坐回椅子上,抚着眉眼,之所以让喜静的夏何当太子,本是想激发他的心性,却不想,三皇子夏木也爆发开来,原本的计较就成了长公主与三皇子之前的较量。

  “回皇上,太子……太子去云游去了。”皇上身旁的人咚的跪在了地上,脸色平静的朝夏天临道,这皇上也不知道发过多少回的怒了,每一次都是因为太子的原因,太子本身不喜朝堂,二皇子已经出了家,三皇子是最适合当皇的,皇帝却偏偏不让,长公主自从云游回来了之后,便整天的往军队里面跑,甚至开始干预朝堂,但却也不差,哪里发了水,第一时间让人前去支援,哪里闹了悍,也第一时间让人送去需要的物品,甚至还修了难民所,让难民自食其力的在那里住着。三皇子为人自视清高,在朝中不断的拉拢小人,自然的亲小人的皇帝也就偏向了三皇子那一边,对长公主倒是成了恨不得诛之而后快。

  “吴相可是有事?但说无妨。”夏紫候进了马车里面半靠着,吴相也随之走了进去,垂目看到了那车角落的小多宝格旁放的种种乐谱兵书,以及各地的地异文化。桌面的埃矮几上放着一个棋盘,一个镂空的鎏金香炉正冒着提神醒目的香烟枭枭,那局棋看来是残局。吴相不时看看夏紫候那戴着面具的半张脸愣愣的有些出神。马车行驶了起来,夏紫候才睁开双眼,吴相看着那双眼一震,好一双琉璃目。这若是在寻常女子的身上,光是这一目,就不知能让多少人看对眼了,可惜了这么张脸。

  “吴相一直这么看着本王做甚?”夏紫候眼里闪过一丝恶趣味,眼前的这位吴相,完全是忠臣,可惜了跟了这么一位帝王,如果能将他收复,那么整个朝堂里面定然会多一份不可得的助力,只不过,他一心向着太子,而太子,偏偏又是喜静之人,对朝堂向来置之不理,对医术却是越发的着迷。

  “老臣今天来,是向长公主提一个人,也算是为战争尽一点绵薄之力。”吴相略显得有些老成的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他受恩于先皇,也曾与先皇一起打马征战江山,他曾允过先皇,生是夏国臣子,死是夏国魂。而今夏国有难,太子那性子这么多年了,他也算是明白了几分,可惜是生在了帝王家。

  “哦?说说。”夏紫候眼睛微亮的眉毛微挑,那个狰狞的猩红胎记,如不是那白玉般的纤长手指,根本难再看清她原来皮肤的颜色,看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不忍直视她的脸。有些尴尬的低下头。

  “便是九龙坡的赫连先生,赫连轩。这是老臣的修书,还劳烦交给赫连先生。”吴相将那封信放在小桌旁,心里边在猜测眼前的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却一直都看不出来,夏紫候看了那封信半响,吴相帮她,自然是信的,只不过,赫连轩的确就是她要找的那个人。却不想,吴相竟先了她一步。

  “吴相怎知,此事能成?”夏紫候端坐在那,车里清冷高雅的布置一下子更加冰冷沉默了下来。

  “这……实不相瞒,我那孙儿,便是他的门生,此事,还请王爷保守秘密。”吴相朝夏紫候作了一楫,那姿态已经很是明显,关于赫连轩门下小童是他孙儿的事,他不希望外人知道。外人都知道他儿子因为涉涉嫌谋反被夏帝所诛,念他有功,所以没有诛他九族,却也让这位忠心耿耿的吴相一时之间苍老若翁。

  “这是自然,吴相,既然太子皇弟无心皇位,吴相便随了先皇遗愿如何?”随了先皇遗愿,便是跟她夏紫候一党,而非太子党所有。夏紫候也只是试探,这么多年,也没有见过吴相有归顺于她的意思,所以,她也并不急,而吴相就是因为即没有跟太子党,又没有跟摄政王,因此两边都没有动手。关于这点,大概只有吴相自己心里明白。

  “老臣曾与先皇有约定,生是夏国臣子,死是夏国鬼魂。老臣先告退。”吴相下了马车之后两名女子从走进了马车里面。

  “小姐,这老丞相,怎么这么好心?”白色衣服的女子倒了杯茶递进了夏紫候的手中,夏紫候也不言语,就让她们两个讲着。一身水蓝衣色的月白天明面上是替她收集资料,实质上的身份却是连月墨炎也不知道的,只知道她是在替王爷收集资料,时常走动江湖,而一袭红衣的月墨炎在她的身边武功深浅未知,明面上是替她处理暗杀,实际上,却却是对武器颇有研究与见地,三不五时的失踪一下,呆在夏紫候给她的地方研究她的武器。而两个人其实都是夏紫候曾在黑市里面的时候买回来的,一路上经历的坎坎坷坷,近七年的时光她与她们一步一步的成就了今天,三人也成了最信任的主仆。

  “小姐,皇帝真的让您上前线?这皇帝也太过份了,老娘晚上就去杀了他,然后发兵……”月墨炎一脸阴冷的亮了亮手中那几把无形的延伸到空气中的匕首。恨不得将那个老皇帝立马就杀了好让她家小姐得个清静。

  “你冷静一点,你这样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另问题越来越糟,小姐自有算计,咱们守护好小姐就成了。”夏紫候谁也不是,就只是她们的小姐。月白天一掌拍向月墨炎的后脑,被月墨炎躲了过去,手中的匕首蹭的就往月白天身上扎了过去,月白天一个侧身,匕首扎进了马车的木头里面。

  “你再打老娘暴粟,老娘送你去见佛祖面前赎罪。”月墨炎手指一动,那几把小巧的匕首又回到了她的手中,那木质上面,一点被扎进去的痕迹也没有出现。月墨炎冷着一张脸,脾气相当暴躁,动不动就跟月白天单挑,但是月白天从来也没有跟她挑过。三天大闹,两天小打的事经常发生,军营里面的大老爷们都怕了这两个一火一水的美人。

  “就你?”水属性的美人,月白天朝她温柔一笑,将那封信收了起来,这个赫连完全可以说是一代军师的完美人选,西凤的太子来请赫连轩出门好几次都没有求到,小姐出面,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她收集不到什么有利的证据去威胁人家,所以也不大好说过些什么。

  “哼,你当我不敢?来来来,我们去外面比划比划。”月墨炎近前去就要拽月白天,夏紫候抬起头看着她们吵闹眸子里面装满了笑意,有她们在身边,比一个人的时候,要热闹的多了,到少她不会觉得太寂寞,不会觉得无依无靠。

  “你们别吵了,我有件事要你们去做。”夏紫候的声音很好听,温润如珠玉,却又带着不可质疑与否认的命令与对两个人的无可奈何,只是在对着她们两的时候,会稍稍温柔上几分。其他人,听着这声音,都觉得是见着鬼了。一张恐怖的脸配上一个听着觉得是天籁的声音,让人觉得有种鬼上身的感觉,想撞墙的冲动。

  “是,小姐。”

  “小姐,想通了?我立马就去刺杀那皇帝,保证没人看的出来是我干的。”月墨炎晃了晃手中的匕首示意。在外人看来,她就是一个无理取闹却尽得主子恩宠的贴身婢女。月墨炎处理,从来不知低调为何物。

  “……”月白天再一次无语,真不知道她杀人时那么好的定力是怎么来的。这人就跟一团火似的,随便放片叶子也能烧起来。对于月墨炎这火一般的性子,她算是深有其境了。总之一句话,习惯就好。

  “白,你去给凤聆传信,让他以凤聆将军之位前去云城,本王自会以最快的速度前去跟他会合。”月白天领命一个闪身出了马车,已经出了皇宫,马车驶向摄政王府。

  “墨,你去安排人好好的保护好皇帝,本王可不想还没回朝,就要给他送终。”好好保护皇帝?怎么不是让她去刺杀??她宁愿去刺杀,保护什么啊?直接杀了,不就一了百了了么?算了,比起那些弯弯肠子,她更喜欢直来直往。官场人也真是,非得当面是微笑,背面捅着刀子么?也多亏了小姐能够受得了。应下了之后月墨炎也飞出了车身。

  御书房里面,屏风锦画、玉阁天成,夏天临望着殿外神情闪烁,复而再看向身边的三皇子,他知三皇子喜爱权力,但是,一位残暴的人,绝对不适合成为一代帝王。

  “三儿,你……可曾恨朕?”

  “父皇,儿臣不敢,古人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儿臣对父皇只有感激之情,何来怨恨一说。”夏木跪到地上,声音淳弱。皇帝叹了口气,将他扶了起来。

  “三儿,你若是能辅佐好你大哥,将来也算是功不可没,你皇长姐……朕自有分寸。”皇帝这是在告诉他,如果你站在太子这一边,你就是功臣,如果你站在皇长女的身边或者自立门户,那皇帝就……自有分寸,或许是万劫不复。夏木猛的抬起头爬到皇帝的身边声音哽咽。

  “父皇,大哥不喜朝政,儿臣一手为大哥建立起的人脉也被皇长姐夺了七分不止,是儿臣没用。”夏帝将他扶了起来,所有的儿子里面,他是最像他的。二皇子夏静与长公主在先皇仙去之日就逃离了皇宫,近几年才知,竟然是出了家。他虽然为父,但是却也是一国之主。

  “三儿,去将你大哥寻回来吧,朕会教会他,何为一国之君。”夏天临一袭龙袍在身竟然显出了几分无奈的疲老姿态。

  “是,父皇,另外在江南寻回来的美人,还请父皇一同前去。”夏木朝夏帝请示道。老实的让人觉得可疑。

  “好,那朕便去看看。”夏帝看了他一眼,明显心情转好。

  夏紫候把玩着手中板指,神情莫测。之所以让她们保护好皇帝,不过是因为有皇帝在,他们也不敢太乱来,若是在她战争的时候发生些什么事,那就麻烦了。如果不是太子即位的话,会让她很困扰呢。这个三皇子,到时候一定会来个大清除。

  摄政王府门前站着一个十二三岁衣衫褴褛发丝凌乱面容上乌黑一片的小童,他默不作声的站在那里,只是那目光却落到摄政王府敞开的朱红色大门前,那泛着淡青绿之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中微微的反着光,占地千倾不止的王府,尊贵非常,门前放着两对大麒麟,门口八名守卫端正笔挺的站在那里,手握配剑,无名之中多了一股威严之气。从门口看进里面,小童眼神亮了几分,那几重门内的客厅里面紫红色的地毯铺设而下,金属色泽的桌椅随意的罢在客厅里面,客厅的正上方写着一副走笔随性而狂草的字形,小童眼神不大好的往里面再度的瞅了进去。就见里间的婢女一袭桃红衣衫往外面步子袅袅而来,面目清和。 

  只影举杯饮明月,明月却笑浊酒浑。

  投杯弃盖仰天问,谁人知我寂寞魂。

  “皇上,三皇子前些日子被您派去江南……”征集美人去了,那太监低着头,不敢再去看皇帝那张阴沉的脸,那越转越快的佛珠,让他的心也跟着快了起来,好像下一秒就是死期一般,大殿里面一片压抑。

  “给朕把他找回来……”他这个皇帝,做到这一步,当真是报应么?长女应位,大子无心,二子出家,三字不成器。这大好江山……怕是真要断送了,长公主本就无心皇位,若不是先帝的遗愿,长公主也不会在离了皇宫这么多年了再回来。这旁人都能看透的东西,偏偏皇帝就是看不透。

  “三皇子到。”皇帝话音还没落下,外面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但见远处一袭锦衣玉带风度飘然,抬步往大殿方向走来,文雅高傲的脸上染着淡淡的忧伤,步至皇帝的身边,朝皇上行了一个礼。然后静态安然的等待皇帝的下一句话,来意,他已经明白了。

  “如今的局面,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这场战争,你如何看?”短短几天的时候,就破了渭城,渭城易守难攻,却不曾想,竟然被他给破了去,再这么下去,他的江山也危矣。这皇帝关键的时刻,那身帝王之气还是能拿出来的。

  三皇子微微抬头。“父皇,当今天下,谁人不知数我夏国最强,如果不是有人向曌国告密,谁又攻得进夏朝泱泱大国。”夏国地势宽广,也是唯一一个四周围绕着曌、大草原、西凤的国家,这些土地原本就属于夏国,只是从五百年前分支了出去而已。

  见夏天临点了点头,他捋了捋顺在一旁的发,继续道“是以,父皇,只要把这个内奸除掉,他曌国也就不攻自破了。”此话一出,朝堂上面的大臣议论纷纷。竟然是因为有内奸?谁会是这个内奸?如果真的是还好,如果不是,那岂不是大伤军心?

  “皇上,此事不可,如果查出来了,则好,倘若查不出来,必伤军心。眼下正是关键的时刻,还望皇上三思。”吴丞相再一次朝皇帝进言,下面的臣子也跟着附议。三皇子走向吴丞相,然后面带笑意的朝吴丞相道“吴相这是说本皇子说的是假?本皇子亲眼看见皇长姐跟那曌国的三王爷走在一起。”

  “哦?三皇弟好眼力,怎么就看出来了,本王是跟苏倾走在一起了?”一名女子身后的长发被玉冠束起,修长的身形裹在紫色的长袍里面,那紫色的长袍上面绣着朵朵的彼岸花,白玉的手指里正抚着母指上的白玉板指,淡淡朝他微笑。这种微笑,他似曾相识,就是这种微笑,在初进军队的时候,曾杀了上千的兵。微微一笑的伸出纤纤玉指,结束了上千人的性命。一时之间整片天地都在说着摄政王如何的似阎王修罗。

  望着女子脸上面那半边面具以及那真恐怖的红色胎记,丑陋的胎记几乎占满了整张脸。

  “皇长姐上朝,竟然无人通传?那些人还要来何用。”夏木衣袍一挥,那门口的人立马就跪了下去。也只是淡淡的朝夏木道“回三皇子,这……是摄政王殿下不让传,小的也只是听命行事。”

  “好一个听命行事……”

  “三皇弟,的确是本王不让通传,怕扰了各位议政的兴致。倒是三皇弟话为何意?”夏紫候抚着手中的板指,宦官搬了椅子放至夏紫候的身后,夏紫候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并没有坐下去。其实在场的人心里都明白,这朝堂,已经完全落入了夏紫候的手中,否则,那通传之人听命行事,听的又是谁的命。

  “皇长姐,如果不是,又如何解释本皇子看到的?本皇子也是担心夏国会落入奸人之手,还望皇长姐能理解。”难道他看错了不成?妓院那种地方,难免会看错,夏木一想有这个可能,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这夏国怕是要落入奸人之手,这下又戳中了夏帝的心窝了,当年的话,又在重复。长女必取而代之。他堂堂夏朝,怎么可能让一介女子去担什么女帝?

  “都给朕闭嘴。候儿你是不是应该给父皇一个解释?”夏天临站起身来,步子微有些急促的急步走至夏紫候身边。夏紫候扬起那抹淡淡的笑意,狰狞的伤疤再加上那笑意,让人再心寒了几分,朝下的人都低着头,不再言语,这么几年的懒散,早就让他们学会了如何不惹火上身,如何推脱责任。夏紫候眸子里面闪过一丝悲哀的望了群臣了一眼。

  “解释就不必了,本王……的确跟三王爷碰面,不过,三王爷倒是跟本王说,跟三皇弟你是旧识。本王只不过是偶然遇见一叙罢了,倒是不知三皇弟原来也喜那烟花柳巷之地。”夏木猛的抬起头,那个人真的是皇姐?她竟然真的跟外朝勾结?夏紫候只是淡然一笑,她之所以去,也只不过是恰好去青楼有事,却不曾见着了那三王爷。两人也只是同步而至三楼,仅此而已。倒是不曾想被三皇弟夏木看了去。

  “皇姐,你……”夏紫候目光高深的朝他一斜,那抹淡淡的笑始终没有换下来,三皇子那话硬是停在了嘴边。夏紫候从小就不跟他们接触,却一直跟二哥夏静关系不错,从小的时候,她出生就带着这样的胎记,眼下长大了,更是渗人的紧,所以,即便是年过二十,也没有人敢将她往亲事上面算计,但是每看到这个胎记,他便有一种胜利之感,夏紫候,你之前便输给了我,之后,你也不会赢,这天下,谁笑谁还说不准。

  “三儿,朕没问你话。”皇帝看着夏紫候的脸转过去看了三皇子一眼,三皇子跪在了地上。点头应了一句错,群臣也跪了一地。“皇上息怒。”

  “息怒?朕何怒之有?三儿,你倘若尽心尽力的辅佐你大哥也罢,如今……你将君臣父子纲置于何地?”夏天临抬脚狠狠的踹向夏木,夏木倒在地上,捂着肚子低着头,一脸诚恳的模样,那不同寻常的忍耐力让夏紫候有些赞赏。

  “眼下之事,不知父皇有何计策?”夏紫候紫色长衫立在那里,动了动紫色长袖,无形中多了那么一股威严的味道,比这昏庸皇帝更甚几分。

  “摄政王夏紫候听令。”既然要去,那就去吧,如果死在了战场上面,他再另外换人也不迟,倘若没死那么,就算她命大,输了,便又是通敌之罪。吴相退到一边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而今这样,夏天临,你让天下人如何看待你?如何看待你的夏国?须知,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啊。

  “本王在。”

  “令摄政王立即前往云城,统帅三军前去迎击敌军,即刻前往,夏紫候,你记住,你是朕的女儿,是这泱泱夏国的长公主。”皇帝的话说的锵锵有力,夏紫候垂眸淡淡望了眼夏天临,嘴角勾起一抹笑,应了一声然后拿过一旁公公拟好的圣旨看也不看只是点了点头,就算没有兵符,她照样调的动三军。

  “本王,定不负皇命,至于什么时候出发,本王自己会斟酌。”夏天临点了点头,军队她早就整顿好了,就算是现在去也没有问题,不过,她还不着急,她还需要找一个人。三天,看来是有些赶了。而夏帝脸色却一变,但是,既然她都答应去了,那么,她就一定会做到,这怕也是当年父皇执意要在她及笄之年命她为摄政王的原因。罢了,罢了,他也累了,这天下,便让年轻人去争夺去吧,他只做个掌控者,执掌。

  “太子回来之后,让太子来见朕,无事就退了吧。三儿,你留下。”夏紫候行了个礼之后抬脚走出大殿。那些个大臣在见到夏紫候那一脸的煞气无一敢近前来。身后随之而来的吴相走近夏紫候,不卑不亢的道“还请摄政王到府上一聚。” 

  “云游?他好大的胆子,身为太子,放着国事不理,竟然去云游?去,派人给朕把他找回来,夏木哪里去了?”皇帝火大的身旁的人,那人一个哆嗦,直直的就跪了下去。皇帝您醉卧美人妃的床榻里都这么多年没有上过朝了,如果不是摄政王在管着,早就倒了。   生成推广文案获取推广链接设为关注章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