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尺度到肉黄文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流出来

2021-09-1114:43:17 发表评论

楚香宁一路上瞎晃着,手上却是一个劲的使力去摘下手腕上的凤血镯,时刻都想着把这该死的镯子给拔了去。

一想到赵洛那幅十足十的痞子样和对自己回回的调戏,楚香宁就有些怒从心起,就差将手上镯子往着墙头棱角处撞去。

紫月见到她这幅样子,避免被殃及池鱼,只得落了半步跟着,心说自家小姐对谁都贤德温婉,却偏偏在对待行事作风颇具随性的蓝王上,很是不对头,几乎回回碰上都无不擦出点儿火星子。

她心里不由担心道,若是往后小姐依旧这般不待见蓝王,那两人成婚后岂不是苦命鸳鸯一对了。

楚香宁见试了几次镯子当真就摘不下来了,还真盘算着拿去撞墙,念头一起,她便否决了,再怎么想还是忍着,要是那人要寻去,她要是给不出,岂不是闹笑话了。

想及此,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一路往着府门去。

此时临近午时,城中街道上来来往往行人甚多,周边叫卖摊位也不少,嘈杂得很。

楚香宁身子朝着人群边缘走,一边寻思琢磨着要不要赶在自家爹爹的生辰前,趁着这空档去逛逛寿辰礼。

不曾料想就在这时,后方传来马匹的嘶鸣声,人群中惊叫声,奔逃声此起彼伏,声音中夹杂着一阵哐当碎裂声。

楚香宁回头,迎面而来一辆双骑马的马车朝着这个闹市区跑了过来,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那两匹马似乎疯了般,横冲直撞的,引得周围行人纷纷退让。

紫月看得有些慌了,忙上前就扯住她的手往着旁边一间铺子里走:"小姐,快走!"

楚香宁欲提起的双脚一停,余光中看到了墙根处吓得相拥在一起的两个孩童,她心头巨震,猛的甩开紫月的手,毫不犹豫的往着那边跑了过去。

紫月看得有些心急,待想跟上去的时候,迎头便看到那简素的马车竟与她擦过,直直的往着楚香宁而去。

她心头一惊,张嘴便喊:"小姐,小心!"

话一喊出,同一时间,马车内跃出一抹淡蓝色身影,腾空越过两匹疯狂的马,身形一晃,便抓起怀抱着将孩子的楚香宁往着上头屋檐而去。

楚香宁抱着两个孩子站稳,才有些悻悻然的舒了口气,继而连忙在在两个孩子身上一阵察看,见两人没事,嘴上才叮嘱训道:"以后不要在这种地方玩,简直胡闹。"

经过刚刚那一劫难,两个孩子本能就余惊未消,一被她这番言辞凌厉的训斥,哇的便双双哭了出来,话也是一抽一抽的回着:"我再也不敢了。"

旁边一直被忽视的淡蓝人影转眼看了看楚香宁,清俊的五官在日光下衬得有些忽明忽暗,目光淡淡,含着一丝柔和,随即便纵身跳下房檐。

欧阳云上前查看已经被控制住的两匹马,复而回头看了眼凑上来的车夫,声音淡淡吩咐道:"你询问下毁坏之物的价钱,再看看可有人伤着了,我们一一赔偿。"

车夫有些战战兢兢的点了点头,躬着身子便回头去勘验。

楚香宁抱着两个孩子下了房檐,就放孩子回去,又理了理身上的衣裳,朝着一脸紧张的紫月笑了笑,宽慰着:"我没事的。"

"你可算没事,你要是有事我可怎么跟老爷交代啊!"紫月绷起小脸,一脸的表示不吃她这一套的表情。

楚香宁扶额,故作讨好状:"好了好了,我保证,我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话完,她便是吐了吐舌头。

看着她这样,紫月只得松了口,心知她这一幅拜托的样,就知道她待会要说的是什么事,有点懊恼的说:"好了,我不会把刚刚的事告诉老爷的。"

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去告诉老爷,一则小姐不好过,轻则闭门思过,重则不可出府,二则便是她也有可能担上护主不周的罪责,被老爷责问。

听到她这么一说,楚香宁便有些心安了,说了句回府便带着她离开了。

欧阳云看着主仆二人离开的身影,唇角微微弯起,心说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竟这般上赶着去救人。

就在他神游开外的这会儿,车夫清点完上来回禀道:"大公子,马车笼统撞翻了十几个摊位,倒是无一人伤亡。"

"嗯,那你回头告诉管家一声,将账单都清算出来,一一发还给人家。"欧阳云回道。

车夫忙又接话:"大公子还是早日回府吧,小姐可是盼着你呢。"

"那走吧!"欧阳云提步便上了马车。

楚香宁回到府里后,还没将手上的茶水喝完,就听得外头有人喊道:"小姐,是织衣阁的掌柜,特地带了布匹来给您做新衣裳的。"

楚香宁将手上的茶水一口饮了,忽的脑中一掠,似乎想起什么般,剪水秋眸中闪着一抹光,唇边带起一抹笑,对外头道:"让他进来吧。"

往年她的衣裳布匹都是在经过秦姨娘和楚媚两人挑选后才轮到自己,而自己所挑的式样和花样都是老旧了,楚香宁记得有一次,她甚至还从那些布匹中找到了楚媚已经厌弃污秽的布匹,也若非自己软弱好欺,那个上门的掌柜又怎么会屡屡不将她放在眼里呢。

房门外徐徐走近一个一身肥胖的女掌柜,楚香宁笑了笑,上前就直奔着他手里端着的布匹而去。

女掌柜一见她上来就是翻查布匹,面上青一阵白一阵的,那一抹挂在嘴边的微笑变得很是僵硬。

楚香宁倒是对于她没太多关注,抬手就对着她托盘上的布匹一阵翻,果然,织衣阁上乘的布匹却是到了她这里粗糙得不行,果然,那对母女还是不忘她。

楚香宁随意的挑了块布匹,淡淡的说:"那我就用这一块吧。"

既然他们想要这样,那么就休怪她了要怪就怪他们太不知好歹了。

听闻她这么一句话,楚蒙的脸色当即变得很是难看,毫不客气抄起桌上早已凉透的茶水,就势对着地上昏厥的秦氏兜头泼了下去,怒声骂道:"你个贱人,你居然这般作为,还不给我清醒过来。"

此时已然是近秋时节,不说这地上凉,怕是这兜头的凉茶水,都足够将秦花莲给冷醒。

她哇哇乱叫,双手抹了把脸上的茶水,张嘴就想破口大骂,却在抬眼的时候撞上了一脸盛怒的楚蒙,当下就呆了,傻愣愣的唤了句:"老爷。"

"秦氏,你怎么会在宁儿闺房之中?"楚蒙怒而质问,手又随即朝着楚香宁手上的玉佩一指,复又添了一问,"宁儿的玉佩又怎么会在你这?"

看见楚蒙这么恼怒的神色,楚香宁顺势靠前,双手扶住他,面有迟疑之色,语气有些柔柔弱弱的:"爹,如此小事,何须这般动气,再说了,我的玉佩是不是姨娘拿的还不知道呢,估计是晨起掉那里了,可别冤枉了姨娘啊!"

她的话说的真切,似乎当中真有替自己抱不平鸣冤的意思,然而,秦花莲越看着越觉得这事发生的怪异。

她的后脑有些发痛,她抬手朝后脑勺一摸,老大一个包,再细想想刚刚自己昏过去的一切,她本来就是来找双龙玉佩的,可是还没找到就被人打晕了,她心里一突,视线直勾勾的看着那方打着和善牌的继女,全身冷不防的一个哆嗦。

如果说,眼前这个听话卖巧讨乖的继女开始在背地里陷害自己,那当真是防不胜防啊!

许久得不到秦氏一句的辩驳,楚蒙心头本是压下去的怒焰又像似添了油,腾腾的往着胸口冒,他甩手就是将手上空了的茶壶往地上一扔,在刺耳的碎瓷声中尖声唤道:"秦氏!"

这一唤,让秦花莲的身子一抖,支支吾吾的喊道:"老爷,妾身冤枉啊!"

"你当真把我当成三岁孩童,你以为我不知道双龙玉佩是做什么的,你是不是还不甘心,还想替那孽女开脱?"楚蒙怒不可遏,上前就是朝着她的胸口踹了一脚。

听到他这么称呼自己的女儿,秦花莲心生酸楚,捂着胸口,一双眼中水汽氤氲着说道:"孽女,就因为妾身施拙计怀了她,就注定她一生下来得不到你半点认同,她何错之有,为什么就得听命下嫁痴儿虚度年华,而楚香宁,却能下嫁皇亲贵胄。不公平!楚蒙,你待媚儿不公平!"

话到最后,她的声音几近歇斯底里,满是质问。

被她这一番话击得有些呆滞的楚蒙就这么傻傻的看着她。

楚媚从出生起,虽受到与宁儿同等小姐待遇,却从来不会如同宁儿那样乖巧懂事。

楚蒙清楚,楚媚本就刁蛮任性,为人过于追求物质和权贵,又因他常年在外,在子女教养上不太擅长,所以在教导楚媚上自然而然就疏松了,而后,又觉孩子已然长大,也就懒得去说教。

隔了很久,房间里才传出楚蒙一声低低的叹息,一句话简简单单地吩咐道:"来人,秦姨娘偶感风寒,须静养数日,不宜出安德院。"

楚香宁垂眼,爹的这句话就是间接的将秦花莲给禁足了,毕竟比起姨娘深夜进女儿闺房偷窃这罪名,也就只有养病这借口才足够堵住这全府上下的嘴巴。

不多一会儿,便有家丁进来将秦花莲带下去。

而在经过楚香宁身侧时,秦花莲忽然猛的抬眼与她对视上,满眼深深的幽怨和恨意,声音却是轻得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得见:"楚香宁,这事,我不会就这么算的。"

她眼里的恨意很重,那样的露骨和不善,着实让边旁看着的紫月心里一寒,下意识的便朝着楚香宁靠近了一点。

秦花莲冷哼一声,就这么被人带了下去。

楚蒙看着面色有些煞白的楚香宁,她那般样子,似乎被吓到了,他随即上前牵住爱女的手,柔声抚慰:"宁儿,时辰也不早了,还是早些安寝,莫要想太多了。"

楚香宁皱紧柳眉,抿着嘴欲言又止,最终低头轻轻嗯了一声。

简单的吩咐了紫月几句,楚蒙就离开了。

待他走后,紫月凑近楚香宁,声音中不乏有些担忧:"小姐,刚刚秦姨娘的脸色不怎么好,她要是背后又使乱子,怎么办?"

楚香宁双唇一牵,语气不急不缓,"既然是彻底闹翻了,我们又何必对他们没有所防备。"她缓步靠近窗台上放置的一盆海棠,素手一伸,竟将那本是开得艳丽的花儿摘下,复又接着说,"百毒之虫死而不僵,那么就一点一点的斩了它的足。"

话一说完,她猛的将手上的花揉捏在手,目光沉冷阴寒。

她楚香宁,是绝不会再轻信这些人了,也绝不会再傻到走了前世的老路,傻到再次负了整个楚家。

紫月见她这样的神色,垂首站立在身侧,不言语。

小姐能有所反抗,不再这么的由着秦姨娘母女戏弄摆布,她也没必要去阻止。

三更的夜色,主院那边的安德院院门处却是没得半点安宁,两个护院好不容易将里头吵闹不休的秦姨娘给劝回房了,外头就急吼吼的来了二小姐要求见秦姨娘,这让两人着实有点烦不胜烦。

"二小姐,老爷吩咐了,秦姨娘需静养,外人不得见。"护院伸手拦住见缝就想进的楚媚,语气颇为无奈。

楚媚双眉一揪紧,猛的就势抬手给了两人各一个耳光,嘴上怒道:"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本小姐是外人吗?让开,快些给本小姐让开。"

她叫嚷着,双手推搡着面前这阻止的两人。

被她巴掌打着,两护院也没有半点退步,双手拦着硬是不让她进。

"你们给我滚开。"楚媚气恼极了,连连抬脚就是对着两人小腿处一阵踢打。

秦姨娘去做什么楚媚是知道的,本着坚决不嫁给痴儿的心思她也是由着秦姨娘去偷双龙玉佩,可是她没成想,玉佩没偷着,秦姨娘反倒是被禁足了。

不过这又干她一个小小的女掌柜何干,人家大家宅院里的事,她就当做看不见便罢。

她将布匹放下,也不说什么,便退下了。

紫月上前就拿起布匹一看一摸,嘴上经不住忿忿不平:"小姐,他们也太欺负人了吧,这料子可是连我们这些丫鬟身上的衣衫都不如,这还怎么做衣啊。"

楚香宁抬手将她手里布匹拿过,猛的拔了头顶簪子,对着布匹的中部便刺了进去,然后一路划开,布匹也一分为二,继而又是二分四,零零总总碎成了好几条布条,碎的不堪入目。

紫月见到她这般毁了布匹,面上一幅惊愕,低低唤道:"小姐,你这是……"

楚香宁收起簪子,将毁得可以的布匹一撂下,她开口道:"既然有人那么不希望我好,那我又何必跟人惺惺作态。"

紫月被她的话一颚,看了看被毁得一桌都是的布匹,她握了握双手,终是点了点头,问道,"那小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楚香宁抬手缓缓抚过那布匹,掀唇冷笑:"既然他们急着去死,我怎么能让她们不如愿呢。"

是夜,一抹人影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楚香宁的房门外,身上穿着的,是一身里衣里裤,现在是临近睡下的时候出来的。

"大小姐!"沙哑的嗓音隔着门缝唤着,一双眼却是一个劲的往着屋中陈设看着。

叫了几声,当真没人回应的时候,秦花莲这才慢慢的将房门打开。

借着外头的月光,秦花莲可以看到这房间外间的陈设,她也不顾,抬脚就往着尽可能藏东西的地方去。

下午,她无意中听到了紫月跟一奴婢的谈话,说楚香宁手上有皇上亲赏的双龙玉佩,那个独属于每个皇子的玉佩,代表着皇家的东西,她若是拿到了,那岂不是可以以此跟皇上说,让皇上将楚媚的婚事给退了。

只要拿到了玉佩,凭着她这个后母的身份,也总能物尽其用吧。

想到自己女儿以后可能会嫁给一个痴儿,别说是楚媚,秦花莲都有些不服,心说这周皇后是吃错什么药,竟然无缘无故就这么把楚媚办了,简直就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秦花莲暗暗咬牙,只要有希望挽回局势,她就要争取一下。

她缓步步进里间,抬眼瞥了那方床帐中朦胧人影一眼,便开始在房间里四处翻找着。

而她不知,她的身后早已站了人,一身鹅黄色的里衫亵裤,一头长发散落耳后,一双清眸就这么死死的看着找东西的秦花莲,樱红双唇抿出一抹淡笑,满是嘲讽,缓缓的将双手所拿之物举高,毫不犹豫的便对着秦花莲后背砸了过去。

冷不防被她这么一砸,秦花莲当即就晕了过去。

看着她,楚香宁丢了手上的木棍,唇边一抹冷笑浮现,声音淡而飘渺:"秦姨娘,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怨不得我。"

她的话一完,又从自己腰间解下一块玉佩,仔细看了看,喃喃自语:"能救你女儿的东西,我又怎么可能不藏得紧点。"

房门被再次推开,紫月一脸紧张的跑了进来,一凑上前就看到了秦花莲倒在地上的身子,声音都有些哆嗦,"小……小姐,没想到她真的会来。"

她下午受小姐指示,暗中将双龙玉佩的事告诉了秦姨娘,她原本还以为,秦姨娘不会来的,毕竟相较于二小姐的不讲理,秦姨娘至少还会思前想后,顾全大局的。

"她怎么能不来,这可是二妹妹的救命稻草,就算换作是我,我也会想搏上一搏的。"楚香宁拇指一一将玉佩上的纹路摸过,说道。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紫月双眼晶亮的看着她。

她觉得,这些天来,小姐似乎变了不少,不再是那一副怯懦怕事的样子,而对于她这样的变化,紫月倒是很乐见其成。

楚香宁抬眼看着她,轻轻一笑,说道:"紫月,现在倒是看你了。"

她的话一说完,便伸手将玉佩放置在秦花莲的身边,声音轻柔地说:"夜深了,秦姨娘深夜闯入大小姐闺房,紫月一时认不清人来,错手就把秦姨娘当成贼子,又惶恐不知如何,才惊叫出声扰了全府上下的安宁。"

她的话在这寂静深夜中听来尤为明显,淡而轻柔,却是无半分的让人觉得心情舒爽,反而是层层上涌的寒意。

听到她这么娓娓道来,紫月的眼里有惊讶,随即明白般的,张嘴便喊了出来。

她喊的嗓音有点高,怕是连全府上下都吵醒了,更何况是是此时在书房未歇息的楚蒙,当即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迎面就见到睡眼惺忪的楚香宁和跌坐在地满脸无神的紫月,他有些担心,上前就一个劲的查看追问着楚香宁可有伤着。

楚香宁摇了摇头,转眼看了眼那方躺着的秦花莲,嗓音中透着慌乱:"爹,我……我不知道秦姨娘会过来……我…我没想到紫月会打晕了她。"

楚蒙这才看到了地上的秦花莲,浓眉皱了皱,回头凝视着紫月,问道:"紫月,你又因何故惊扰小姐就寝?"

紫月哆嗦着身子,忙回道:"奴婢本是夜起过来看看小姐房中灯油可燃尽了,没曾想一出房门就看到有一人影走进了小姐的闺房,行为鬼祟,便携了木棍打晕了她,心里难免惶恐这番举止,故而没忍住惊扰了小姐,走近查看,才知原来竟误打误撞打了秦姨娘。"语毕,她复又连连叩首,"求老爷饶了奴婢,奴婢不是有意的。"

"既是无心,你便起来吧。"楚蒙挥了挥手,上前便想查看秦花莲,然而刚凑近的步子却是生生停住,俯身便将她边上的玉佩拾起,声音略有些沉的问道:"宁儿,这是何物?"

楚香宁依言上前拿过玉佩看了看,声音有着讶异,"这不是我随身携带的双龙玉佩吗?怎么掉在这了。"

她的话说得很是诧异,满是不能理解地看着玉佩,手又对着腰间原本系着玉佩的地方一阵摸索。

女掌柜仔细看过那布匹,摸着的手感都比自家绣女的还要相差甚远,心说这姑娘的后娘倒真是个小气的,连这事上都要做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