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肉又污的黄文 乱翁系列小说

2021-09-1114:42:44 发表评论

对此,楚蒙很是欢喜,后几日都会对她格外好。

其二,便是这楚香宁一直护着她,任她拿捏,可是此刻瞧着她这是要与自己翻脸了。

秦姨娘心中思绪万分,最后却只能将脾气忍下去,脸上带着笑:"是妾的不是,是二小姐,不是楚媚。"

楚香宁赞许地看了秦姨娘一眼,装作没看到她藏在袖子里此刻青筋直跳的手:"天色也晚了,秦姨娘便请回吧。"

秦姨娘觉得老脸尽失,再留在楚香宁院子里无非就是受辱,此时还要赔笑:"大小姐早点歇息,妾改日再来看你。"

楚香宁客气地点点头,看秦姨娘转身离开,脸上方才露出一丝笑意。

紫月也在笑:"小姐,这秦姨娘欺负你可不是一日两日了,如今你总算收拾了她,奴婢也跟着长脸了!"

楚香宁自知前世自己懦弱无能,害得身边的一群忠心耿耿的奴才都跟着受苦受辱,更甚者,瞧了眼紫月,这丫头前世便是因自己而死。

一想到这里,楚香宁便心生愧疚:"是我没有护你们周全。"

紫月见主子神色落寞,立刻跳出来:"不,不,能跟着小姐是我们的福气。"随后便转着那双大眼睛,使劲儿朝楚香宁笑。

楚香宁被这丫头逗乐了,方才的难过也消失殆尽。

第二日,楚香宁被楚媚的声音吵醒,面露不悦,转而想到昨日里对秦姨娘的那些告诫,心中微怒。

这楚媚也是个扶不上墙的!

被紫月伺候梳洗,穿戴好衣裳,又换了个发髻,楚香娘瞧着铜镜中年轻稚嫩的自己微微失神,被紫月唤醒后,才出了屋子。

楚媚在大厅里安静地坐着,喝着茶,见楚香宁总算是出来了,她有些激动:"大姐姐,你快来!"

听着楚媚柔柔的声音,楚香宁心中冷笑,这丫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二妹妹,何事?"

坐在楚媚身旁,楚香宁问。

楚媚神神秘秘,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檀木盒子,上面绣着龙凤飞舞的图案,虽然隔得远,却依旧可以闻到檀木的芳香,光是看盒子,便知此非凡品。

楚香宁眼里依旧平静,只是淡淡地瞥了眼。

楚媚看她如此淡定,有些惊讶,而后又打开那个盒子,神情得意。

楚香宁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只是一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檀木盒子里躺着一支发簪,纯金打造,最妙的是发簪上面镶嵌着的那颗珠子,是前段时间波斯进贡的南海夜明珠。

相传戴着这颗珠子,走在夜路上,便能照亮方圆百里,而佩戴着这枚珠子在身上,再看那佩戴之人时,便可发现她明艳动人,格外美丽。

楚媚此时再也按耐不住,道:"大姐姐,你觉得这支发簪如何?"

"自当是极好的。"楚香宁微微点头。

楚媚瞧着那支发簪时,眼里带着光,有羡慕,还有嫉妒,她道:"大姐姐,这是太子殿下送你的,自然非市面上所见到的凡品。"

楚香宁听出端倪,微微蹙眉:"既然如此,那便万万不可收下此物。"

楚媚本是想告诉楚香宁,此物珍贵,非常人能寻得,此时见楚香宁直接开口拒绝,有些着急,立马笑道:"太子殿下身边自然奇珍异宝众多,此时他送你这支发簪,也是想博得你一笑罢了,你若是这样拒绝了,将太子殿下的面子放置何处?"

虽知楚媚是在劝她不要惹怒了太子,可楚香宁心中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没想到前世楚媚还真能耐,既跟周媛媛走得如此之近,还跟太子殿下有所牵扯。

楚香宁美眸中有些东西在渐渐扩散,却不露声色。

"二妹妹,太子殿下将此发簪送给我无非就是怕拂了爹爹的面子,如今我已经与蓝王殿下有婚约,收下他的礼恐怕不妥,我见妹妹如此喜欢,不如你便将它收下,毕竟你也是这楚府的小姐。"

楚香宁好心相劝,并站起身,将那发簪给楚媚带上:"瞧,二妹妹带上果然明艳动人,这发簪与二妹妹很是相配呢!"

楚媚微微一动,本想拒绝,可一想楚香宁所言不差,她也是这楚府的小姐,凭什么楚香宁可以许配给蓝王殿下,她就不能与太子殿下在一起?

楚香宁看楚媚眉毛微动,心知已经快要说服了她,便继续道:"好了,我便要去给爹爹请安了,二妹妹回吧。"

楚媚本想拒绝,可心里又舍不得这华丽精美的发簪,见楚香宁逐客,心道,不如将那发簪先戴在头上一段时日,过几日再给楚香宁。

于是便道:"那妹妹便不打扰大姐姐了。"

楚香宁见楚媚离开,终于从桌上拿起一杯茶,划了几下茶盖里的茶叶,喝了一口。

紫月有些不甘心:"小姐,你干嘛无辜便宜了她?"

这发簪看起来便是珍品,即使楚香宁不喜欢,也可以送给别家要好的小姐。

楚香宁见自家丫鬟撇嘴,不禁失笑:"她们娘俩苦心算计我,我怎会轻易饶过她们?"说罢,起身,继续道:"这个时间,爹爹怕是在书房招待客人吧?"

楚媚竟然今天将这发簪拿过来送给她,应该是太子所托,而这发簪实在珍贵,太子怕落人口舌一定会亲自送来。记得前世,好像就是今天,太子殿下来楚府与楚蒙商量西部干旱赈灾之类的事宜... ...

想到这里,楚香宁心情大好,是该给这母女俩一点苦头尝尝了。

紫月听不明白楚香宁在说些什么,云里雾里地跟着她去了楚蒙的书房前,为了避嫌,楚香宁还专门令人顿了一碗冰糖雪梨给楚蒙。

就等着在书房门口偶遇太子殿下了。

太子殿下与楚蒙商议完相关事宜后,便告辞,心中还在想何事能见上楚香宁一面,很巧,出门便遇上了。

楚蒙送太子殿下出门,见自己女儿也在外面,很是惊讶:"宁儿如何今日过来了?"

周皇后只想给楚媚一点颜色瞧瞧,让她将主意打在了自家儿子身上,楚媚只是楚家的一个庶女,还想做太子妃,想到这里,周皇后心中便是一窝子火,竟然破天荒答应了御史大人夫人。

御史大夫夫人连连谢恩。

楚媚却要寻死觅活。

楚蒙被秦姨娘磨得不行,只能进宫求情,最终将婚约移到了明年开春。

楚媚眼睛都要哭瞎了,闭门不出,也好些时日没去骚扰楚香宁。

楚香宁乐得自在,这一日心情大好,便出了府,想起与欧阳玉的约定,便去京城的楼玉阁等她。

楼玉阁是京城最大的首饰铺子,那里的首饰华丽且只有一款,格外独特。

楚香宁在楼玉阁上等欧阳玉,等了许久不见人,却等来红香。

红香赶紧跑到楚香宁面前,朝她行了行礼:"楚小姐,我家小姐今日来不了了,欧阳公子今日回来!特令我来此向您说明一下。"

楚香宁微微蹙眉,但转念一想,欧阳云多年游学在外,还是自小见过他一次,前世似乎也见过几次,可谓是年轻有为。

欧阳玉就这一个哥哥,只当是十分看重,不忍打扰他们相聚,楚香宁也很是体贴:"既然如此,告知你家小姐,我们来日再约。"

红香见楚香宁没有生气,总算是舒了口气,笑着行礼离开了。

楚香宁瞧着楼玉阁里没有什么人,本想离开,余光却瞟到了一个手镯上面,被它吸引了眼球。

朝它走近,楚香宁很是惊讶,这是前世她最喜爱的手镯,凤血玉打造,世上仅此一枚。

"姑娘好眼力,这可是上好的凤血镯,相传得此镯者,便会拥有一份至死不渝的爱情。"

老板是个中年男人,长着一对精明的眼睛,瞧着楚香宁穿戴不俗,便率先向她介绍了这镯子的来历。

楚香宁虽然喜欢这镯子,却不信这典故,若是真的如此,前世她便得了此镯,怎么会依旧落得那般下场?

想到前世的自己,楚香宁微微自嘲,准备转身离开,不再理那老板。

老板眼见肥肉要飞走,有些急了:"姑娘且慢,价钱好商量。"

楚香宁觉得好笑,便转身:"我不是在乎价钱,我是不信那镯子的传说。"

老板听罢,悔恨自己不该多言,此刻赔笑道:"姑娘有所不知,这镯子的来历便是那个传说,前日刚刚上的货,姑娘不妨再看一看?"

楚香宁听罢,想了想,又拿起那枚镯子细细打量了一番,果然,真的是前世自己最心爱的镯子。

但想到前世的悲哀,楚香宁决定还是告别前世的一切,放下镯子,转身准备再次离开。

突然,身后传来蓝王那温润如玉的笑:"没想到我家宁儿还是个倔强的。"

楚香宁皱眉,心道不好,怎么去哪里都能遇上这个不正经的。打量着蓝王,楚香宁挑眉:"你家宁儿?"

蓝王从里面的走廊处冒了出来,走向楚香宁,很是认真地点头:"是啊,我家的。你都成了本王的未婚妻,不是我家的,还是谁家的?"

因离得楚香宁过近,楚香宁心跳骤然加速,砰砰直跳,赶紧挪开步子与他保持距离。

蓝王又是一阵轻笑,低头看了看那老板手中拿着的凤血镯,眸中一亮,有些情绪酝酿而生,他拿过镯子,顺手给楚香宁带了上去。

楚香宁心跳加速,一时没有预料到蓝王会有次动作,脸微红,顿时有些怒:"你在做什么?"

蓝王赶紧与她挪开距离,闻言便答道:"给我家未婚妻挑选的礼物,不知宁儿可喜欢?"

楚香宁目瞪口呆,没想到这蓝王如此放肆,自家爹爹肯定是识人不清,怎会将自己许配给这个登徒浪子!

狠狠瞪了蓝王一眼,楚香宁用另一只手赶紧将那镯子摘下,只是一瞬,便是脸色大变。

不好!摘不下了!

此时老板闻言又赞叹:"听说遇到真爱时,镯子便摘不下了,老夫今日也算是见到传说了灵验,真是幸哉!"

楚香宁瞬间石化,真爱,开什么玩笑?又使劲儿想将这镯子给拿下来,无奈还是没用。

蓝王闻言,更是高兴:"是吗?这镯子本王要了,随柯,稍后领他去府上拿银子。"

"是,蓝王。"随柯面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死死盯着地面。

楚香宁气得跺脚,但转念一想,又深深叹了口气,也许这便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吧。再瞧了眼那镯子,便跟蓝王道谢:"如此,便谢过蓝王了。天色已不早,楚香宁便先告辞了。"

蓝王挑眉,看了看天色,此时太阳正升在高空中,这一天才刚刚开始,哪里天色不早了?倒也没有为难楚香宁:"楚小姐慢走。"

紫月沿路都在看她家小姐一个人生着闷气,心想要不要劝劝小姐不要与蓝王置气。

楚香宁气得不行,却又不好当面发作,便舍了马车,带着紫月徒步回楚府,顺便在路边逛逛。

在楚香宁走后,蓝王摸了摸下巴,神秘一笑:"还当真摘不下来了?"

老板在背后恭敬道:"蓝王,那可是夫人留下的,这... ..."这是不是有些不妥?话还未说完。

蓝王脸色骤变。

随柯此时冷冷道:"那可是我们未来的蓝王妃!"话中警告之色更甚,更是帮老板解围。

老板赶紧告罪自己失言。

蓝王挥了挥手,以示此话题翻篇,又道:"最近楼玉阁生意如何?"

老板闻言,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赶紧回答:"回蓝王,近来楼玉阁皇族宗亲光临更频繁,近期太子殿下还从这里拿走了一支夜明珠发簪,价值连城。"

蓝王眼睛一眯,太子赵志买那支发簪作何?他心中似乎已有了答案,那发簪并不适合周皇后那样的年龄之人佩戴,而恰好最近太子殿下去了一趟楚府。

虽然知道楚香宁不会接受太子殿下所赠之物,可是一想到太子依旧惦记着自家的未婚妻,蓝王心中便不是滋味,甚至有一股醋意酝酿而生。

随柯自小与蓝王一起长大,知晓自家爷心情不佳,又赶紧道:"蓝王,要不要微臣去打探一下?"

蓝王思量了片刻,又点了点头,瞧着老板低得不能再弯下去的腰,笑了笑:"好好打理楼玉阁,下去吧。"

"是,蓝王。"老板的小命差点被蓝王的低气压给吓掉了,果然自家主子不似平常所见那般温润如玉,想到刚刚蓝王在楚香宁面前放荡不羁的表现,他更是汗流浃背。

蓝王朝皇宫东宫的方向很是深沉地看了一眼,语气不详:"可真是要,变天了... ..."

"我想爹爹了,便过来了。还给爹爹带了你最爱的冰糖雪梨。"

楚蒙一想到自己女儿这般听话,很是欣慰,令楚香宁在书房内等他送完太子殿下回来。

太子殿下哪里舍得打扰他们父女情深,于是轻笑:"楚将军留步,孤自行离开便可,你便好生陪陪香宁妹妹。"

楚蒙听闻太子喊女儿闺名有些不悦,心下也不想见到他,便依了他的意:"如此,微臣便恭送太子殿下了。"

太子点了点头,又朝楚香宁笑了笑,神色复杂地离开了。

楚香宁的嘴角边也浮现一抹微笑,望向楚蒙时,赶紧收起,将紫月递来的冰糖雪梨赶紧送给楚蒙:"爹爹,您快趁热吃。"

楚蒙自从宫中回来又忙着商议西部旱灾事宜,没有跟楚香宁好好说起过她的婚约,于是此时踌躇:"宁儿,你该知道皇上赐婚的消息了吧?"

楚香宁心中有事,便有些敷衍:"爹爹放心,宁儿省得,一切但凭爹爹做主。"

楚蒙看楚香宁面色不似不悦,心中有些欣慰,他就知道女儿一定能明白自己的苦心。

楚香宁离开书房后,朝着花园边上走去。

走到半路时,被人拦住,抬眼一瞧,她心中便笑了。

果然是太子殿下,他果然没离开。

此时太子面露悲色,双眼凝视着楚香宁:"香宁妹妹。"

楚香宁很是配合,故作惊讶,拿手中的帕子捂嘴:"太子殿下怎么还未离开?"

太子殿下四处张望,见楚香宁的婢女紫月也不知去了何处,便将楚香宁拉了过来,到一处无人之地。

楚香宁早就支开了紫月,顺便令她站在前方显眼之处,若是听到自己的呼救,便赶紧去找人。

太子殿下此时见无人在周围,松了口气,更是握住楚香宁的双手:"香宁妹妹可喜欢孤送你的发簪?"

楚香宁便知道太子会提及此事,她前世对这个人太过了解,正是因为了解,今日才有机会利用他,算计他。

楚香宁故作疑惑,望向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皱眉:"孤不是托了媚儿妹妹送你了?"

楚香宁心中冷笑,面上却更是疑惑,只是一瞬又化为失落之色:"太子殿下,您可知二妹妹心系于你,你怎好如此伤她的心?她今日在我府上跟我哭诉了半日,香宁不愿夺人所爱,况且我与殿下今生无缘,殿下便不要再牵挂香宁了。"

楚香宁这番话说得太子肝肠寸断,就差抱着她以表决心。

太子殿下慌忙道:"香宁妹妹,你莫怕,我一定求了父皇娶你做太子妃。"

楚香宁便知道太子多情,就爱这些矫情玩意儿,前世也爱陪她玩儿这把戏。她生生挤出几滴泪:"太子殿下,我已经那发簪赠与了二妹妹,她既心系于你,你自当不能辜负了她。她是我的亲妹妹,我怎可与她争?"

说完这番话后,楚香宁觉得自己都要恶心自己了,可偏偏太子却爱得慌,大喝:"香宁妹妹,香宁妹妹,不要离开孤!"

楚香宁及时躲开,站在路中央显眼之处,眼神最后带着凄凉、诀别、又深深遗憾地看了太子一眼。

"太子殿下,忘记香宁吧。"

说罢,楚香宁便大步朝紫月走去。

身后,还能依稀听到太子传来的声音:"不要,不要走!"

楚香宁将挤出的泪擦掉,嘴角浮现一丝冷笑,果然如此,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但要太子记住她一辈子并不是楚香宁的目的,她的目的是复仇,而此次便是利用太子解决了楚媚母女俩。

果然,在楚香宁离开后,太子殿下脸上的一片柔情化作恶狠狠的恨意:"楚媚,你可真是个恶毒的女子!"

他让楚媚去给楚香宁送发簪,也是听楚媚自告奋勇说起她与楚香宁姐妹情深,心中本就不甘蓝王要娶楚香宁,那个女人本该是他的才是。便还想打探一下楚贤宁的心意,如今看来,楚香宁本是对他有好感的。

可惜楚香宁太过善良,不愿意辜负自家妹妹喜欢他的这份心意,同时又碍于圣旨,这才生生与他分开。

若是楚香宁此时知道太子殿下心中所想,想必睡梦中都会被笑醒。

太子殿下回宫后,便着人办了楚媚母女俩。

先是周皇后邀请楚媚入宫陪她说话,楚媚那时受宠若惊,以为自己的好日子终于来了,想好好在皇后娘娘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可没入宫多久,便被周皇后娘娘以"不知礼数"给惩治了一番。

楚媚叫苦连天,却不知自己究竟何处触犯了周皇后,便忍着处罚,想着下次再好好哄哄皇后。

可皇后怎是那般好哄的?在后宫多年,她的眼睛是何等狡猾,哪里猜不到楚媚在想什么。还未等楚媚养好伤,便又接到了皇后娘娘的"恩赐"。

又是一道赐婚圣旨,可惜楚媚赐婚的对象却是御史大夫家二公子。

得知真相的楚媚直接晕倒,秦姨娘更是哭晕在了自己的屋子里,后来又连着纠缠了楚蒙好几日,可楚蒙都闭门不见,公事繁忙。

虽然都是女儿,可在楚蒙看来,只有楚香宁才是自己的女儿,而楚媚完全是个意外,若不是秦姨娘处心积虑算计了他,也不会有这个女儿的存在。

再者,秦姨娘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楚蒙不是不知道,只是睁只眼闭只眼,后来他也曾查探为何周皇后会突然针对楚媚。

怎想到,探子回报的那些消息却是令他越听约气,总之就是这对母女自作自受,如今他也不愿插手。

御史大夫家的二公子,天生痴傻不堪且人长得高大肥厚,就是这个原因才一直未婚配。如今,得了皇后娘娘的赐婚,御史大夫夫人又找人问问了楚媚的情况,听说人长得水灵便欣喜自家儿子终于有媳妇儿了。

便又进了宫求皇后娘娘,早点将楚媚嫁入府中。

虽然楚媚比楚香宁幼小,但平日里吃得多,秦姨娘又舍不得她生病受罪,一直照顾得很好,整个人看起来发育比楚香宁还快,全然不似十二三岁的模样。

楚香宁的脸上绽放一个笑,如一朵明艳的花,顿时绽放开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