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带痛声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2021-09-1114:41:32 发表评论

楚香宁小脸气得有些发红,怒瞪赵洛,却因为楚蒙在这里而不好发作。

在楚蒙看来,蓝王如此便是不拘小节,行事洒脱,更是高看了他一眼,与他相邀着便进了书房。

楚香宁气得跺脚,正巧赵洛还回头一笑。

赤裸裸的挑衅!

紫月从未看到自家小姐被人气成这样,就连之前对着周媛媛也没这幅模样,不禁有些担忧:"小姐... ..."

楚香宁回神,看了眼紫月,道:"回屋。"她如今额头还疼着,得赶紧回屋里治疗才好,刚刚在车厢时,她便用前面的头发挡住了额头上的伤口,楚蒙此时也未发现,若是真的被他发觉自己受伤,想必更是心疼。

紫月赶紧跟在后面,不敢多言。

书房内,一片寂静。

唯有黑白棋子落盘的声音,零零碎碎。

赵洛执白子,楚蒙执黑子。

白子看似下得零散,却始终三步不离黑子,黑子看似占了上机,却寸步难行。

楚蒙额头上渐渐渗出几滴汗,手中拿着黑子,已经犹豫了半小时,眼神却始终盯着棋盘,不知下在何处。

赵洛慵懒地倚靠在靠椅上,眼神的方向却是放在楚香宁居住的院子处,久久收不回神色。

楚蒙最终落子。

赵洛轻笑,白子赢。

楚蒙皱眉,有些不悦:"真是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

赵洛笑得优雅,声音却很是亲切:"师父,您老了。"

楚蒙无奈地摇头:"如何不老,如今陛下都老了... ..."

赵洛收起玩笑的神色,脸上骤然严肃:"师父,小心隔墙有耳。"

楚蒙微微一惊,苦笑,果然是老了。当年他看赵洛骨骼奇异,天生一副习武的料子,便心生想要收他为徒的念头。

可是皇室之争,朝堂之上,关系却是错综复杂,行差一步前面便是万丈悬崖,只会令你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赵洛天生聪明,会意后便亲自登门拜师学艺,信誓旦旦不会有其他人知晓他们二人师徒关系。楚蒙思索再三,被赵洛诚意打动。

一日为师,直到看着他长大成人,成为万人瞩目的蓝王殿下。

今日周皇后邀楚香宁入宫赏花,便彻底打破了这平静数十年的朝堂之局,终究是有些人坐不住了,想主动出击了。

以防楚香宁有危险,更是担心宫中那两位为难她,楚蒙便暗地里给赵洛塞了信,告之他这件事。

赵洛接到信后马上进宫,解了这件危机,并平安带出了楚香宁。

楚蒙叹了口气:"看来,这大月国不再平静了... ..."

赵洛缩了缩瞳孔,里面的漆黑卷走了一切的情绪,声音却依旧云淡风轻:"早就不平静了。"

楚蒙知道徒弟并非是众人所见那般简单,也明白他今后必成大事,"洛儿,为师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赵洛自然是找到楚蒙担忧些什么:"师父,洛儿答应你。"

楚蒙有些意外,笑道:"为师还未说是何事,你便答应了?"

赵洛很是自信,会心一笑:"是。"

楚蒙挑眉:"为师想将宁儿许配于你。"

赵洛笑不出来了,脸色有些僵硬,眸中更是难得见到的惊讶。

他自然是知晓楚蒙的顾虑,无非就是这个宝贝女儿,可是没想到楚蒙竟然提出要将楚香宁许配给他,一时之间,百感交集,赵洛不知作何回复。

楚蒙看赵洛此时的模样,心中有些好笑,更多是的却是感叹。

方才他本来是想求赵洛,如果有一日他不在了,请赵洛能护楚香宁一世周全。可见他答得如此轻巧,自己转念一想,楚香宁总归是要嫁人的,嫁给何人他都不放心,除了... ...

除了面前的爱徒,大月国的七皇子蓝王赵洛。

只有楚香宁嫁给他,楚蒙才能彻底放心。况且,赵洛为人他自是清楚,即使赵洛对楚香宁没有爱意,若是他今日承诺下了,来日也不会委屈了她。

楚蒙原本不想这么着急将楚香宁许配给别人,毕竟她今年才十三岁,可是想到如今周皇后和太子将主意打在了楚香宁身上。楚蒙便心生惶恐,今日的事件并非是结束,只是一个开端。

赵洛在思索,自己要不要娶楚香宁。

在他的认知里,基本是没有将婚姻考虑进去,如今楚蒙既然提出了这个要求,他自然是不会反驳了楚蒙的请求。

况且,赵洛心以为然,楚香宁这个丫头还不错,很是有趣。特别是那场好戏,他还随柯走在宫中小径上时,便瞧好看到了那一幕。

楚香宁拿起石头砸向周媛媛,完全不肯吃亏,看似没有脑子的一个行为,却是不用他出手便解了自己所在的困境。

反之,赵洛实在没有做些什么,只是在最后太子纠缠她时,出了一下手罢了。

越想那个丫头,赵洛心中越是开心,还有她骂自己是登徒浪子时的模样。

在这个世上,还从未有人敢如此放肆地对他说话。赵洛不知自己是有幸,还是不幸。

"洛儿,你为何事笑?"楚蒙微微有些惊讶,看着眼前的赵洛本是认真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开始还皱着眉头,他的神色越是古怪,最后竟然笑出了声。

赵洛收回心绪,干咳了几声,原来刚刚想得入迷,竟然笑了出来。他是有多少年没有这样在外人,哪怕是自己的师父面前放纵自己了?

仔细算算,也该有十几年了... ...

楚蒙有些焦急:"洛儿,若是你不答应也无... ..."

"师父,我答应你。"赵洛笑着回答,他知道自己心中也是愿意的。

楚蒙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惊喜:"好,好,好!那我明日便进宫禀报陛下!"

赵洛摇头:"师父可是糊涂了,这事该是徒儿先开口才好... ..."

楚蒙太过欣喜,竟然忘了大事,这样的事自然不能是女方开口,尴尬地笑着:"是师父老了... ..."

楚香宁那边,自然不知自己已经被父亲许了人。

这可是前车之鉴,她可万万不能将这个罪名揽下。

"大姐姐这是说的什么话,太子殿下可是大姐姐的。"楚媚慌张地辩驳。

楚香宁却笑了:"二妹妹,你这是说的何话?太子殿下怎么可能是我的?"见楚媚一直不做声,楚香宁又道:"二妹妹若不是喜欢太子殿下,怎么会在周媛媛那里挑拨离间后,又回到我这边继续挑拨。难道二妹妹不是打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主意?"

楚媚猛地抬头,双眼瞪得老大,拼命摇头:"不是,大姐姐... ..."

因为拒绝得太过明显,反而有些心虚的嫌疑。

楚香宁跟她演戏也演够了,直截了当道:"够了!楚媚,我清楚地告诉你,我对太子没有想法,你也别想从我这里挑拨离间!回去吧,我要休息了!送客!"

紫月正巧从外面赶来,听闻后便一脸神气,站在楚媚面前道:"小姐说,送客!"

楚媚还想说些什么,楚香宁却率先回了卧室,关了门。

楚媚看了眼门外的大汉和老婆子,知道楚香宁这回说的,不是玩笑话,她若是真的不走,可当真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无奈之下,楚媚只能决心下次再向楚香宁解释。

以前她们二人吵架,只要楚媚放下身段来解释,哄骗她,楚香宁迟早都会原谅她。楚媚如今也是打的这个算盘。

第二日,朝堂之上,金銮殿。

大月国皇帝虽已年迈,却依旧老当益壮,处理朝政事物游刃有余。

太子赵志心中有事,有些走神。

皇帝处理完朝政后,问太子:"昨日让你处理的西部旱灾之事,可有眉目?"

赵志被点名,立刻从众皇子队列中站了出来,恭敬回道:"回父皇,儿臣昨夜与谋士讨论了一整晚,终是找到了一个解决西部旱灾的办法。"

皇帝波澜不惊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意:"快速速说来与朕听听。"

赵志心中没有把握,却想着这个办法是谋士讨论一整晚才得知的,总归不是个坏法子,便道:"回父皇,儿臣认为,解决西部洪灾的首要之法便是彻底改变西部的地势,那处缺水,我们便给那边输送水源,如此一来,便可永久解决西部旱灾。"

皇帝点头,觉得此法甚妥,又问:"那你们认为,如何向西部输送水源?"

这话可噎住了赵志,他支支吾吾:"儿臣,儿臣,儿臣以为... ..."

皇帝听了很久,还未得到一个准确的回复,有些怒气:"太子!"

赵志吓得腿软,跪地,脑子里稀里糊涂随口一说:"儿臣以为应该掘井,大力地将西部地区掘井!"

此言一出,朝堂上下众是一片喧哗。

皇帝更是气得颤抖:"混账!"整个金銮殿似乎都被他的怒吼给晃动了两下。

众臣和皇子纷纷跪地,求皇上息怒。

西部地区地势疏松,若是掘井可行,就不会将这个难题留给太子了。皇帝恨自己的儿子不争气,不能为他解忧也罢,还专门气他。

掘井,是西部地区最忌讳的一种做法,此法不仅会引发山崩,更是令那边土壤受损,民不聊生。

太子也是随口道来,说出后他便后悔了,虽然昨夜谋士讨论时他昏昏欲睡,可也听到他们议论:"掘井是万万不可之法。"

赵志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自己怎么会胡言至此!

此时皇上怒急攻心,指着自己的一堆儿子便是大喝:"你们谁能想到解决之法,这太子之位就给谁做!"

因着西部旱情严重,百姓流离失所,死伤无数,皇帝心系天下,更是夜夜自责。一时之间被太子气得不行,便放出此言。

太子赵志目瞪口呆,大气不敢踹。

朝堂下众臣子各怀心思,各皇子也是揣摩着这圣上是不是已有了废太子的念头。

却没人敢将皇帝那句话当真。

齐声道:"皇上息怒!"

皇帝此时眼睛都要冒火了,上了年龄,人的情绪便是再也不似从前一样还能克制几分,他眼尖儿瞟到了蓝王跪在地上,心道:"蓝王,你说说西部旱灾该如何解?"

朝堂之上的众臣都将注意力放在蓝王身上,眼神却不敢明目张胆地往他身上放。

蓝王跪在地上,此时抬头,声音温润如玉,却依旧沉稳:"回父皇,儿臣以为西部旱情无论何法都只能解一时之急,却无法解其根本。"

本是愤怒的皇帝,在听到赵洛温润如玉的声音后,怒火都被熄灭了大半,此时赵洛点到之处恰好又是重点,与他心中所想重合。不由得声音都放柔了:"那依照你所见,该如何解其根本?"

太子暗中怒瞪赵洛,自小他便嫉妒赵洛比他聪明有才华,此刻更是恨他。自己方才在父皇面前出了丑,这下他便在父皇面前出了风头,这不是摆明告诉他人,要与自己作对!

赵洛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余光瞟了眼太子道:"儿臣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却因为太子皇兄方才所言突然点破了昔日的瓶颈,想到一个法子,将水源充足之处的水调往水源枯竭之处,便可解西部缺水燃眉之急。"

语毕,朝堂之上众大臣都在细细琢磨赵洛此法,瞬间一片寂静。

皇帝也在思考,越思越觉得赵洛之法的妙不可言:"好!果然是好方法!"

龙心大悦,底下的大臣们也放下戒备,都是很认同赵洛的方案。

赵洛很是谦虚:"这其中的法子也是太子皇兄给我的灵感,儿臣愧不敢一个人承担这句赞赏。"

太子赵志有些意外,皇帝却高看了赵洛一眼,道:"都是朕的好儿子,都赏!"

"来人,赏赐太子黄金百两,波斯玉器三箱。"

太子虽然依旧有些愣,但是总算是明白皇帝赏赐他便不再处罚他,赶紧叩头谢恩:"谢父皇!"

赵洛看皇帝在思索给自己何等赏赐时,抢先一步,上前认真道:"父皇,儿臣想向您求一个恩典。"

皇帝难得看到蓝王这样认真且慎重的表情,道:"哦?蓝王想求何等恩典,先说来给朕听听。"

楚香宁很是无奈,道:"紫月,你哭什么,我都说了我不疼。"她心中很是郁闷,受伤的是自己,自己都未喊疼,那丫头却红了眼圈,说疼,还哭个不停。

紫月不听楚香宁,依旧哭个不停,楚香宁觉得好笑,却难得的没有阻止。

这样被人关心,有人关心的感觉,距离她太过遥远。

如今重生,却救下了紫月的性命,如此一来,也算是一件大事。起码上辈子,紫月便是此次入宫所亡。她既能救下紫月的命,自然也能够救下自己的命和楚府上下的命!

"小姐,二小姐前来探望您。"

婢女在门外传话。

楚香宁皱眉,婢女口中的二小姐便是这楚府上的庶女楚媚,秦花莲秦姨娘的女儿。

上辈子,楚香宁被秦姨娘欺骗和隐瞒,仗着自己的母亲生下她后便撒手人寰,秦姨娘在楚香宁面前上演一副慈母的戏,还告知楚香宁,她是生母姜氏的好姐妹。

可怜楚香宁年幼不懂事,楚蒙那时一直在外出战,楚香宁对生母和生父很多事情都不清楚,便由着秦姨娘胡说。

不仅如此,秦姨娘还专门挑拨自己跟父亲的关系,更是在周皇后和太子对她起了邪念时,傍上了皇室,还做了那连线桥!

秦花莲那样的母亲,自然是教导不出大方落落的女儿。于是,楚香宁便变得唯唯诺诺,很是胆怯。

这也就是之前周皇后找人调查时,外人眼中的楚香宁。

如今,这秦姨娘的亲生女儿楚媚来探望她,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不见,说我睡下了。"

楚香宁不想将时间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况且她跟楚媚也没有什么话要说。

"是,小姐。"婢女传达了楚香宁的意思,楚媚却不相信,还在门外闹腾。

"你这奴婢,一定是你造谣生事!这天还未黑,我大姐姐如何会睡下,我看分明就是你瞎传主子的话!"楚媚跟前世性格却是一样,一样的趾高气扬,毫无怜悯之心。

本是不打算见楚媚,却听到屋子外面的吵闹,楚香宁揉了揉太阳穴,觉得依照楚媚的性格,她若是不出去一趟,想必是不会离开。

紫月最见不惯的就是这楚府的二小姐,明明是个庶女却总是喜欢跟自家小姐比较,目中无人,还趁着自家小姐老实总是欺负她!

"小姐,我这就去帮你赶走她!"紫月自告奋勇,却被楚香宁阻止了。

"随我去看看。"

她倒想看看,这楚媚能在府中翻出什么浪来!

开了门,楚香宁余光便瞥见守门的侍女脸上的几个红印,本是白皙的肌肤衬着那几个红巴掌更是鲜明。

"大姐姐,你出来了!"楚媚很是欢喜地跳到楚香宁身旁,挑衅地瞪了眼那被打的奴婢。

楚香宁轻轻嗯了一声,便不看楚媚,对紫月道:"将她带下去,看了大夫,给她五十两银子,回家好生休养几日。"

"是,小姐。"

那名婢女谢了恩便被紫月带了下去。

楚媚还觉得不解气,很是不满:"大姐姐!你何必对一个下人这般好!她只是个奴婢!"

楚香宁不着痕迹地与楚媚站开一段距离,声音冷淡:"你来我屋子,是教训我的婢女吗?"

楚媚心中一跳,又看了楚香宁一眼,神情诧异... ...

这个,还是楚府那个软弱无能,性格怯弱的大小姐吗?

怎么入了一次宫整个人就像换了一副模样,楚媚眼里疑惑:"大姐姐,我就教训了一个婢女而已。"

楚香宁心中冷笑,你那不是教训一个婢女,而是向我示威来了!

"二妹妹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楚媚知道楚香宁生气了,赶紧谄媚笑着讨好她道:"大姐姐,我这不是听闻你入宫受伤了,特意跑过来探望你嘛。"

撒着娇,楚媚很是委屈的样子,更是令楚香宁觉得屈辱不堪,曾经的她究竟有多傻,才会被这母女耍得团团转!

楚香宁声音冷漠:"你担心我?"

楚媚赶紧一脸真诚,恨不得眨出几滴泪来:"妹妹自然是担心大姐姐。"

楚香宁真的要被面前这个人气笑了,她朝着客厅走去,坐在桌旁,喝着茶。

楚媚有点摸不准她的心思,犹豫了片刻也随着她坐在坐下,看楚香宁杯中的茶空了,赶紧拿起茶壶,再给她续上一杯。

"大姐姐,你可有被那周媛媛欺负?"看楚香宁还是没做声,楚媚私以为是楚香宁受了委屈,不肯告诉自己。

心中嗤笑她,面上却假装关切,又继续道:"大姐姐,你可知那周媛媛为何为难你?"

楚香宁就想看楚媚这场戏还能演多久,继续喝着茶,不言语。

楚媚却是越说越带劲儿:"那是因为那个女人喜欢太子殿下,要跟你抢太子殿下!"

楚媚原以为自己说出这句话后,一定会从楚香宁面目上看出别的神色,却发现那人依旧脸上淡淡。

楚媚不禁有些急了,道:"大姐姐!你之前可是告诉妹妹我,你心系太子殿下,你可千万不能让别人得了便宜去!"

楚香宁这回听明白了,楚媚不仅是在挑拨离间,更是也想做这个太子妃!

心中冷笑,既然你如此想,我便帮帮你好了。

楚香宁道:"二妹妹请慎言!"瞪了眼楚媚,那人便赶紧捂嘴,半句话都不敢再说。

楚香宁真的不知自己如何会作死在这种人手上,看样子前世自己这般凄惨,自身原因也是占极大部分的。

"我可还未许配婚嫁,二妹妹可是在帮我毁了自己的名声?"

楚媚自觉失言,赶紧道谢:"大姐姐,妹妹不是这个意思,妹妹只是想让你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

"是吗?"楚香宁声音淡淡,"所以二妹妹其实也喜欢太子殿下?"

这句话说出来后,楚媚脸上立刻惨白,她可记得楚香宁的好姐妹欧阳玉曾经在她进宫前劝诫过楚香宁太子殿下并非她的良人。

那时,楚香宁还未曾见过太子殿下便对他格外痴迷,也不顾自己姐妹多年的感情,与欧阳玉闹翻了。

紫月红着眼睛,正在帮楚香宁处理额头上的伤口,敷着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