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2021-09-1114:40:51 发表评论

"我可是县主,你想干什么!"周媛媛惊慌失措,语无伦次。

楚香宁心中嗤笑。

她想做什么?她如今所做之事只是周媛媛前世对她所做之事的千万分之一而已。

曾经的那些苦和痛,她楚香宁便要统统归还!一个都不会放过!

眼中迸发出杀气,楚香宁冷笑,殊不知这幅模样更是令周媛媛胆战心惊,浑身发抖。

"自然是做县主对我做过的事了... ..."

楚香宁笑得云淡风轻,说地更是漫不经心。

"县主!!!"水月尖叫的声音响彻天穹,此时周皇后正好跟随着那个小宫女前来和解,被这叫声惊得心都快要颤栗了。

周皇后身边的贴身公公小李子赶紧扶住她,给她顺气后道:"皇后娘娘莫慌!"

周皇后这才稳定了心神,心依旧发慌道:"随本宫去看看!"

待周皇后到了跟前,却发现太监宫女都围成一圈,瞬间脸上便露出怒色。

"皇后娘娘驾到!"小李子提高了声调,搀扶着周皇后。

此时众人纷纷跪地:"参见皇后娘娘。"

楚香宁也未曾想到皇后竟然来得如此快,也垂下睫毛,跪地参拜。

周皇后一眼便从人群中发现她的宝贝侄女周媛媛,此时周媛媛被水月抱在怀里,整个人却奄奄一息,而水月一只手抱住主子,令一只手却用帕子捂住周媛媛的额头。

周皇后瞬间倒吸一口气,整个身子都发颤地差点晕倒在地,幸得小李子搀扶,才未出事。

"这是怎么回事!"周皇后心疼侄女,说话的声音依旧凌厉却微微发颤。

众奴才跪地,将脑袋重重磕在雨花石铺成的小径上,嘴里不停地求饶:"皇后娘娘,饶命,皇后娘娘,饶命... ..."

如今这主子两个人发生争执,而他们做奴才的不管做了什么,此时必然会受到牵连。整个花园,被奴才们求饶的声音给占满了。

周皇后这时候才注意到楚香宁还跪在地上,但她一动不动,低着头。

想到赵志登基少不了楚香宁这枚棋子,周皇后将满腔的怒气都暂且给压制了下去,声音变得轻柔而温润:"这不是楚将军的女儿香宁吗?如何会跪在地上,还不快快起来。"

若不是楚香宁早已识破面前这个人的真面目,此时被周皇后亲自扶起身,一定会将她试做仁慈的皇后,殊不知,她心肠歹毒,城府极深。

"谢皇后娘娘。"楚香宁依旧低着头,被紫月搀扶着起身,声音淡淡,似乎对周皇后亲自扶她起来这件事无动于衷。

周皇后不禁高看了她一眼,此女,并不是那么简单。

而后,周皇后又笑道:"香宁,今日本宫邀你入宫陪本宫说说话,你却让本宫好等啊。"

这话说得不轻不重,却生生地将一个罪名冠扣在楚香宁的头上。

怒她不敬之罪,责她不知分寸。

楚香宁没想到才刚刚重生,竟然能够遇到如此多的故人,心中深感亲切。这些人前世对她所做的事,瞬间入潮水般向脑子里涌来,克制了好久,楚香宁才没上前去掐死她们。

只是淡淡道:"娘娘息怒,只是我今日前来恰好不巧,遇上刺客袭击,于是便耽搁了片刻。"

说起这句话时,楚香宁微微抬起了头,将额头上的伤口全然裸露在外,那血窟窿似的伤口瞬间触目惊心。

周皇后也未曾想到楚香宁也受伤了,扭头瞪了一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还在装死的周媛媛。

心中直骂蠢货!

这楚香宁几句话便将这不敬之罪给摘了不说,还给周媛媛扣下了进宫行刺的名头。

这可是皇宫大院,四处都有耳目,还有那些想要扳倒她的妃嫔,都在等待时机。若是真的被人指认说周媛媛进宫行刺,不管行刺的对象是她楚香宁还是阿猫阿狗,都会被扣下弑君之罪!

那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没想到眼前这小丫头伶牙俐齿,简直是不饶人。周皇后也懊恼自己不该与楚香宁计较,毕竟今日邀她进宫的目的是为了赵志。

想开了这一茬,周皇后又笑道:"我看就是小孩子家家随便打闹,这媛媛也太任性了。来人,将县主带回宫中,禁足三个月,抄写金刚经一百遍。"

小李子立马会意,着人将周媛媛给带了下去。

楚香宁面无表情,却不急一时,反正来日方长,扳倒她们也非一日。

周媛媛本是在地上装死,刚刚楚香宁竟然胆敢用身旁的石头冲向她,还将她的额头也砸出了一个血窟窿。现在想想那时楚香宁的眼神,她都浑身发颤,简直就像一个地狱的厉鬼,找她来索命来了。

本以为姑姑会帮她,却没想到楚香宁几句话便令皇后转了心意,周媛媛心中怨恨,被奴才扶起时,瞬间睁开大眼,跳起身,手指着周皇后道:"姑姑,你为何偏帮着那个贱人!明明是她... ..."

还未等周媛媛说完,她便目瞪口呆地看向周皇后,自小最疼爱她的姑姑,竟然打了她一耳光... ...

周皇后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周媛媛,怒喝道:"还不快将县主给本宫带下去!"

小李子也愣住了,赶紧回神:"是,娘娘!"

周媛媛被带了下去,周皇后深吸一口气,又笑着看楚香宁:"今日你也受惊了,改天本宫再邀你进宫赏花吧。"

楚香宁不卑不亢,屈膝福身:"是,娘娘。"

被身旁的太监引路,紫月也紧跟其后,睁着大眼睛,却不敢抬头看前方,随着楚香宁出了皇宫。

待看不见楚香宁的背影后,周皇后脸上的笑也渐渐凝固,再慢慢变成了怒火和冷冽。

"今日之事,还有谁看到?"

小李子立马上前:"回娘娘,就这一众太监和宫女。"指了指,仍旧跪在地上的宫女太监。

周皇后抬手,看了看今日新做的丹寇,原本的好心情全给毁了:"那便全都处死吧。"

楚香宁看赵洛先行一步,也跟在他后面,终于踏出了宫门。

蓝王的马车停在宫门口不远处,看上去并不华丽,却给人一种古朴的感觉。整个马车车身都是沉香木打造,站在远处似乎都能够闻到那股清心润肺的沉香味。

就如赵洛给人的感觉一样,看起来便情不自禁地感觉心安。

赵洛的身边的小厮随柯先跳上车厢,从里面拿出蹋凳,放在车厢外。

赵洛此时转身,给楚香宁比划了一个"请"的姿势,只笑,却不言。

楚香宁回给他一个微笑。

紫月扶起楚香宁上了蹋凳,而后也撩起裙摆,进了车厢。

赵洛嘴角边浮起一丝微笑,进了车厢,马车稳稳地在京城大路上行驶。

车厢内静悄悄的,楚香宁原先还想自己如此,车厢内氛围会不会有些尴尬,余光瞟向赵洛时,却看到他正在闭目养神,一动不动。

楚香宁送了口气,想着这样也不错,倘若真的要与赵洛一路言语到将军府,她还当真想不出能与他说些什么。

在楚香宁的记忆中,前世似乎与这个蓝王并未有过什么交集,也便只是在她想毁掉赵志的天下时,与蓝王合作过,派人去给他告知了一些情报。

马车忽然停了下来,打断了楚香宁的思绪。

随柯掀开车帘道:"蓝王,楚将军府到了。"

赵洛微微睁开眼,轻轻点头,扭头看向楚香宁:"楚小姐终于可以不必与本王这个煞风景的共处一车了,可是心喜?"

楚香宁本是想寒暄地道谢再下车,被赵洛这个如此一说,竟然忘了词。

赵洛忽而低头,双肩颤动,笑得不停。

楚香宁得知自己被他戏弄,大怒:"登徒浪子!"

说完这句话,楚香宁便愣了。

紫月也愣了,没想到自家小姐竟然称大月国堂堂蓝王为登徒浪子... ...

楚香宁却在恼自己如何这般沉不住气,在周媛媛、周太后和太子面前,她都能淡然处之。如何到了这个蓝王面前便自己栽了跟头!

正欲说些什么缓解一下气氛,却没想到赵洛不怒反笑得更欢。

楚香宁有些无语,不知道他在笑些什么。

赵洛便任由自己笑了一会儿,轻咳几声后,才严肃认真下来:"我送楚小姐进去吧。"

楚香宁香拒绝,皱眉,在她看来,皇室的子弟就没有一个是好心的。

赵洛却不由得她拒绝,直接下了车。

楚香宁咬牙,也随后下来,一出车厢,便看到楚蒙将军从府内赶了出来,楚香宁欣喜若狂。有些不敢置信,爹爹还活着,楚府还在!

眼睛有些湿润了,看楚蒙一出府,便什么也顾不上,冲入他怀中,紧紧抱住:"爹爹,爹爹... ..."

千言万语,楚香宁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不停地喊着爹爹。眼里的泪再也忍不住,一滴滴落在了楚蒙的心尖上。

楚蒙匆匆出府,原本是想训诫一下这个女儿,自她入宫,自己便找人一直关注着她的状况。

得知楚香宁将周媛媛给打了,还在宫中闹出那等动静,楚蒙便火大了。

可现在见到趴在怀里不断落泪的女儿,再大心头火也给灭了。

楚蒙声音柔了几分,不似平时练兵打仗时的粗狂豪野:"就知道哭,闯祸了吧?"

楚香宁自然不觉得自己闯祸,她如此闹腾的原因其实也有直接告诉周皇后,她无意嫁入东宫为妃。况且,这个也是楚蒙所欢喜的结果。

她自然知道,前世,这个爹爹为了她的婚事操碎了心。最后为了保全她一人,牺牲了真个楚府。如今,她想通了,不愿嫁给赵志了,楚蒙该是欢喜地就差出门放鞭炮了,如何又会真的惩戒她?

只是,众人都需要一个说法,周皇后和太子殿下那边迟早要给一个交代。

因此,这门面功夫还是得做足的。

楚香宁从楚蒙怀里出来,眼圈还是红红的,声音抽泣却一脸乖巧:"都是宁儿的错。"

赵洛挑眉,深深地看了楚香宁一眼。觉得此女子装模作样的本领着实令人钦佩,前一秒才怒骂他是登徒浪子,这一刻又如此乖巧。

此时赵洛脑海中只浮现太傅先生曾经教他的一句古语:"世上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他今日却不这么认为,觉得这小人比女子好养多了。

果然女人心海底针。

楚香宁自然不会理财赵洛的眼神,抽泣地点头,认真地跟楚蒙保证:"爹爹,我下次再也不了。"

楚蒙看到乖女儿如此信誓旦旦地保证,而且哭得也是梨花带雨,他的心肝儿都疼了,佯装一下怒气后,又说教了她几句,这才放她入府。

回过头,楚蒙才想起来蓝王还在此,便笑着邀蓝王进府:"蓝王,让你见笑了。"

赵洛一脸淡然,依旧温润如玉,他也笑道:"楚将军还是待会儿在棋局上,洛再向你讨教这句话。"

楚蒙愣了片刻,听明白蓝王言外之意后,声音也便得粗狂起来:"哪里!谁赢谁输还是未知数!"

楚香宁本来想进府,可又不放心这蓝王来楚府何意,便留心听了一会儿二人的对话。此时,更是摸不着头脑,她蹙眉,问道:"蓝王今日无要紧事?"

楚香宁旁敲侧击,想告知赵洛,没事就赶紧离开,别在楚府闲逛。万一被人发现,还以为楚蒙与蓝王交情匪浅,等他日不管是哪位皇子登基,对楚家都是不利的!

赵洛只是笑着看楚香宁。

楚蒙却有些不高兴了:"紫月,扶小姐回去休息。今日我要与蓝王在棋局上大战三百回合!哈哈... ..."

楚香宁听得出楚蒙很是高兴,心中更是疑惑,难道是楚蒙邀请蓝王来府上下棋?

前世,在她的印象中,这两个人可没有那么熟。

赵洛也道:"好说好说。"感觉到楚香宁一直朝他投射过来的目光,他也与她对视了一眼,笑道:"楚小姐对下棋也有兴趣?"

依旧是调侃的语气,在楚香宁看来便是登徒浪子的模样。

周皇后满意地点头,转身离开。

身后是一众太监宫女求饶哭泣的惨叫声。

楚香宁已经看到了宫门,她的心情十分复杂。囚困了她一生的皇宫如今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也许在旁人眼中这入了宫门便是荣华富贵,锦衣玉食。

可在楚香宁看来,这就是一个人间炼狱,在这里没有真情可言,更无真心所在。

宫门后的侍卫们,很是恭敬,楚香宁面上带着笑,准备踏出宫门。

"等等!"

楚香宁听到这个人的声音,瞬间脸色苍白,手指发凉,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紫月感觉到主子的不对劲,一脸担忧,朝后望去时,便看到一名男子风姿卓越,气度不凡,身穿杏黄色绫罗绸缎,手中摇着一把镶着金子和红宝石的折扇。

再看那人的脸,俊俏得很,且鼻梁高挺,身材修长。

紫月心中大惊,立马猜到来人的身份——大月国太子赵志。

赶紧跪地,紫月道:"参见太子殿下。"

楚香宁从未想过这次重生接二连三遇见故人,本以为出了宫便不会再遇到赵志,却还是在宫门口外遇到了这个人。

强行摁住心中的恨意,楚香宁准备行礼,却被赵志先一步免礼了。

赵志一脸真诚,收起折扇,道:"香宁妹妹,实在是孤安排欠妥,令妹妹受苦了。"

楚香宁忍住冷笑,稚嫩的脸上露出她这个年龄女孩应该有的天真之色道:"太子殿下何出此言?"

赵志上前一步,拉住楚香宁的手,又看了看四周。

赵志身前的贴身太监二喜立马会意,周围的人立刻推开十米之外。

嘴角浮出一丝笑,赵志眼里柔波四射,满目含情:"妹妹可知,今日母后邀你前来所为何事?"

楚香宁心中微愣,前世没有这一出,难道因为自己砸了周媛媛,坏了今日本该是周皇后安排的她与太子相见,从而改变了今生事情发展的轨道?

即使如此,楚香宁也不愿意听到眼前这个人对自己的假情假意,她不着痕迹地抽出手,后退一步:"太子殿下。"

提醒太子殿下请自重。

赵志脸上有一丝尴尬之色,细细想来,自己也太唐突了些,又笑道:"是孤的不是。"眼神落在楚香宁已经止住血迹的额头上,声音轻柔:"妹妹额头可还疼?"

楚香宁语气淡淡:"谢太子殿下关心。"

全然没有想搭理赵志的意思。

赵志眼神微眯,忽而绽放一丝冷色:"妹妹可是嫌孤不好?"

楚香宁低头:"民女不敢。"

赵志又道:"既是不敢,为何你至始至终都不看孤一眼?"

楚香宁微微抬头,美眸清澈明亮,令赵志微微失神。

"民女怕冒犯殿下。"声音依旧淡淡,不卑不亢,丝毫没有胆怯。

赵志觉得眼前这个姑娘不似原先自己所想那般,甚至挑起了他内心的征服感,还想再说些什么。

"太子殿下可让臣弟好找啊!"

温润如玉般的声音,似清泉汩汩流入了楚香宁的心间,将她那烦躁不安又充满恨意的心柔柔地安抚了许多。

就如琴音一般稳住了暴动的林间野兽,楚香宁听着这个声音格外熟悉。

太子的眉头不轻不重地皱了一下,也就是一瞬间,又恢复笑意,转身,对着来人道:"不知七皇弟找孤所为何事?"

来人便是大月国七皇子赵洛,皇上亲封的蓝王殿下。此时他身着一身月牙白的雪缎,看起来便是一块儿温润如玉的璞玉,他的性格也如其看起来那样温润优雅。

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人,在战场上杀敌却是勇猛威武,且仅仅靠一人之力曾经连连夺下敌人城池三座。

也因那场战事,赵洛被大月国皇帝封为蓝王。

是大月国唯一的一位皇子王爷。

此时,赵洛带着如春风昔日的笑,朝太子行礼后便道:"还不是父皇,我下棋输给了他,如今他便让我来寻你。还说整个皇宫大院都没人寻得到你,这不是为难臣弟吗?"

赵洛一脸无辜,摇着脑袋:"幸好臣弟运气好,找到了太子殿下。"

听闻是皇上找寻自己的踪迹,赵志先是愣了一会儿,后便心里焦灼不安。

他最怕这个父皇找他,如今这般翻遍皇宫大院来找他,必定是出了什么急事。再不敢耽搁,赵志一脸严肃:"多谢七弟。"临走前又看了眼楚香宁,"香宁妹妹,孤改日再登门道歉。"

二喜跟着太子离开了宫门处,急速赶往御书房。

楚香宁见赵志总算离开,心中松了口气。

耳旁却传来赵洛轻轻的笑声:"楚小姐竟是这般不待见我太皇兄?"

楚香宁欲狡辩,赵洛却先行一步,低头,用二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楚小姐不必多言,洛,明白。"

楚香宁皱眉,心中有股子气,这人明白什么?

还欲说些什么,话都在嗓子眼儿里了,却被赵洛打断:"楚小姐今日应该多谢洛才是。"

楚香宁话没说出口,却又疑惑地瞧着赵洛。看他那得意的神色,这才明白,赵志对她纠缠不清,赵洛便刚刚使计策支开了太子。

"蓝王殿下不怕太子殿下怪罪"楚香宁眸中深深浅浅,看不清情绪。

赵洛却似看清了她,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很是认真:"本王从不撒谎。"

楚香宁便心中一奇,看来真的是皇上找太子有事,可是蓝王是如何说动皇上,让他此刻这么着急找太子?

赵洛却没有给楚香宁思考这件事的时间,他瞧了瞧天色:"楚小姐的马车应该晚上才到宫外,不如本王今日送小姐一趟如何?"

说是询问,却根本不由得楚香宁拒绝。

紫月看了看天空,乌云密布,而且渐渐起风了,若是等到将军府上的马车过来,想必这雨早已经落了下来。

楚香宁权衡以后,觉得留在宫中与上蓝王的马车相比,还是上蓝王的马车回府这个决定比较妥当。

"如此,香宁便谢过蓝王殿下。"

楚香宁不再推脱。

"是,娘娘。"小李子有些不忍,却不敢违抗主子的心意,怜悯地看了眼这些无辜的太监和宫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