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不要不要在公车上这里 几天不做就湿成一片

2021-09-1114:39:37 发表评论

"来人,把她给我按住,给她灌绝子汤!"

楚香宁被人死死摁在冰凉的青花石地板上,如坠冰窟的身子却丝毫没有心冰凉,依旧倔强地抬头,怒瞪着面前的这个人。

对,就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夺了她夫君的宠爱,抢了她的皇后之位,杀掉了她刚刚出生一个月的孩子。如今她已经被赵志打入冷宫,脸上的刺痛也在提醒着楚香宁,她昔日的美貌早已不在,也是被周媛媛给毁掉的。

可是,即便如此,那个女人还不肯放过她,还担心她终有一日东山再起,非逼着她喝下绝子汤才肯罢休。

楚香宁昔日平静的眼眸中终于出现一丝波澜,"周媛媛,你好狠的心!"

缓缓闭上眼,楚香宁心中充满着恨意。

恨自己识人不清,错嫁给了赵志,当年只是迷恋赵志俊俏的容颜,还有他那百般会哄人的嘴,少女时期的楚香宁就这样被赵志给蒙骗了。

爹爹劝她不要嫁,楚香宁不听,好姐妹也劝,她甚至因此跟欧阳玉反目成仇,以为是她心系太子,一心想嫁。

一意孤行,嫁给了心上人后,却发现赵志是个伪君子。

人前一套,人背后又是一套。

四处沾花惹草,见一个爱一个。当初楚香宁得知还很伤心,后来想一心挽回,毕竟她才是赵志的正室,太子妃也只有一个。

渐渐的,她便对赵志不做指望了。想着今后青灯古佛也未尝不可,热着的心慢慢凉了下来。

直到先帝驾崩,楚香宁才深刻意识到赵志为何必须要娶她的理由。

爹爹楚蒙是大月国第一将军,手握重兵,自己最宝贝的爱女嫁给了太子赵志,现今先帝驾崩,朝堂紊乱,他自是要辅佐太子上位。

赵志的身份着实特殊,如若是随便令一名皇子登基为帝,赵志只有一死,必然会牵连楚香宁。

就是打着这样的一个好算盘,再加之楚香宁有才有貌,赵志便将心思打在了她身上。娶了她,也便稳坐这大月国的江山。

楚蒙心中也知道赵志不是大月国储君最佳人选,却又无可奈何,他愧对爱妻,而爱妻只生下了楚香宁一个女儿便撒手人寰。为了这个宝贝女儿,他只能辅佐赵志,方可护女儿一世周全。

赵志在楚蒙的帮助下顺利登基为帝,不仅如此,也立刻册封楚香宁为皇后。本以为帝后便可以这样和谐地过一生,楚香宁睁只眼闭只眼看着赵志选妃,后宫佳丽三千立马堆满了人。而后,赵志心不在朝堂,却整日外出,次次回宫都会带上几名美人儿。

楚香宁心都冷了,自然不会再跟他计较些什么。

直到那一日,赵志对她百般讨好,告知她,他想册立县主周媛媛为贵妃时,楚香宁彻底怒了。

周媛媛的身份比较特殊,是太子生母周皇后的侄女儿,自小被周皇后带大,本是周皇后心中最心仪的未来太子妃的人选。却因为楚香宁,尽数年的打算都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总归稳当地令赵志登基为帝,周皇后也成为了周太后,对此,周太后心中虽有不喜,但对楚香宁态度冷淡,倒谈不上热情。

只是这周媛媛一直是周太后的心头肉,于是,这楚香宁便成了周太后的心头刺。每每想到周媛媛不是皇后,周太后便浑身不舒服,心头病便犯了。

太子虽然贪念美色,却极其孝顺,不敢忤逆母亲半句。

这一去周太后宫中探望便会听到她提起周媛媛,恰好这赵志对这个妹妹也是自小便喜爱,于是得不到的便成了珍宝,将她放在了心尖儿上。

这一次,也不知是鼓起多大的勇气才向楚香宁提起册立她为贵妃这件事。楚香宁心中不与其他人计较,却唯独不肯对周媛媛松口。直到太子忍无可忍,放下大招,告诉楚香宁,周媛媛已有两个月的身孕。

楚香宁不敢置信,却又不得不信。最终冷笑,拂袖而走。

太子最终册立了周媛媛,不仅如此,还对周氏一族格外开恩,没过多久,宫中便传来一种说法:"周贵妃才是名副其实的皇后"。楚香宁听了也不气,依旧青灯古佛,直到周媛媛的野心越发大。

周氏一族告御状,诬陷她楚家有叛国之罪,还证据确凿。

也不知从哪里搜集来的假证,却如真的一般令人寻不到半似破绽。楚香宁听闻此事还天真地去向周太后,去向赵志求情,告之他们楚蒙不是那样的人,楚家绝对不会犯如此大罪。

却不知,这本身就是他们联合周家给楚家下的圈套。不仅没有帮到楚蒙,还被皇上怒责,说她恃宠而骄,说她楚家总是拿当初辅佐他登基这件事来要挟他,大怒之后,不仅判楚家满门抄斩,还夺去了楚香宁的皇后之位。

楚香宁当时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赵志对她说的话历历在目:"你这刁妇,整日在宫中争风吃醋,谋害嫔妃,毫无半点儿国母的气度,令朕恶心至极!"

赵志那嫌弃的眼神,令楚香宁从头皮寒到了心底。

最讽刺的是,当她决定跟爹爹一同归去,在楚家满门抄斩那日,被太医诊断出怀有一个月的身孕。侍女青竹以泪洗面,激励她活下去,肚子里的是她的亲生骨肉。

她想带着赵志的孩子一起去阴间见爹爹,却又舍不得,终究还是将他生了下来。是个小皇子,白白嫩嫩,很是可爱。

没想到她的孩子没生下多久后,周媛媛的孩子却因为得了惊风去世了。如此,周媛媛便将这笔账记在了楚香宁身上。

那日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周媛媛披头散发,拿着发簪毁了她的脸,动静太大,惊醒了她的孩儿。孩儿啼哭不知,更是令周媛媛心慌,想起自己的孩子,周媛媛瞪大眼睛,抢了她的孩子,将他从楼上丢了下去。

孩子落地的瞬间,啼哭声停止了,呼吸声也没了。

赶紧将楚香宁从地上扶起来,给她整理好衣裙,望向县主周媛媛时,低垂着头,以此来躲闪眼中的愤恨。

就是这个人,刚刚趁没人的时候袭击了小姐,令小姐晕倒受伤。

周媛媛看楚香宁傻傻愣愣地盯着她,又嗤笑道:"该不会是傻了吧?"

楚香宁的确是愣,却没有傻,她只是分不清楚这是梦还是现实。明明赵志的天下被蓝王所夺,而周媛媛也被自己用凤簪刺死,为何面前又出现了一名周媛媛。

等等... ...

楚香宁发觉端倪,皱眉深思,面前的这个周媛媛看起来年纪稚嫩,身高竟然比自己还高半个头,这明显不对劲。楚香宁记得她可是足足比那周媛媛高半个头才对。

周媛媛看楚香宁依旧不理睬她,美眉瞬间拧成疙瘩,青涩稚嫩的声音也藏不住那心思的阴邪,对身旁的贴身婢女水月道:"我看今日楚小姐是中了邪!我们可得帮帮她才好!"

水月自小便常伴周媛媛身侧,自是明白小姐的意思,抡起袖子,笑着朝楚香宁走去,道:"是,县主。"

楚香宁觉察到了危险,浑身戒备,看着那狗仗人势的婢女,心中冷笑。

真不愧是,有怎样的主子,便有怎样的奴才!

水月还未靠近,楚香宁身旁的那小丫头便大喝:"住手!你敢碰我家小姐试试!"

楚香宁这会儿终于想起来这个小丫头是谁了,是生母姜氏奶娘的亲闺女紫月,自小随她一起长大。因楚香宁从未拿她当做下人看待,养成骄纵的脾气,一心护主,如果有人想伤害楚香宁,这丫头第一个会跳出来用那柔弱的身躯护住她。

想到紫月,楚香宁恍如隔世。眼眸中有些湿润,心思却理智。她记得紫月明明在她十三岁那年第一次入宫时得罪了周媛媛,被乱杖打死,如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美眸缩了又张开,楚香宁不顾四周的吵闹,开始细细打量着这四周的环境。

在宫中锁了大半辈子,还有谁比她更熟悉这里的环境?假山缭绕,放眼望去,自是百花齐绽,翠绿欲滴。

还有那史诗亭,是她昔日最喜欢落坐之处,在那里熟读佛经,研究佛理之处。

楚香宁的心惊了又平静,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神色。

这是宫中,无疑了。

那就意味着,她重生了,在十三岁第一次入宫觐见皇后娘娘的时候,也正是那时候,遇上了太子赵志。赵志将她从窘境中带了出来,她也因此便对那个人再也难以忘怀。

周媛媛被紫月气笑了,一个奴婢还敢在主子面前如此放肆,她怒竭:"来人,给我将这个不知礼仪尊卑的奴才拖下去乱棍打死!"

四周一片倒吸气声,却不敢违抗县主的命令。

毕竟周媛媛可是周太后放在心尖儿上的人,他们做奴才的可不敢得罪。

"是,县主!"

立马有几个奴才上前架住了紫月,紫月大惊,她虽然脾气大,胆子却很小。小脸惨白,眼睛瞪得老大,却迟迟不肯求饶。

这副模样放在周媛媛眼里格外刺眼,她心中冷笑,竟将紫月当做了楚香宁,非要刺死她才能解气!

她如何不气!

自小便被姑姑接入宫中当做周氏皇后来培养,而她也是对这个太子表哥一往情深,本以为一切都注定了。半路却杀出来一个楚香宁!

姑姑那日告诉她,要想让太子表哥登基为帝,她们必须借力楚蒙大将军的兵力。可那楚蒙脑袋跟木鱼一样,不肯变换。只将这个心头爱女试做眼睛珠子,于是,便将注意力打在了楚香宁身上。

虽然明白成大事者不能拘泥于小结,可是周媛媛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今日一听姑姑召见楚香宁入宫。她便猜到了她们的意图,想借这个机会让赵志在楚香宁面前露脸并夺了她的芳心。

眼看着紫月被人带走,楚香宁一步上前,给了那架着紫月的两个内监一人一耳光。

耳光落在脸上,声音却打得响亮。

楚香宁面无表情,将紫月拉在身后,仰头凝视着周媛媛。

众人皆愣住了,奴才们更是大气都不敢喘,纷纷低着脑袋,装作没看见。

周媛媛更是惊讶于楚香宁的做法,吃惊地瞪着她道:"你,你胆敢... ..."

楚香宁不卑不亢,虽然此时的她还未长得比周媛媛高,却丝毫不输气势,反而朝周媛媛面前垮了一步:"我如何?"

眼中的坚定和恨意却是灼伤了周媛媛的魂,她不明白为何面前这个初次相见的小女孩对自己有这样的恨意。虽说刚刚是她指使人用石头砸向楚香宁的脑袋,可楚香宁此时的神色,分明是自己与她有血海深仇似的。

周媛媛毕竟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没有楚香宁一样成熟而稳重的灵魂,一时被吓倒在地上。

而那地上便是之前楚香宁晕倒的地方。

水月见情况不妙,赶紧差遣身边的小宫女去找周皇后。

楚香宁此时俯视着周媛媛,更是气焰十足,二者之间的差异就如凤凰和野鸡一样,而楚香宁自是那高贵的凤凰。

"我与县主初次相识,县主却先袭击我,再辱骂我楚家门楣,如今还要杖杀我楚家家奴。我倒想问问县主,你究竟意欲何为!"

楚香宁的声音不高不低,起起落落,恰好被四周的人听到,也清晰地传入周媛媛的耳中。

周媛媛既怒又有些恐惧这样的楚香宁,心中一时懊悔不该沉不住气将楚香宁当做软柿子捏。

想想也便能猜到,这大月国第一将军的女儿,如何是个柔弱的之人,是她轻敌了。心中更是痛骂那些狗奴才,给她提供的不实的情报。

其实奴才搜集的情报并且不实,楚香宁十二三岁时也的确柔弱好欺负,甚至家中的庶女都能爬在她脑袋上。

只是周媛媛千算万算,她如何算得出,此时面前的那个楚香宁早已不是十二三岁的楚香宁。

如今她是地狱之鬼的重生,只为复仇!

"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会慢慢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周媛媛狰狞的笑,还有背后的阵阵雷鸣声,成了楚香宁最深的噩梦。

从思绪中惊醒,楚香宁眼中含泪,却没了一丝光泽,里面是一片死灰,只有深深的绝望。

周媛媛却觉得眼中的楚香宁是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风景画,细细欣赏之余,更是看不够。

狼狈的楚香宁,脸部的肌肤已经没有一处是好的,被人灌了绝子汤后,因那汤水刺激的味道,被呛得浑身颤抖。昔日的美貌和白皙柔滑的肌肤早已不在,如今别说是皇上了,就是个大街上的乞丐,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周媛媛对这样的结局很是满意,对贴身侍女水月会心一笑后,便准备回自己的宫殿,她柔指上涂满了丹寇,轻轻抚着太阳穴,头上黄金打造的凤凰头饰和那凤尾处摇摆的步摇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回吧。"似是今日的好戏已经看完,周媛媛心情舒畅地准备离开。

水月嫌弃地瞪了躺在地上的楚香宁一眼,心中嗤笑,昔日的皇后,那又如何,如今竟连个宫女都不如。

就差吐口唾沫在楚香宁身上了。

没人关心地上这个人的生死,四周的奴才将周媛媛聚拢在中央,一脸嬉笑地讨好,就想得她的欢心,今后的前程便可不再担忧。

"不好了娘娘,蓝王的军队打了过来,已经到了朝霞宫了。"冷宫门口突然出现一名内监,看他的模样是赵志身边的人。

周媛媛听罢,脸上立马惨白,她死死摇着面前那个太监问:"皇上呢?太后呢?人呢?怎么会这么快打到了宫里?"

太监被周媛媛摇得头晕脑胀,声音带着泪:"皇上太后都已经离宫,皇后娘娘你也快逃吧!"

说罢,将周媛媛推开,仓皇而逃。

四周的奴才一改之前的嬉笑,脸上个个露出惊恐之色,再也顾不上讨好和谄媚,此时逃命最重要。如林中被惊吓到的鸟儿,各处乱窜,冷宫顿时热闹了起来。

楚香宁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周媛媛惨白的脸和不敢置信的眼神,却是心中舒畅,淤积的心也豁然开朗,她跌跌撞撞站起身,扶着一旁破落的窗户,仰头大笑。

"哈哈哈... ...亡了,终于亡了,赵志啊赵志,你的帝王梦终于到头了!"

明明那人不在眼前,楚香宁却犹如他在眼前,笑得肆虐而失心疯。

周媛媛恨得朝她冲过去,抬手就是一耳光,硬生生打在楚香宁脸上。

"你这贱人,给本宫住口!"周媛媛恨不得杀了她,还想再打她一巴掌,却被侍女水月制止住。

水月惊恐道:"皇后娘娘,我们赶紧逃,蓝王就要攻进来了。别管她了!"

周媛媛这才想到自己的处境,顾不上理睬楚香宁,一脚重重地踢在她的肚子上,楚香宁倒地,生生吐了一口鲜血。

看周媛媛想逃,楚香宁如何会放过她,不顾这破旧不堪的身躯,她的眼中赤红,冲向周媛媛身边,拿起她头发上戴着的凤簪,刺向周媛媛的脸。

"啊啊啊!!!"脸上一阵刺痛,周媛媛怒吼,捂着脸,再也不顾逃跑,"我的脸,我的脸... ..."

水月也愣住了,想阻止楚香宁,却不知人之将死力气也格外大,楚香宁更是不想活了,一把推开水月。

看着周媛媛一脸绝望,她还觉得不够,她心中的苦和痛,周媛媛是千分之一都未曾体会过。想到这里,楚香宁下定决心将凤簪刺向周媛媛的脖子。

宫里宫外人群乱窜,惊呼声更是不断,此时却盖过了周媛媛的尖叫声。

随着高音下落,凤簪离体,周媛媛也重重地倒在地上,眼睛瞪得老大,脖子上鲜血如喷泉一般涌了出来,死不瞑目。

水月惊吓过度,也失声尖叫:"你杀了皇后!"

"国都亡了,还有皇后做什么?"楚香宁脸上出奇地平静,看着冷宫门外不断涌进的蓝王军队,她的脸上第一次绽开了笑。

赵志不是说她楚家叛国吗?那她就助蓝王登基为帝,毁了他所珍视的天下!

水月觉得面前这个女人已经疯了,张皇失措地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周媛媛,尖叫一声逃命去了。

宫里宫内一片狼藉,楚香宁却顾不上这些,而是缓缓登上了那冷宫的阁楼之上,曾经,她的孩儿便在那里很是乖巧地休息,还听她唱摇篮曲。

楚香宁脸上很是温柔,她相信蓝王捉住了赵志必然不会放过他,这是他们交易的条件。笑了笑,楚香宁整理了一下衣裳,脸上很是祥和,再次唱起了那支摇篮曲。从阁楼顶端飘然下坠,她的身上是一身红衣,心却如团火。

终于解脱,终于可以离开这囚禁她一生的牢笼了。

楚香宁轻轻阖上眼,嘴角带着血色的笑。

再睁眼时,已然是另一番风景。

楚香宁觉得头晕晕的,躺在冰凉的地上,还有一个小丫头在她身旁直抹着眼泪,似乎发觉她动了动身子,那丫头一脸惊喜:"小姐,小姐,你没事了?你醒了?"

楚香宁看着眼前那丫头,扎着丫鬟髻,头发丝上还绑着两条红绳,眼睛亮闪闪地凝视着自己,声音稚嫩,似乎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却又说不出来。

那丫头见楚香宁愣愣地瞧着她,有些惶恐,瞪大双眼:"小姐,你该不会被县主给砸傻了吧?"

说罢,眼圈又红了,眼看眼泪又要眨下来。

楚香宁皱眉,喝止住她:"别哭!我没事!"

只是一发声,楚香宁眉头便蹙得更是厉害,这稚嫩的声音,不是她的,倒像个十二三岁姑娘的声音。

楚香宁还躺在地上疑惑,此时却从不远处传来一阵妖媚却充满讽刺的女声:"这山野村夫所生的,你还能指望她有怎样的教养?"

听声音倒是熟悉,楚香宁还在分辨来者何人,那人便到了她跟前。

小丫头吓得差点叫了出来。

"不!"楚香宁恨不得随孩儿而去,却被周媛媛死死踩在脚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