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学长实验室一起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

2021-09-1114:38:15 发表评论

  "陛下,好不好嘛,晚上去臣侍那里,臣侍好好伺候你。"

  "朕最近没有兴致,段贵君要是没什么事就请回吧。"顾轻寒站正身子,理了理衣服。

  段鸿羽一愣,最近陛下好生奇怪,讲话做事都跟以前大相径庭,可现在……难道是他魅力减退了?还是他变丑了?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啊,出门的时候自己还照过镜子的,自己还是跟往常一样魅惑妖娆啊。

  想说些什么,余光撇到桌案下的暗层,那里放着一套白色的便服。段鸿羽看了看顾轻寒,桃花眼贼贼一笑,"原来陛下是想出……嗯……"

  "小声点,不许说话。"

  顾轻寒先他一步开口,从背后搂过他的身子,双手死死的捂住他的嘴巴。

  段鸿羽一惊,本能想挣扎,待闻到顾轻寒那股熟悉的味道,挣扎的双手垂了下来,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不解的望向顾轻寒。

  不去管段鸿羽不解的目光,低头在他身上嗅了嗅,好香的味道,这个段鸿羽身上的花香很好闻,好像是水仙的馨香。

  "你不许说话,也不许大声尖叫,朕就放了你"

  怀中的人狠狠的点了头,顾轻寒仔细再看一眼,确定他不会说话,不会尖叫才轻轻放开了他。

  怀中的人得到自由,也不语,只是嘴角一直带着一股魅惑的笑容,狭长的桃花眼贼贼的看着顾轻寒,笑得不怀好意。

  "古公公,你们都退下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没有朕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进来,听到没有。"

  门外的古公公嘿嘿一笑,带着了然,"老奴遵旨,陛下您好好的乐呵乐呵,奴才就先退下了。"

  听着门外细细的脚步声一声声的由近及远而离去,顾轻寒也知道古公公误会了,不过他误会了更好,省得成天跟在她身后唠唠叨叨的。

  "陛下,您是不是想出宫呀"

  段鸿羽凑近,身子虚靠在顾轻寒怀里,对着顾轻寒小声的耳语着。

  直接拍开段鸿羽的脑袋,将他拉离自己一定的距离,挠挠耳朵,痒死了,对着她耳朵吹什么气,他是不是发春了。

  "谁说朕要出宫,朕不过看着这身衣裳好看,才留了下来。"

  "是,臣侍知道陛下只是看这身衣裳好看,才留下来的。"柔软无骨的身体又靠了过来,嘴里这般说着,桃花眼里却一千个,一万个不相信。

  顾轻寒也知道自己这个慌说得太假了,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与其被人如此取笑,还不如大方承认,她是陛下她怕什么,"是啊,朕想出宫走走,不行吗。"

  "当然行,您是陛下,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天下您最大,谁敢阻止你"再往她身上蹭蹭,握着她的胳膊,不解道,"只是陛下,为何不光明正大的出宫呢"

  顾轻寒轻轻一哼,"光明正大的出宫?带着古公公那张毫无血色的鬼脸,唠唠叨叨的嘴巴吗。"

  掩嘴一笑,"哦,陛下原来是嫌古公公啰嗦了呀"

  可不是,穿越来的第一天感觉古公公人还不错,就像一个长辈疼爱晚辈一般。可是穿来几天后才发现,这个古公公对她实在过于关心了,每晚不是往她床上塞男人,就是唠叨这个,唠叨那个。

  如果出去散散心还要事着一张唠叨的嘴巴,那倒不如不要去呢,落个清静。

  "呵,一个人静静的逛逛这帝都不是挺好的吗,顺便看看我大流国的大好河山。"还不知道古代的帝都是怎样的,既然穿来了,哪有理由不去逛逛呢。

  看着段鸿羽一脸恍惚向往之色,皱了皱眉,心里一软,在这深宫中,他应该也是期盼出去走走的吧。

  "想不想跟朕一起出去。"

  "啊"怀中的人睁大桃花眼,魅惑的笑容也张成了O字型,不可思议的看着顾轻寒。

  "陛,陛下,您刚才说什么?"

  "朕说,想不想跟朕一起出宫走走。"

  "想,当然想,非常想,可是臣侍可以吗"从顾轻寒怀里起身,魅惑的桃花眼紧张的看着顾轻寒。

  望着他眼里的期盼,急切,顾轻寒笑了一下,轻弹了下他的额头,"带你出去可以,得先答应朕二件事。"

  "第一,收起你那魅惑妖娆的样子,给朕老实点。第二,负责摆平守城侍卫的搜查。"

  段鸿羽笑了,笑得妖娆,笑得妩媚,樱红的朱唇高高扬起,拉着顾轻寒的胳膊,轻轻的将脸蛋靠了过去,"臣侍答应陛下。"

  顾轻寒看着段鸿羽微笑,仿佛百花绽放般耀人夺目,晃了一下眼,不禁暗忖,带这么一个妖孽出去真的合适吗?会不会惹上一堆的麻烦。

  "刚好,朕为了防人耳目,拿了不少衣服,你去左墙边的暗格看看哪一件适合你的,换上它,我们就出宫去。"

  "好"起身正想去拿衣服,妖媚的额眉轻皱,"陛下,我们这样出去,万一古公公追究起来怎么办。"

  "怎么?你都敢把卫贵君院里的东西砸了,难道还怕古公公不成。"

  "陛下,您真爱说笑,这后宫中的侍君哪一个不怕古公公的,古公公调教人的方法可慎人的,臣侍,自然也是害怕的。"

  想起古公公调教人的手段,即使多年过去了,段鸿羽还是忍不住轻抖。

  "行了,是朕要你去的,有朕罩着你,怕他做什"

  "陛下,臣侍好爱你,臣侍喜欢陛下。"抱住顾轻寒的腰,紧紧的贴着她的心跳,脸上绽放着一抹灿烂的微笑。

  进宫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有今天这么开心过。陛下居然要带他出宫玩。

  他进宫八年了从未出过宫,原以为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出去了,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个机会,眼睛不由得蒙上一层水汽。

   说着,少女肥胖的双手就要掀开段鸿羽覆在脸上的红色面纱,顾轻寒先一步嫌恶的拍开那只肥爪,拉着段鸿羽转身离开。

  少女一招不中,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顾轻寒,而后恶狠的眼神转为温和有礼的讨好,扭着圆嘟嘟的身体,甩着一抖一抖的肥肉,快一步追上两人,学着文绉绉的话。

  "公子,公子请留步,刚才是在下冒昧了,在下名叫段影,帝师大人膝下唯一的千金,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那猥琐讨好的目光始终不离段鸿羽,本就圆得像西瓜一样脸蛋上,只一笑,本就狭小的眼睛,倾刻间连条细缝都看不到。哈喇子不断往下流着,须臾,紧盯着段鸿羽的眼神不动,却下意识的抬起袖子猛擦哈喇子。

  顾轻寒看着一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脏不脏啊她。本能的,想要将眼前这个碍眼的人拍掉。感受到身边的人身子骤紧,沉着声音缓缓开口,顾轻寒不解的看向段鸿羽。

  "你真的是帝师大人的女儿?"

  声音柔媚,清润,如天籁之音般响起,听得段影如痴如醉,飘飘欲仙。

  "问你话呢,你真的是帝师大人的女儿吗?"

  段影瞬间惊醒,抽出插在背后的扇子,学着别人优雅的动作"刷"的一声,打开扇子,摇了一摇,掩饰尴尬。

  "是的,在下正是当今女皇陛下的恩师,帝师大人的女儿,公子如若不信,跟在下回家一看便知。"提到自己的母亲大人,不禁抬起高傲的头颅,帝师大人响当当的名号,她就不信,这个土包子小美人不乖乖跟她回去。

  可是预期的羡慕巴结讨厌好并没有实现,反而看到那个魅惑的红衣美人将柔弱无骨的身子轻靠在那个乡巴佬身上。眼里瞬间喷火,一个乡巴佬也敢跟她抢男人,扇子往护卫身上一扔,厉喝一声,"给老子放开他,他是老子的人"

  顾轻寒眸子一冷,如刀锋般犀利,带着一抹摄人的寒光。

  段影冲上去的身子一怔,颤抖了一下。她刚刚看到了什么,仿佛看到了君临天下,手掌生杀大权的王者威严,仿佛看到了来自地狱的幽光,仿佛看到了自己一脚踏上了鬼门关。她是谁,怎么有那般犀利冰寒无情的眸光,无端的,她就感觉到背脊一阵冷凉发寒。

  定下身子,深呼吸几口,再认真一看,那个乡巴佬女人还是如之前一般平静无波,一脸无害,难道刚刚是她的幻觉?应该是幻觉吧,就凭她那小身子板能打得过自己,再说,自己身后不是还有一众的护卫吗,怕她做什么。就算她是官家子弟又怎样,官再大,能大得过自己的母亲帝师大人,能大得过自己的靠山三皇女。

  三皇女可是女皇陛下最为宠爱的妹妹,当今天下,除了女皇陛下,谁敢不给三皇女殿下的面子。

  想到身后的靠山,段影不由得放下了所有的戒心,一脸轻松泰然。

  "你算什么东西,敢对我这样颐指气使"顾轻寒淡淡开口。

  "我不是东西"

  "哦,原来你不是东西啊,怪不得呢"

  段鸿羽掩嘴魅惑一笑,桃花眼里的习习生辉,满是笑意。陛下这是骂人不带脏字呢。

  "我当然不是东西了,我是帝师大人的女儿,三皇女殿下的朋友"

  "我知道你不是东西啊,你本来就不是东西嘛"无聊的拍拍身子,跟这蠢猪讲话简直浪费她的口水。

  段影还想再说些什么,身后一个护卫拉住了她,在她耳边耳语了一阵。瞬间,那圆胖的脸蛋上,气得发一阵发红,活像一个红西瓜。狭小的眼睛瞪得直圆,可惜再怎么瞪也是一条细逢般大小,"你,你才不是东西"

  终于反应过来了,虽然是别人提示她的,呵呵一笑,"我是人。自然不会像某些人那般不是东西。"

  "你,你,你…"段影全身颤抖,滚圆的脸蛋憋得通红,半响一个字也憋不出来。

  "你这个乡巴佬,居然敢骂老子,老子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给你点颜色你就染缸,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

  "你不就是帝师大人的女儿吗,帝师大人就了不起,就可以只手遮天,胡作非为,视人命为草芥吗?告诉你,帝师大人这四个人在我眼中不过是一滩烂泥,分文不值。"顾轻寒还没开口,段鸿羽就抢先一步开口,并且,顾轻寒敏感的发现,段鸿羽在讲到帝师大人的时候,身上带着细微的颤抖。蹙了蹙眉,不语。

  "你这个贱人,居然敢骂我母亲。老子再告诉你一句,今天,你要嘛乖乖跟老子走,做老子的小妾,要嘛今天就把命交待在这里,老子看得起你,是你的福气,你这贱人居然敢不识抬举。不就是勾栏院里的小妓,不学着好好服侍人,居然还敢装清高,我呸,下贱的妓子。"段影气得够呛,一阵骂骂咧咧。

  刚才在珍玉轩,她就看到她们两个了,看那通身的气势,本以为是个富贵人家,没想到居然是两个土包子,站在人家店门外,傻呼呼的观看着帝都街道,眼中那惊讶好奇的样子,完全都不像是帝都富贵人家。

  再加上,派了小二姐过去探听,没想到,那两个人看到珍玉轩的辉煌大气,居然连门都不敢进,反而跑向了对面那不值钱不起眼的小摊子,这不是没钱是什么?谁不知道帝都人以买珍玉轩的宝物来显示自己的身价,有钱人家,会连珍玉轩的大门都不敢进?会跑小摊?会任小二姐的冷嘲热讽,任由小二姐羞辱而置之不理。

  从中就可以看出,这二个人根本就是徒有虚表的人罢了。根本不足为虑。

  而一旁边的段鸿羽则气得不轻,浑身剧抖,顾轻寒甚至可以发现,他的呼吸急剧骤升。桃花眼里褪去魅惑,褪去妖娆,呈现在顾轻寒眼里的,是她从未见过的狠戾。

   半盏茶后。

  "你好没有了,磨磨蹭蹭的,再蹭下去天都要黑了"

  "好,好了……"

  "好了还不快出来,留在里面生蛋吗?"

  半响,里面的人没有再回应,顾轻寒不耐烦的转过头,一转过头就看到段鸿羽站在了她面前。

  眼前这个男子一身淡红束身锦服,乌黑的墨发只用一根红带舒散的系拢着,其余的万千墨发垂直倾泻在肩膀处,退去了往日的妖娆,多了一份质朴,只是举手投足间的天然魅惑还是不经意的显了出来。

  衣服并不高贵,只是中下等,可这不影响男子的美,他的美是发自骨子里的美,即使一身布装,依然掩盖不了他天生的魅惑,雍容华贵。

  "陛,陛下……"男子扭怩着身体,不断的扯着衣服。

  "怎么了,衣服很合身,也很好看啊"

  "这,这衣服,好粗糙"段鸿羽嫌恶的看了一眼穿在身上的衣服。这衣服穿得他全身都不自在。他了流云锦,其它衣料做的华服,他都不喜欢。何况,这身料子,一摸过去都粗糙不堪。

  敢情是在嫌这衣服啊,这衣服虽然不是上等料子,可也差不到哪里去啊,她的段贵君可真挑。

  "朕身上的料子比你的还差,朕都没抱怨,你抱怨什么。"

  段鸿羽一惊,本能的跪了下来,妖媚的脸上瞬间苍白,"臣侍该死,陛下息怒。"是啊,她是九五至尊,穿的甚至比自己差,她都没吭声,而他,不过只是后宫一个小小的侍君,就挑三捡四,陛下肯定生气了吧。

  "行了,起来,再磨蹭下去,谁也别想出去了,走吧。"一把拽起段鸿羽,朝着殿门而去。

  一柱香后。

  两人怔怔的站在繁华的街道上,看着百姓往返穿梭还有路边商贩的吆喝叫卖声,以及街上琳琅满目的珍奇古玩,鲜肉蔬果。眸里满是惊讶好奇。

  顾轻寒好奇着,原来古代的帝都是这样的,百闻不如一见,现代的遗留的古迹始终只是遗留,无法与当时的情景融于一起。更无法体会曾经古人的运作。

  只是,这帝国看起来也并不像朝中大臣说的,流民四窜,食不果腹,反而一片盛世繁华,难道是哪里出错了?

  蹙眉,看来,这事得查查。

  而段鸿羽则闪着好奇的眸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桃花眼里带着浓厚的兴趣,讶异及一阵恍惚之色。"二位贵客……"

  "二位贵客……"

  顾轻寒段鸿羽听到略微拔高的声音,齐齐一震,收回思绪,不解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脸微笑讨好的小二姐。

  "何事"顾轻寒皱眉。

  "二位贵客,您要不要请里面看看,我们珍玉轩的东西个个都是上品奇珍,什么古玩珍宝,玉石翡翠,首饰玛瑙等等应有尽有,只要您讲得出来的,我们小店绝对没有您要不到的。"小二点头哈腰,一脸热情的介绍着。

  抬头望了一发头顶的匾额上写着硕大的三个字,珍玉轩,原来自己站在人家店门口,难怪她们会出来询问。将目光转身段鸿羽,示意着,你要不要进去。

  段鸿羽抬起点点桃花眼,往珍玉轩店内一扫,半响摇摇头,眸里一点兴致也没有,余光撇到对面一家摊位上摆着各种琳琅首饰,眼里一片火热,轻拉着顾轻寒的胳膊往小摊上走去。

  小二姐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一脸不屑,"呸"的一声,嘀嘀咕咕的暗骂,"切,没钱充什么大爷。"

  看着她们两个,虽然身上穿的穿着不是特别华贵,但是二人通身看起来雍容华贵,还带着不可侵犯,浑然天成的威严霸气。原以为是比较低调的世家豪门女子带着自已夫郎出来游玩逛街,没想到是个穷光蛋,切,难怪一幅穷乡下来的土包子一样,没见过世面。

  小二姐的声音不大,但近处的人全部清了个清清楚楚,尤其是顾轻寒那灵敏的耳朵。

  段鸿羽火热的桃花眼降了下去,秀眉微蹙,回头想说些什么,胳膊被一双沉稳有力的手臂拽住,低沉而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狗咬了你一口,你还要咬回去吗"

  桃花眼里闪过一抹微笑,是啊,跟一只狗计较什么,他如果去计较,自己岂不是也成了一只狗了吗?

  转头,在摊上挑选着自己的首饰,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嘴角高高扬起。

  "陛——轻寒,你看,这个好看吗"接受到顾轻寒的警告,想起出宫前她讲的那句,在外面,不许自称臣侍,也不许叫她陛下,就叫她轻寒,顾轻寒。虽然不解为什么要叫她轻寒,但也没有多问,问多了,怕陛下会不开心。

  扬起手中的个簪子,柔媚的眼光,习习的看向顾轻寒。

  看了看,没有回复段鸿羽的话,而是在一堆首饰中再挑了一个精美的红色的水仙簪,"这个簪子好看,适合你,跟你身上的味道一样"

  "这个水仙簪好生奇怪,为什么水仙是红色的呢"

  "那不是更好,跟你身上的气质匹配。我帮你戴上"说着,将手中的簪子往旁边人儿头上一插。

  点点头,不错,本是妖娆的身材,魅惑的脸蛋,加上这妩媚又清雅的水仙簪,通身的气质,又是魅惑,又是清雅,却说不出的协调柔和。

  "好看吗?"桃花眼一笑,如百花盛开般妖娆娇艳,只一笑,不仅晃了顾轻寒的眼,周遭的人也被他这一笑,怔怔的停下手中的动作,傻呵呵的望着那个身穿红衣的妖艳美人。虽然看不清他的脸蛋,但那火热的身材,习习的桃花眼,却是这般的勾人心魄。

  "美人,如何能配这低等的水仙木簪呢,本小姐这里有一套白玉芙蓉簪,这白玉芙蓉簪乃是裴国的皇家之物,只有皇家之人才有资格戴得起,本小姐,将这白玉芙蓉簪送给公子,还望公子笑纳。"

  顾轻寒还没有开口,从珍玉转却走出一个身穿华衣锦服的肥胖少女,及少女身后的众护卫。

  少女摇着一把折扇,刻意迈着优雅的步子翩翩而来,少女通体肥胖,身上的紧身的华服更衬得她肥胖不堪,连走路的时候,衣服都随着硕大的肚子都一抖一抖,只一笑,小眼睛便眯成一条逢,即便掩盖,依然露出那猥琐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段鸿羽猛看。

  顾轻寒眼尖的看到,这个肥胖的少女,哈喇子不断的往久溢出。

  段鸿羽微怒,从来都没有人敢露出这样猥琐的目光盯着他看。

  "小美人,你跟着这个穷鬼做什么,不如跟着本小姐,本小姐乃是帝师之女,一人之下,成千上万人之上,本小姐好吃的,好喝的供着你"

  "行了,赶紧换衣服去。"拍开抱住她的爪子,自己也拿了一件衣服走到书房隔壁间换了起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