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 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

2021-09-1114:36:24 发表评论

  "怎么了,哭什么,可是把你踩疼了"丝丝柔柔的声音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安定温和。

  段鸿羽使劲的摇摇头,急急道,"不,不是的,一点儿也不疼"

  "那你哭什么"

  "因为,因为陛下第一次对臣侍这么好,臣侍有些受宠若惊了,臣侍是开心的"段鸿羽低垂着脑袋,右手紧紧攥着身上的红衣,小声地嗫嚅着。

  顾轻寒"噗嗤"一笑,摸了摸他的脑袋,边走边说,"好好休息吧,朕先回去了"

  衣袖被紧紧扯住,顾轻寒回身,望着段鸿羽眼里的乞求。难道他真的要她留宿在此吗?

  "陛,陛下,您今晚不留在落羽居吗,可是臣侍伺候得不好"

  "没有,你很好,只是朕今天没有兴趣"

  "我们可以玩些其它的,助助兴的"段鸿羽不死心继续道。

  顾轻寒看着段鸿羽死死紧攥着她的衣袖,完全没有松开的架式,玩味一笑,"哦,可是,就你目前这张脸,什么助兴的药朕都提不起来,怎办"

  段鸿羽一怔,脸?他的脸怎么了?他一向以自己的脸蛋为荣的,谁不知道他天生就有一幅好脸蛋,别说在流国,就算整个天下,能比得过他的绝美男子,这世上也找不出几个了。

  松开顾轻寒的衣袖,一扭一扭的走到梳妆台,看着镜中的自己,段鸿羽怔怔的站着,眸孔巨缩,半响后,"啊……"一声歇斯底里的高分贝的声音穿破窗户,穿破院子,穿破皇宫,往皇宫各个殿里传去。声音里带着惊恐,带着害怕,带着羞人……

  落羽居院内,古公公听到这句高分贝的声音,毫无血色的尖瘦下巴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手上兰花指对着面前跪了一地的瘦弱男子一拂,尖细的声音冷冷的,絮絮叨叨地道,"听到没有,听到没有,陛下玩得多尽兴,多勇猛。你们都给杂家好好学学,别尽给陛下添堵。本来还想指望着今晚你们一起上的,就你们这个技术,杂家看也没必了,下次陛下传召,如果伺候得不好,就自己跳下天人井去吧,省得脏了杂家的手,听到没有"

  "是"

  "是"一众男子颤着身子唯唯诺诺的应着。

  落羽居的仆役院子内,段鸿羽的贴身小侍红奴听着这高分贝的惊恐声,心底划下淡淡心疼,眼泪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别人只知道段贵君独宠后宫,只知道段贵君是从一个没有名份的小侍一步步的荣升贵君之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又知道这其中的坎坷,谁又能了解他的苦呢。

  每次陛下走了之后,推开门,总能看到一身是伤的贵君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身上,床上,地上,到处血淋淋一片。夜晚,那种歇斯底里的惊恐求饶声总是一声声的传出老远。独自一人的时候,贵君总是落寞地坐在窗前,默默地流着眼泪,舔拭着身上的伤口。

  皇宫偏僻的竹雅轩内,一个身着青衣的男子,如青松劲竹般挺立的身体端坐窗前,手上不断轻轻爱抚着桌上的古琴,思绪飘到天外,睁睁的望着窗外的竹林。在男子的后面垂立着一个青衣小侍。

  突然,一声高分贝的惊恐声透过竹林,穿了进来。男子身上一震,飘闪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微肿的脸上,眉毛一皱。

  "贵君,陛下又在折磨人了,还好今天陛下心情好,不然,怕是我们也得遭殃"男子身后的青衣小侍拿了一件外袍,轻轻套在男子的身上,帮他拢了拢。继而轻声说着。

  "陛下越来越残暴了,贵君你知道吗,听说,昨天侍寝的人,除了上官贵君外,其它的人又被乱棍打死,扔进天人井了,最近每晚侍寝的人,除了几位贵君外,其它人不是被扔天人井,就是被活活虐死"

  "小青,祸从口出,有些话不是你该说的"略带警告的清冷声音重重的响起。

  小青身子一抖,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天啊,他刚刚说了什么,居然说了陛下的坏话,要是被有心人听了去,他这条命还保得住吗,就算是贵君也未定能保得住他了吧。

  男子望着窗外竹林,听着风吹而过的"沙沙"竹叶声,半响,悠然的长叹一声。

  竹雅轩离落羽居那般远,惊恐的声音都能传得到这里,今晚,想必……

  只是可怜了段贵君。那个妖娆妩媚善于捕捉人心却又落寞可怜的段鸿羽。想到陛下的手段,再想到曾经施加在他身上的招术,男子巍然转身,抱着古琴往内窒走去,缓缓吐出一句"将窗户关了,马上就寝。"

  落羽居的寝室内,段鸿羽高分贝的声呼出之后,一只手死死的捂住眼睛,整张脸像是煮熟的虾子般胀红,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

  天啊,他的脸居然肿成这样,而且还有一只熊猫眼,他居然顶着一张熊猫眼跟陛下面对面相处了这么久。怎么可以这样,陛下以后还会理他吗?还会要他吗?

  "陛,陛下,臣侍是不是很丑,您会不会不要臣侍了,呜呜……"

  顾轻寒"哈哈"一笑,笑得爽朗,一扫之前的阴霾,衣袖一挥,直接坐了下来。

  "你说呢?你不是要侍寝吗,要是朕如今直接走了,岂不是太对不起佳人了"

  段鸿羽看着顾轻寒脸上的笑容,身子有一瞬间的怔松。他的陛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爽朗,变得这么和蔼可亲了?印像中,他的陛下脸上都是带着阴狠残暴的气息,稍不如她意,便非打即骂。

  "陛下,您真要留下来"段鸿羽不自觉里声音带着哀叹,带着错愕,带着哭腔,带着紧张。

  顾轻寒玩味一笑,语带为难,"不是你让朕留下来的吗,本来今晚朕还想好好的欣赏下这皇宫的夜景,如今有佳人相邀,这……"

  段鸿羽跨前一步,急急说道,"不,不,不,今天景色美好,正是逛御花园的最好时机,臣侍就不留陛下了,改日臣侍一定好好的伺候陛下"

  "这可是你说的,既然如此,朕就先走一步了"

  "好,好,臣侍恭送陛下"捂着脸,另一只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汗,对着顾轻寒一躬,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顾轻寒看到段鸿羽的表情,跨出的步又迈了回来,凑进段鸿羽的耳边,轻声道,"怎办,朕突然间不想走了"

  "啊?"段鸿羽原本放下的手又遮住眼睛,脸上一跨,嘴巴张得老大,整个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焉了。

  看到这个表情,顾轻寒心里的压力一松,瞬间愉悦,这个段鸿羽脱去魅惑讨好的脸蛋,其实也还是很可爱的,处处透着一股质朴萌然呆。

  "哈哈哈……"顾轻寒扬起笑脸,笑得灿烂,笑得爽朗,一甩衣袖,大步迈出落羽居。

  段鸿羽睁睁的看着顾轻寒走出落羽居大门,许久后,空气里还飘荡着她爽朗开心的笑容。

  就这样……就这样……走了……没有要他侍寝?没有罚他?还对他露出这般发自内心的笑容。

  顾轻寒头戴朝冠,身着金黄龙袍,在古公公的搀扶下,一步步跨上正中龙椅之位。

  望着这金碧辉煌,磅礴大气又庄严肃穆的金銮大殿,顾轻寒一脸恍惚,轻甩衣袖,坐上龙椅。

  "臣等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声声响亮宏大而又整齐的声音朝从底下传来,望着底下密密麻麻的朝中大臣头抵地面,卑微的跪了一地,顾轻寒心里一震,左手死死的握紧龙椅的把手。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站在世界的最高峰,俯视苍生,睥睨天下,手掌生杀大权,除她之外,众生皆是蝼蚁,一切唯我独尊。

  她前世虽然是集团董事长,但那些人,说实在的,于她,也不过是合作关系罢了,一切只是为了金钱,根本不会有这种强烈的尊卑之感。

  难怪自古以来,人人皆热衷于皇位。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确实很美好。

  "陛下,陛下……"耳边不断传来古公公小声的提醒,顾轻寒的思绪瞬间被拉了回来,"陛下该叫他们平身了"

  "平身"

  "谢陛下"底下大臣闻言又是一声震天的呼喊后才起身。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古公公尖细而又绵长的声音在这庄严寂静的大殿响了起来。

  "启奏陛下,我朝东部,有不少地区的农作物皆被蝗虫所食,现在蝗虫正逐渐扩大,也有向东南趋进之势,请陛下早做决断。"站在文官之首的帝师大人站了出来,双手作揖。

  一石激起千层浪,底下大臣们交头接耳讨论声不断。

  "是啊,我朝这几年一直闹蝗灾,前几年都是赤地千里,颗粒无收,好不容易挨到今年,不想蝗灾又要到来。"

  "可不是,百姓们都等着今年的粮食,千盼万盼,粮食没盼到,蝗虫倒给盼来了"

  "这可怎么办,要是没有粮食,那我流国的子民该如何是好啊"

  "那众卿家可有解决之法……"

  底一片争执声静止,一个个大臣正襟站立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是摇摇着头,脸上皆是无可奈何之色。

  自古以来,蝗灾不可解,每逢碰到蝗灾,百姓皆是颗粒无收的,任何办法都无法阻止蝗虫的蔓延。"臣愚钝,不知要如何解决,还望陛下示下"

  "现在是几月,距离收割季节又还有几月份"

  帝师怔愣,虽然不知陛下为何会问出这一句,还是坦城答道,"回陛下,现在是八月,离秋收大概还有一个多二个左右月。"只是眼里多了一丝不解。

  "二个月吗?足够了……"顾轻寒轻轻吐出一句话,淡然一笑。

  大臣们皆迷茫了,陛下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二个月足够了?

  站在帝师之后的路逸轩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清逸如仙的身姿往中间一站展颜一笑,如雪莲绽放馨香,旷人心扉,只一笑,就将大殿的阴郁之色一扫而空。谦和温润的声音缓缓轻启,"臣斗胆猜测,陛下的意思可是提前收割水稻,玉米等农作物。"

  "可现在还不到收获季节啊"李尚书闻言不由插嘴道。

  "是啊,还不到收获季节,怎能收割农作物啊"

  "提前收割的话,会减少很多产量的"

  "就是,就是啊"

  看到顾轻寒没有反驳,路逸轩淡然一笑,接着解释,"今年的蝗灾势必会如往年一般狂势蔓延,且或许比往年更为厉害,根本无法阻止蝗虫的侵袭。而离秋收的季节只有二个月,如果我们提前收割这些农作物,虽然会少了很多收成,但还能收获三成到四成,甚至五成。"

  "对啊,怎么没有想到这点,提前收割不就可以了"

  "是啊是啊,我朝今年可以挨得过去了"大臣们听到路逸轩的解释,恍然大悟。是啊,这么简单的问题,以前她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提前收割不是还可以收获几成的粮食吗,也不至于搞得颗粒无收,有饿蜉遍地。

  顾轻寒点点头,这个左相大人,路逸轩果然名不虚传,一点就通。想到昨天晚上看到路逸轩的奏折时,自己被吓得狠狠一跳,左脚直接踢到了桌案椅脚,到现在,脚踝还生疼着。顾轻寒心里轻轻一笑。

  路逸轩,现年十八岁。出生于流国最底层的贫民窟,出生丧母,三岁丧父,靠乞讨为生,七岁时到神风书院做零工,以图温饱。闲暇之余,常常蹲在门外偷听各夫子讲课,各夫子感其求学之心,加上她的乖巧质朴,勤劳懂事,便免费收她为学生,授以学业。

  十二岁上京入考,因身份低微,无人引荐,黯然离去。十五岁再度入京,即使四处拜访官员,以求推荐入考,仍然无法改变身份低微而被拒绝的现实。

  就在她一度失魂落魄之时,有一个面带威严,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来到她的摊前,买了她一幅字画。怜她才华,便免费给了她文武各一推荐位。

  没想到三年一度的文武状元,皆被路逸轩一个人拿了下来。而那一年,她才十五岁,还是贫民身份,没有接受过任何正式专业的学习。那一年,整个京都,整个流国,甚至整个天下都被惊呆了,从来都没有贫民能够考得上状元,且还是十五岁的文武状元。

  而,仅仅三年,路逸轩便一跃成为流国的一品大臣,左相大人。官位仅次于诸王候及帝师大人。

  顾轻寒,不由得再次认真的看了一眼路逸轩,这个美得男女不分的少女,这个清逸如仙,淡然飘雅的女子。实在很难看得出,这个纤细瘦弱的女子竟然身怀绝世武功。

  "谁负责田地这一块"

  "回陛下,是微臣"一个中年妇女抖着一身肥肉站了出来,躬身应答。

  "你速速通知下去,各地官为协助百姓提前收割所有粮食,务必在三日之内全部收割完成。"

  "是,陛下,臣定不辱使命。"

   天微微亮,晨曦也只折射出了一缕金光。此时的天际,微露出蛋白,云彩赶集似的聚集在天边,像是浸了血,显出淡淡的红色。

  在通往金銮殿的路上,不少穿着朝服的精壮女人,陆陆续续的走进殿里。这些精壮女人,有的春风得意,神采飞扬;有的则晃着虚步,一手捂着嘴巴,不断的打着哈欠;更有甚者,一路小声的骂骂咧咧,抱怨着上朝的时间太早。

  金銮殿内。

  一个身穿朝服,身材瘦弱挺拔飘逸如仙又美得男女不分的绝世少女傲立在殿中,脸上一直带着一股淡然的微笑,嘴角高高扬起。此时看到殿外走进一个威严的中年妇女,少女朝前走近一步,抱拳作揖,面带笑容,清脆悦耳又富有磁性的声音淡淡响起,"帝师大人,您来得好早"

  "哈哈,路相来得也很早啊,现在还未到早朝时间呢"一道宏亮而又威严的声音高高响起,帝师大人走到少女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得一脸灿烂。

  "陛下难得今日上朝,逸轩少不得要提前一点"少女温润悦耳的声音如天籁之音般,听得众人如痴如醉。

  "哈哈,路相啊,如果老妇不是事先认识你,定要以为你是一个男子呢,哪有女子像你这般貌美,这般淡泊。"殿门外又大步走进一个身高朝服的老年妇女。老人虽然年老,却精神奕奕,目光炯炯,步履生风,一看就是武将。

  路逸轩听到这句话,双颊微红,但笑不语。这些年来,一直都有人将她当成男子,身边的这些朝中大臣也一直拿这事取笑她,她早已经习惯了。只是每次听到她们说到她长得像男子,双颊还是会不自觉的红了。

  "路相是个脸皮薄的人,徐老头你就别取笑她了。如果一个区区男子都有路相这般惊才绝艳,冠绝古今,那我们还不得买块豆腐直接撞死算了"随着李尚书的话刚说完,大殿里已密密麻麻站着一地身穿朝服的大臣。这些大臣听到李尚书的话皆是哈哈大笑起来。

  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如果她是一个男子,本王即使用尽手段也会将她弄到手,圈养在府中好好疼爱着,可惜了,白长着一幅好样貌,居然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女人。我呸,真是浪费一幅好皮囊。"

  来人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稚气的脸上带着一抹阴狠,不顾形像的伸了伸懒腰,接着抱怨道,"我说你们这些人成天折腾来折腾去的累不累,大早上的起来上什么朝,还不如在被窝里跟美人多乐呵乐呵"

  刚刚一众有说有笑的众人皆是蹙紧眉头,有些不屑的看着纳兰文。跟这种草包讲理,讲也讲不通。谁不知道流国三皇女是一个大字不识,欺女霸男的纨绔子弟,成日只知道拈花惹草,夜夜宿醉青楼,私生活YIN靡不堪,家中的侍君小爷数不胜数,整个文王爷都快容纳不下了。听说最近文王府又在扩充府地,以期圈养更多的男子。

  人家是一个堂堂皇女,即便抢了人,杀了人,百姓们也是敢怒不敢言,朝中大臣曾有几人参了她一本,奈何陛下宠爱亲妹,都是处以禁闭几日便放了出来。出来后,文王爷便变本加厉,对付曾经参过她的人,往往将人家一大家子的人都整死,大臣们无奈,也只能任其胡作非为了。

  纳兰文伸了一个懒腰后,突然间想到什么,猥琐的目光眨也不眨的盯着路逸轩,摸着下巴,细细的打量着路逸轩。良久,猥琐一笑,冒出了一句,"要不,你女扮男装吧,本王不介意你是女的,并且许你侧君之位,只要你好好的伺候本王,如何?"

  路逸轩刚想抬起的手一顿,飘逸如仙的脸上扯过一抹僵硬的微笑,正想说话,旁边一个义正严词的,不容反驳的声音先他一步响了起来。

  "文王爷,路相是我流国堂堂一品左相,位居高官,且对百姓社稷有过重大功劳。别说她是一个位极人臣的左相,即便是一个平民女子,也由不得你想掳便掳,想玩就玩,胡作非为的"

  "没错,徐老将军说的是。还望三皇女好自为之,不然的话,本官少不得要向陛下参你一本欺女霸男,强抢民男,逼迫朝中大臣之罪,想必,陛下还是会看下官几缕薄面的。"

  "帝师,徐老不死的,你们,你们有种给本王等着……别让本王抓住你的把柄,否则,非要诛了你们九族。"纳兰文抖着手,指着帝师及徐老将军,气得一颤一颤的,胸膛不断起伏。

  从来,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说话,哪个人见了她不是阿谀奉承,极尽讨好。只有这徐老不死的古板将军,跟那爱管闲事的帝师大人向来都不买她的账,还处处跟她作对。偏她们一个是朝中大臣,手握数十万重兵;一个是帝师,陛下的恩师,一个之下万人之上,连陛下都不得不看她们三分薄面。这二个老不死的,怎么就不去死呢,都一把年纪了,还在这世上浪费粮食。浪费空气

  众人皆不言语,气氛有一瞬间的尴尬,突然间一声尖细的声音拖着长长的尾音,在这寂静的大殿上响起。

  "陛下驾到……"

  众人连忙正襟,文官以帝师大人为首,武官以徐老将军为首,依次站好。

  掐了自己一把,"咝",好疼,不是在做梦,真的不是在做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