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男人一起舔我好爽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2021-08-0211:39:18 发表评论

  宽敞的客厅中,没有点灯,一片昏暗,月色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给客厅染上了几分暧昧之色。

  苏染的衬衣已经被她扯落了三四个扣子,隐约露出些许浑圆和紫罗兰色的内衣边缘来,可是她现下脑袋一片混沌,什么都不知道,只摸索着往别墅的客厅走去。

  开门的声音惊动了被苏染绑在大堂桌子上的秦衍风。

  苏染将秦衍风绑在了客厅的桌子之上,将他整个人呈大字型的,很不雅的绑了起来。

  秦衍风的上衣还给苏染扒掉了,露出光裸的胸膛,此时的他就裸着上身,只穿着一条西裤。

  “秦……秦总,你也有今天……嘻嘻……”此时的苏染已经没了大半的意识,她眯着眼睛,双脚酡红,一步步的走近秦衍风。

  “苏染,放开我!”秦衍风咬牙切齿的看着苏染,视线却不经意的落在她的身上,那里的衣领扣子打开,露出无限风光,衬衣十分凌乱,衬衣下的职业裙也被推高了些,一双雪白修长的腿……

  “秦总,我好热,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好热……”苏染把头埋在秦衍风的胸前,如同一只小猫咪一样蹭来蹭去的,嘟哝着要问到一个答案。

  她滚烫的脸贴在秦衍风的胸膛之上,那肌肤传来的清凉感让苏染嘤咛出声来,她越发的不满足脸颊的触碰,双手也环上了男人的脖子,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

  “秦总,你为什么不说话,我好热,浑身都好热。”苏染从秦衍风的脖颈中抬起头来,咬着下唇,瞪着一双大眼,可怜兮兮的看着被她压着的男人。

  秦衍风的鹰眸眯成一条线,拧眉看着苏染,她的模样,有些不正常,这浑身滚烫得有些过分,难道在她离开的时间里,出了什么事情?

  “秦总,我发现,你……很好看唉。”苏染见秦衍风不说话,也不纠结了,她的视线落在身下男人的薄唇上,他的薄唇很薄,唇形很好看,嘴角不笑也有一股向上勾的弧度,这弧度,让苏染想到了都叫兽。

  那个她最近追得火热的韩剧的男猪脚。

  真帅。

  下意识的,苏染就俯下身子,吻住了秦衍风。

  苏染从未接过吻,更不知道怎么接吻,她只知道贴住,然后就没了动静。

  他有洁癖,这几年来,从不让任何女人碰他,更别说是唇,可是意外的是,秦衍风对苏染,却没有半点排斥的感觉,他只是没有想明白,到底苏染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敢突然如此胆大。

  先是迷晕了他,再将他绑到别墅里,偷了他的文件后,还敢打着胆子回来?回来不止,还敢这样诱惑他!她到底想怎么样?

  该死,难道这个女人热情到这样,竟还是个雏?

  秦衍风张嘴,狠狠的咬住了苏染的嘴唇,直到嘴中尝到了血腥味,他方才罢休。

  “嘶……”

  嘴唇被咬破的疼痛让苏染恢复了几分神智,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尴尬姿势,立刻连滚带爬的,离开了秦衍风的身上。

  “秦,秦总,我,我是无辜的。”苏染瞪圆了眼睛,舌头都几乎打结了,她一想到刚才所作的事情,一张脸就爆红了起来。

  是那杯醉清风!一定是那杯醉清风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的!

  该死的,她就知道,苏琦不安好心,可没想到她竟然给自己喝这种的东西。

  苏琦,是她的姐姐,她接近秦衍风,都是为了帮姐姐偷到那份文件,可姐姐却这样对她,为什么,姐姐为什么要给她喝这种东西!

  苏染这个笨女人,竟然不懂那事情怎么做?

  “我说……”秦衍风被绑成这样已经够憋屈了,苏染这模样,可可耻的是,他竟然还要去教她,如何做……

  秦衍风一定是疯了,而且疯得很彻底,可是此刻,他愿意疯,不愿清醒。

  苏染根本秦衍风被绑得很结实的事实,她看着秦衍风一直不动,很气恼坐到他的腿上。

  力道不轻,十分疼痛,可这痛楚,却又更刺激了秦衍风的欲望,他仰起头,吞了吞口水,喉结很性感的上下动着,他怒吼一声,“苏染,快点!”

  秦衍风涨红着脸,这红,是因为几分欲求不满,也有几分是因为很不爽,虽然说,性质有些变了。

  苏染在意识到那是什么之后,她瞬间红了脸,原来如此,她懂了……

  听说,很疼,可苏染现在顾不上疼,那醉清风的药效太过厉害了,她受不了,一刻都受不了了。

  苏染闭上了眼睛,咬着牙,一副风细细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模样……

  痛,除了痛,还是痛。

  苏染的秀眉都拧在了一起,那似乎要将她的身体撕裂成两半的痛楚,让她的五官都几乎拧在了一起,痛得她眼泪都流了下来。

  “骗人的,一点也不舒服……”苏染委屈至极的嘟哝着,低下头就咬住了秦衍风的肩膀,她痛着,她要秦衍风也一样痛。

  秦衍风他快乐得几乎要低吼出来,苏染的那一咬,很痛,却更刺激,更多的,却是意外。

  这样一个不经人事的女人,竟敢做出这种胆大包天的事情,真是……稀奇。

  秦衍风很想动一动,可是顾及到苏染,便轻柔的吻了吻苏染的发际,有些别扭的哄到,“很快就不会痛了,别哭了。”

  “哼!”苏染哼了一声,从他的身上坐直了身子。

  “shit!”秦衍风从喉咙叹出一声舒服的低吼,那感觉太美妙,让人髓骨知味,欲罢不能。

  原先痛得要死的感觉也已经消失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又再度袭来。

  此刻的苏染,是疯狂的,是忘情的,她只知道,面前的男人,让她快乐之际,她脸上的神情十分娇媚,浑身都浮起一层薄薄的细汗来。

  秦衍风面色隐忍,却也难掩舒适,他真的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就是个折磨人的妖精!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憋屈,一个把她绑起来扒光的女人,却让他如此的疯狂着迷,身为男人,却只能全由那个女人拥有所有主导权。

  可尽管这样,他还是心甘情愿的,让这个女人为所欲为。

  秦衍风发誓,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他要她以后,成为她的俘虏,他要她一生一世,都在他的身下求饶!

  一个男人的尊严,是绝对不允许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的,可既然已经发生了,他能做的,就是疯狂的报复!

  “苏染,我要你记住,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也是你最后一个男人!”

  秦衍风霸道的命令着。

  苏染终于得到纾解,且是那么疯狂,她累趴在了秦衍风的胸前。

  “有点冷……”苏染嘟哝着,如一只小猫咪,望着温暖的地方,使劲的蹭着。

  “起来。”秦衍风皱了皱眉,欢爱过后,两人身上都是黏糊糊的,十分不好受,这对有严重洁癖的秦衍风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不起来。”苏染累极了,刚才太过疯狂,她现在四肢发软,浑身无力,一点也动弹不得了。

  “那你放开我。”秦衍风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否则此时此刻,怎么还会如此心平静和的这个强了他的女人说话!

  他发誓,今日的耻辱,一定要让苏染百倍奉还!

  “你想干什么?”秦衍风看着苏染如狼似虎,似乎要把他剥皮拆骨吃落肚般的架势,冷冷开口问道。

  “我想……嘿嘿嘿……”苏染眯着眼睛,笑意慢慢,此刻的她是一半清醒一半迷糊,清醒之中,她亦告诉自己,今日的机会难得,再说她也没有多少活命的时间了,不如就趁今天,给自己破了雏吧!

  免得到了黄泉路上,孟婆知道她还是个处女,岂不是要笑死她。

  不要,她虽然还有一个星期就要死了,但也不想现在死啊……

  苏染脑海中的想法还没有成型,可是手却是已经伸了过去,她大刺刺的就爬上前,把秦衍风的裤子扒了下来,扒了半天,她才发现秦衍风的双脚被绑脱不下来,她所幸找来剪刀,刷刷几下把他的长西裤剪了个干净。

  “苏染!”秦衍风几乎磨碎了牙,额头的刘海被汗水浸湿,湿哒哒的贴在额头上,他这么一激动的一喊,那汗水甩下,从额头滑落,消失在他的唇间。

  “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秦衍风咬着牙,努力忽略有些胀痛的身体,他试图挣扎,可麻绳实在绑得太紧,他只能以这种大字型敞开的姿势,任由苏染调戏着。

  “知道,秦总,你帮帮我……”苏染醉眼迷离,身上早已灼热万分,她撕扯着自己的衬衣,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

  秦衍风很克制的,又大了一点。

  她胡乱的扯着自己的衬衣,终于将那件碍事的衬衣扯了下来丢到一旁,她急切的渴望面前这个男人,她紧紧的蹭上去,双手攀着秦衍风的肩膀。

  “秦衍风,嗯……”苏染低吟着,欲望灼烧,烧得她意志全无。

  苏染迷迷糊糊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做,。

  苏染甩着头,生涩的她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如何做,只好胡乱的如一只小猫般在秦衍风身上磨蹭着,以此来寻得点慰藉,“秦衍风,热,我好热……帮我,帮帮我。”

  “该死的!”秦衍风咬牙,身上的苏染,那娇媚白皙,泛着红的娇躯不断的刺激着他的感官,视觉和身体上的接触,都折磨得他也欲火难纾。

  “秦衍风……”苏染嘟哝着,欲望没办法得到纾解,她十分的不舒服,她嘟着嘴,语气中带着点撒娇的,加上情欲的渲染下,她的声音更是娇媚。

  那炙热,几乎灼伤了苏染的肌肤,苏染红唇轻启,模样醉人至极。

  苏染的声音几乎让秦衍风快要爆炸,那些什么狗屁理智,在那一刻,通通被他丢到了一旁,他如一只猛兽,低吼一声,想要挣脱着该死的麻绳,将这个该死的女人压住,狠狠的惩罚!

  可是,这麻绳太粗,他挣脱到手腕都已经红肿脱皮,还是没有办法挣脱掉,气恼之下,秦衍风只好以更凶猛的吻来吻住苏染。

  苏染此刻,迫切的需要一种炙热来填满她,可是,她就是个未经人事的女生,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苏染的磨蹭,让秦衍风几乎爆发,他恶狠狠的用那双鹰眸瞪着苏染,大喝道,“坐起来!”

  他再不纾解,恐怕真的会欲火焚身而死。

  两人相对,却没有半点凉意,温度不断在他们之间升高,再升高。

  苏染被秦衍风这么一喝,有些懵,她坐起来,这感觉,更让秦衍风觉得要命。

  可苏染,却不是很懂秦衍风的话,坐起来?坐到哪里?

  她皱了皱眉好看的眉,圆睁着大眼,如一只可怜的小白兔般无辜,“秦衍风,你不帮我……我很热,热得难受……”

  苏染蹭来蹭去,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么的诱人……

  “苏染,放开我。”秦衍风只冷冷的丢出五个字来,很明显的不想和苏染多说,他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女人这么五花大绑着非礼,已经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