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好厉害好爽真骚 上课同桌把震动器夹在腿里

2021-08-0211:37:45 发表评论

  紫黛也有些许的担心,不过此时也是顾不上其他,既然已经做了也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青鸾一脸的不安,昨晚紫黛过来找她,说是有办法对付司徒曼夭了,她正好在司徒曼夭阿里受了气,听到这样的话顿时便有了兴致,于是急忙问她对付司徒曼夭的办法。

  “司徒曼夭那个贱人,王爷宠幸她,她却自视甚高,将王爷刺伤了,我们若是把这消息传出去,你说,太后若是得知这样的消息,心里该是多么的着急,又会有多厌烦司徒曼夭,轻则给予处罚警告,重则……’后面的话无需再说她也懂,不禁跃跃欲试,帮衬着紫黛将消息放了出去。

  当时被司徒曼夭气的头脑发热,没有多想,现在细细想来似乎并不妥,万一事情被王爷发现了,那她可是吃不了好果子。

  “姐姐想的那么多作甚,司徒曼夭现在也只是府内的失宠王妃,姐姐陪在王爷的身边这么久,拿到姐姐还认为自己抵不上一个不受宠的王妃?”

  紫黛心中虽然也有担心,但是却还是逞强,抬起头看了看天。

  “时间不早了,我们去青云阁给王妃请安。”

  司徒曼夭大老远的就看见两个人走来,顿时一阵厌烦自心底升起。

  这两个女人难道真的闲到需要天天围着男人转的目的了吗,一天到晚来为难自己,为的不就是楚逸轩吗!

  想起楚逸轩心中便一阵恼恨,昨晚就不应该有任何的犹豫,用力的将见到朝他的胸膛辞去!

  “王妃最近睡眠可真好,每日睡到日上三竿,只是身为王府的主母,一直这样似乎不太好吧?”

  紫黛瞥见正洗漱好的司徒曼夭,语带嘲讽。

  “紫黛妹妹不过是王爷的妾室,什么时候有资格来批评我的不是了?”

  司徒曼夭不恼也不怒,待怜心将她的头发梳好才淡淡的撇头看了她一眼。

  青鸾站在一边没有开口,昨日她就在这里吃了亏,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

  紫黛气不过她拿身份打压自己,若不是她有个丞相爹爹,又怎能成为王妃?

  “妹妹今日来是来问一件事的,昨日王爷从青云阁带伤回去,不知姐姐是否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她索性转移话题,胸有成竹。

  一边正在收拾东西的怜心听了紫黛的话手上正在擦拭的摆设“嘭”的一声掉在茶几上,脸上有几分担心。

  昨晚进屋看见小姐满手是血,把她吓的不得了,还以为是她受伤了,急忙将她检查一遍,这才发现不是她身上的血。

  原来事情是这样。

  “姐姐可真沉得住气!”

  紫黛将视线移到怜心的身上,慢慢的朝她走去。

  “怜心,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怜心脸色一便,看也不敢看紫黛一眼就跪倒在地上。

  “紫黛夫人,怜心什么也不知道,而且我家小姐也不会不会做出伤害王爷的事情的,紫黛不要误会。”

  紫黛冷哼一声,微微的吹着头看她的后脑勺。

  “我只是顺道过来问问,又没有说是你家小姐做的,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难不成是因为心虚?”

  紫黛本就长着一副极为尖酸的嘴脸,在配上这话语,更是让怜心没有反驳的勇气,只能呢过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摇头。

  司徒曼夭看着这一幕,原本云淡风清的脸瞬间浮起一丝怒意,冷笑一声走至怜心的身边。

  她俯下身动作轻缓的扶起怜心,拍拍她的手示意不要担心。

  “怜心,你去厨房里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怜心知道司徒曼夭是为了支开自己,但是又担心紫黛夫人和青鸾夫人会对她不利,于是便有些犹豫。

  司徒曼夭自然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不动声色的朝她点点头,眼神也变扥锐利。

  怜心担心自己在这里带着只会拖她的后腿,别无她法,只得离开。

  青鸾看着这一切,不屑的冷哼一声,主仆两个情意倒是很深。

  这么想完便转眸看着怜心离去的背影,阴暗的眸子也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

  “难道今日两位夫人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

  司徒曼夭将视线放在青鸾的身上,慢慢的走到她的面前,脸上的笑容并未深入眼底。

  “青鸾妹妹倒是空闲的很啊,最近老是往这青云阁跑,难不成是因为对这青云阁有特殊的情意,还是说想要代替我的位子住进来?”

  “王妃误会了,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青鸾的脸色猛的一变,司徒曼夭这个罪名安的也实在是太巧妙了,觊觎王妃的位子,要是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恐怕自己姓名都不保啊!

  “哼,青鸾妹妹也算是有自知之明。”

  司徒曼夭看了一眼站在门外的怜心,她的手上端着一些清淡的饭菜,想来是怕自己饿了,不敢耽搁便送了来,见两位夫人没走又不敢打扰……

  她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在这王府,行事小心翼翼也会招来横祸,想要保住自己的唯一办法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两位夫人回去吧,本王妃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你们在这里闲聊。”

  说完就转身往内间走,有明显的逐客的意思。

  紫黛和青鸾没有想到两个人什么好也没讨着,心里不甘心,却又忌惮她的身份,便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

  看她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怜心,进来吧。”

  “小姐,你没事吧?”

  怜心放下手中的托盘,担心她们会动手,小姐的身子从小就羸弱,要动手的话恐怕不是她们两个人的对手。

  “我能有什么事,傻丫头。”

  司徒曼夭看着怜心稚嫩的脸心中还是发涩,她看上去也就十四五的模样,这要是在她那个年代,这个年纪的人俨然还是父母手上的宝贝,哪里需要在这种人心叵测的地方艰难求生。

  “怜心,往后这要是遇上了什么危险的事,你只管护住自己的安全便是,不用管我,知道吗?”

  她神色严肃,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怜心莫名的觉得心慌。

  “小姐,你忽然说这个做什么,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她来到丞相府的时候才八岁,到现在也有六年了,虽然小姐对她并不算很好,但是不会无缘无故的欺负她,这让她看到其他的丫鬟被自己的主子欺负的时候有点点的欣慰。

  “傻丫头,麻烦是不可避免的。”

  司徒曼夭拍拍她的手,移开自己的额视线,似乎在逃避些什么。

  她知道要在这样的地方安然无事的生存下去必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她不敢的肯定自己一定能保住她,毕竟现在她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只希望她能好好的保护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毕竟她还那么年轻。

  司徒曼夭垂下眼帘,自嘲的笑了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多愁善感了。

  **“太后,今日特意唤儿臣来,是不是有事情安排?”

  楚逸轩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给太后行了个宫礼。

  “逸轩啊,本宫听说你被人刺伤了,此事是真是假,你可不要瞒着母后。”

  太后年岁已大,但好在保养的好,精神也不错,雍容华贵的坐在榻上,身边站着两枚贴身伺候的宫女。

  楚逸轩早在离开王府之前便听恒公公说过了,所以当下也并没有几分吃惊,只是好奇到底是谁将此事传出来,还到了太后和皇上的耳朵里。

  “母后哪里听来的刺伤一说,只不过是儿臣练剑时不小心受的伤,没想到竟然被别人造谣成刺伤。”

  楚逸轩暂时不想把司徒曼夭拉进来,他自会好好的教训她,让她身不如死。

  现在的楚逸轩还不知道,未来不可预测,他现在附加在司徒曼夭身上的痛,日后都会一点一滴的从他身上讨回,或者更甚。

  太后明显的不信,看了身边的宫女一眼,狐疑的问:“逸轩说的可是真话。”

  “母后,儿臣又何必为了此等小事欺骗母后。”

  楚逸轩知道太后既然这么问了,就说明差不多相信了,松了口气。

  “想来也是。”

  太后满意的点头,便开始与他聊一些家长里短。

  “逸轩啊,曼夭在府里还住的习惯吗,她从小身子就不好,你可得注意这点,别一颗心都扑在朝廷上,忽略了人家。”

  太后自然是知道季雨晴的存在的,只是现在司徒曼夭才是他的王妃,他的心里再怎么惦记其他的姑娘,也不能让新婚妻子受委屈,毕竟也是丞相之女。

  “母后说的极是,儿臣铭记在心。”

  楚逸轩不愿太后再继续说下去,便开口问道:“皇兄怎么不在?”

  “他呀,刚陪母后说了一会话,就说有要事离开了,也罢,随他去吧,他这个皇帝啊,做的也算是辛苦,母后年纪大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楚逸轩住在皇宫外,进宫见太后的次数不算多,陪着太后说了会儿话便转身回了王府。

  一路上还在猜测到底是谁将消息透露出来,电光火石之间想起了昨晚忽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紫黛!

  “小姐,你要扔下怜心去哪里?”

  怜心一听到司徒曼夭说到走,心中着急又担心,倘若她真的这么不顾一切的离开,王府和丞相府的关系自然陷入一团乱。

  司徒曼夭摇摇头,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现在一片迷茫,好似都看不见前进的方向。

  “怜心,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怜心是她在这个时代唯一比较亲密的人,现在两个人又在王府相依为命,她对她自然是有一种特殊的感情的。

  “怜心自小便一直跟着小姐,伺候了小姐这么久,自然是不会离开小姐的,小姐去哪里,怜心变跟着小姐去哪里!”

  她这辈子在世上已经没有了其他的亲人,小姐现在待她比以前好很多,她没有离开的理由。

  司徒曼夭听了一阵感动,拿开脸上的书看着怜心:“好,日后我们离开这里,便去浪迹天涯,不受约束……”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沉重有力,像是故意发出这样的声音,司徒曼夭的眉头一皱,暗香想会这样的无聊,转头一看,脸上的笑意还未收回,僵在脸上有说不出的怪异。

  怜心与司徒曼夭是一样的姿势,见司徒曼夭神色怪异,也朝着他的方向看去,眼里闪过一抹惊恐。

  “王爷好!”

  她本是蹲在司徒曼夭的身边陪她说话的,这一吓反倒是跪在了地上,司徒曼夭的眉头一皱,起身将她拉起来。

  “你又来干什么?”

  语气不满显然并不希望看见他。

  楚逸轩见司徒曼夭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冷冷的一笑,双手背在身后,朝两个人走进几步,见司徒曼夭脸上的闲恶之前更甚,转眼看向一边的怜心。

  “你倒是说说,你们两个人这是商量要去哪里?”

  怜心本就苍白的脸更加白的像一张纸,战战兢兢的看了楚逸轩一眼,直摇头,不说话。

  “还有你!”

  他走到木椅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司徒曼夭,眼里带着明显的探究和不屑。

  “堂堂正王妃,竟然以这样不堪的姿势躺在这里,若是被下人看见了,我本王的脸往哪里搁!”

  “王爷,小姐只是觉得无聊,才想着出来晒晒太阳散心,王爷不要误会了小姐……”

  怜心见司徒曼夭满脸的不屑,知道她是又犯了小姐脾气,于是急急开口解释,倒是司徒曼夭,淡然的眼神颇有些不在意的味道。

  “看来丞相府真是教的好规矩,我在同你的主子说话,你一个下人插什么嘴!”

  楚逸轩见司徒曼夭的态度心中恼火的不行,抬起一脚就踢在怜心的小腹上,怜心只觉得腿上一阵刺痛,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光是听那声音都觉得疼。

  司徒曼夭的眼睛一眯,快速的站起来,把怜心扶在椅子上坐好,担心的询问她的伤势。

  “怜心,你没事儿吧?”

  怜心苍白这一张脸,咬着嘴唇轻轻的摇头:“小姐,我没事儿,你不要再和王爷斗了,这是王爷府,您再怎么样都是斗不过他的。”

  楚逸轩耳朵尖锐,怜心的声音虽然小,但是他依旧是听的一清二楚,满意的勾起嘴角,看来这个下人比主子更识时务。

  司徒曼夭却不理会她的话,站起身直视楚逸轩:“你不要太过分了!”

  之前一直在欺压自己,现在又来欺负她身边的人,他楚逸轩到底是想怎么样,真的以为她司徒曼夭好欺负?

  “我只是在替你教训下人!”

  楚逸轩漫不经心的看着她,她的脸上越是愤怒,痛苦,他就越开心,他也要她尝尝那种伤心难过愤怒却无处发泄的滋味。

  这些都是她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轩?原来你在这里,我有事儿要找你!”

  凌枫莫名的看着对立的两个人,人未至,便将司徒曼夭看了个清楚,她穿着果绿色的衣衫,将一张笑脸衬的雪白,头发被她用同色系的发带随意的绑在脑后,三千青丝垂在身后,竟然有一丝轻灵空洞的感觉。

  她一直呆在青云阁内很少出门,他也很少能够看见她,知识每一次见面便叫他的印象更深一刻,好似要将她生生刻在脑子里一般。

  楚逸轩看了凌峰一眼,没有说话,视线重新放在司徒曼夭的脸上,看她生气恼怒的样子,心里有莫名的快感。

  “怜心不是我的下人,她是我的朋友,希望王爷下次教训下人的时候先弄清楚身份,别伤害了无辜的人!”

  司徒曼夭看了凌枫一眼,她对他有些记忆,之前见过,却不知道他的身份,不过当下也不该管那么多,她深信,在这王府能保的住自己的,只有自己!

  “小姐……”

  怜心听了司徒曼夭的话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没想到小姐竟然对她这般的维护,身为一下随嫁的下人,她是有多荣幸啊。

  “王爷若是这么空闲的话,还是想想该怎样才能好好的管管你的那些女人吧,让她们守好自己的本分便是,不要三天两头跑到我这里来闹事!”

  说完就准备扶起怜心回青云阁,楚逸轩看她如此目中无人,当下心中便升起了怒气。

  “放肆,本王没同意走,你再走一步试试看,你身边这丫鬟的腿就不要想要了!”

  他眼神阴鸷,吐出的话冰冷不带任何的感情,司徒曼夭虽然恼恨,却是别无他法,这王府是他的天下,他说了算!

  脚下的步子虽停了,她却依旧背对着他。

  那是来自地狱的恶魔,如若可以的话,她不愿再看他一眼!

  “轩,我看王妃也累了,就让她早些回去休息,我还有要事和你说。”

  凌枫看了司徒曼夭的背影一眼,眼神微微一闪,看向楚逸轩。

  楚逸轩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见凌枫对自己摇摇头,这才决定收手,冷哼一声离开。

  凌枫无奈的看着楚逸轩的背影,没有和司徒曼夭说话,追上了楚逸轩。

  **本想在外面晒晒太阳,却被楚逸轩打断,司徒曼夭觉得扫兴,后来便一直呆在房间里没有出门。

  楚逸轩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所以怜心那一脚也伤的并不重,只是有红肿的情况,司徒曼夭帮她抹了药便让她回去休息。

  怜心从未如此被人呵护过,心中又是万般感慨,再加上下午司徒曼夭说的话,心中感动的紧,红着眼眶看她。

  “小姐,今日小姐对怜心的大恩,怜心定当牢记在心,他日有机会一定会报答小姐!”

  “怜心说的是哪里话,我们两个人在王爷府相依为命,本就该互相照顾,不然,外人更会变本加厉的欺负我们。”

  人心都是揉长的,在她最无助的时候身边有人陪着她,她自然会有所感触。

  怜心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后,司徒曼夭也准备休息了,在古代没有手机没有电视,什么都干不了,除了睡觉就是吃饭。

  司徒曼夭叹口气,忽然就听见门外有敲门声,此时天已黑,怜心也不在,司徒曼夭心中一顿,哑着声音开了口。

  “谁?”

  “王妃,这就睡了吗?绿苑今日刚从娘家回来,想想时间尚早,便来拜访姐姐,没想到姐姐竟睡的这么早!”

  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清凉的水打在石头上,实在是好听,她当下便卸下了些许的防备,起身开门。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红色的衣衫,头发梳的很精致,还用了不少的头饰,看着倒是漂亮,就是不知道赖着善不善。

  司徒曼夭在心里默默的想。

  “你来找我有何事?”

  司徒曼夭眉头紧蹙,站在门边丝毫么没有放她进来的意思,绿苑有些许的尴尬,接收到了她身上不友好的气息,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淡淡的一笑。

  “姐姐进王府一月有余,妹妹因为身体不适一直在娘家带着,这几日身体好了好转便回来看看,正巧过来跟姐姐请个安。”

  司徒曼夭细细的打量她,十七八岁的模样,一双眼睛很干净,她一时也看不出她到底是好是坏,只是暗暗的告诉自己不要大意。

  “妹妹不必这么拘礼,今日我不想见客,妹妹还是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后者脸上一听,脸上立即出现一副可惜的模样。

  “既然这样的话那妹妹就先回去了,明日再重新过来拜访,也怪妹妹冲动鲁莽,应该等到明日再过来才是,却在此时大晚上的跑来打扰一番……”

  司徒曼夭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不耐烦,这王府虽然没有皇宫那般夸张,但是这些妾室必定也和后宫的那些女人一样,为了争宠而费尽心思,眼前的女人虽然长的不像坏人,她还是小心为上。

  “好了好了,你不必多说,快回去吧,我累了,休息了。”

  说完便将门关上,她本就不打算在这王府之中做多逗留,不需要和其他的人打好关系,而且她也做不到虚与委蛇,还是安安静静的呆在这青云阁吧。

  直到离开。

  司徒曼夭轻轻的叹口气,希望自己能早早的离开!

  “轩,皇上宣你进宫是为了什么事?”

  凌枫将手上的书卷放在案几上,这些日子一直在忙着寻找季雨晴的下落,府内很多事都一直闲置着没有管理,看来又得忙一阵子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担心我的伤而已。”

  楚逸轩似乎不愿多说,走到案几后坐下,抬起手疲惫的揉揉眼睛,似乎不愿多说。

  “你受伤了?”

  凌枫一听到楚逸轩的话眉头顿时皱起了来,朝他走进几步,上上下下的打量他。

  “你怎么受伤了?”

  昨天见面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说起这个楚逸轩原本疲惫的脸透出一丝阴狠,将眼光投向窗外,全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昨日晚上司徒曼夭拿着剪刀将我刺伤,这个歹毒的女人,害了雨晴的姓名还妄想来害我,这种女人,我要叫她知道我的厉害!”

  没有想到她虽然是丞相府的大小姐,但是手段竟是这样的额狠辣!

  凌枫愣了一下,先是仔细的端详着他的脸色,略带苍白,还有些许的疲惫,看来情况并没有很严重,顿时放下心来。

  “轩,现在雨晴的事情还尚未查清楚,你不要急着下定论,等我们把雨晴的事情全部都查清楚了再给她定罪也不晚。”

  楚逸轩不高兴的看着凌枫,他有多担心雨晴难道他不知道?而且这件事情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司徒曼夭,他居然还帮她说话。

  雨晴的性子温婉有礼,每次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总是浅浅的弯起,露出洁白细碎的牙齿,像是一灵巧而又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轻易的沉迷,留恋。

  “枫,你什么时候会帮着司徒曼夭那个贱人说话了,她心肠本就坏,现在嫁进了王府,仗着自己是王妃的身份无法无天,我倒要看看,她能这样得意到什么时候!”

  他现在给她一双翅膀,让她随意的飞,等她飞高了之后在狠狠的把她往地上摔!

  “轩,你不要被气愤蒙蔽了眼睛,我只是以理论事而已。”

  凌枫有些无奈,他的这个师兄平日历性子冷淡,与旁人的关系也不亲热,难得遇上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自然是疼爱有加,却没想到……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想起了司徒曼夭清丽的背影,倘若雨晴的失踪真的是与她有关系的话,那她真的就死定了!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楚逸轩的脾气,向来是说一不二的,而且季雨晴对她这么重要,无论怎样,他是肯定会为她报仇!

  “看你脸色这么差,休息会儿吧。”

  想来是与司徒曼夭对付上了,最近府里上上下下都在传,说是王爷留宿于青云阁,起先他只觉得好笑,轩这么很司徒曼夭,又怎么会与她发生关系。

  现在想来,或许这就是给她最好的报复。

  身为一个女人,最狠心的报复不就是夺走属于她的清白吗?

  看来日后司徒曼夭在王府的日子不会好过!

  凌枫轻轻的叹口气,莫名的开始为司徒曼夭担心,过后又觉得不解。

  他为何要担心她,两个人本就没有什么交集。

  现在的凌枫还不知道,感情的问题就是出其不意和难以预料。

  他怎么也不会料到后来自己会和司徒曼夭有这么一段缠绵的感情。

  **楚逸轩虽然在太后哪里为司徒曼夭做了掩护,其目的也不是为了保护她,该算账的地方他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不过,在这之前,他要先去找紫黛!

  此时已是下午,王府内妾室众多,所以都是各自分开用膳,紫黛今日胃口不好,午膳的时候没吃几口,现在到忽然觉得肚子饿,刚命人去给自己炖碗莲子粥,就看见楚逸轩站在门口看着自己,阴晴不定。

  紫黛的心里咯噔一声,顿时有不好的预感,脸上却未表露出半分心底的情绪。

  “王爷,您今儿个怎么有空来我这,怎么也不提前说声,你看我……”

  楚逸轩一声冷哼,没有任何感情的睨了她一眼,然后在位子上坐下来。

  紫黛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心中更是着急,只希望楚逸轩能从轻处理。

  “王爷来的可真是巧,妾身刚命人去做了份莲子粥,再过一会而功夫便好了!”

  “夫人不必紧张,本王只是过来坐坐,仔细想想,本王也有好几日没有过来看看夫人了。”

  楚逸轩的脸色虽虽然没有任何的情绪,但是语气却是异于平时的温柔,让紫黛忍不住一僵。

  “是。”

  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便老实的坐在凳子上,一双好看的眼睛暴露了她的惊慌。

  “昨日夫人到我房间可曾有看见什么?”

  楚逸轩的语调缓慢,且往上提升,虽然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异常好听,可是停在紫黛的耳里却是觉得更加的害怕。

  楚逸轩见紫黛一脸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不说话,满脸的惊恐,心里自然便有了数。

  “夫人可是往外宣扬了?”

  本以为紫黛会慌乱承认,莲步轻移,走至楚逸轩的身前,一双眸子像是带了水一般看着他。

  “王爷可别误会了妾身。昨晚我见王爷受了伤,心中担心,想必回房了也睡不着,于是便去了青鸾妹妹那里,嘴上忍不住,便将此时告诉了妹妹,还请王爷不要怪罪,我与妹妹说也是因为心中实在是担心王爷,才会忍不住……”

  她泫然欲泣,好似受了委屈般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楚逸轩。

  “王爷,请王爷恕罪。”

  楚逸轩似信非信的看着她,紫黛的这些话明着是在为自己解释,可暗着却将这事儿推得一干二净,也不知是真是假。

  “你说的是实话?”

  “自然是实话,王爷若是不相信我,大可直接去问青鸾妹妹便是,不过在那之前,王爷请允许紫黛一个请求。”

  她垂着眼睛,楚逸轩看不清她的表情。

  “什么请求。”

  “紫黛自知没有资格为王爷上药,但还请王爷照顾好自己,王爷千金之躯,应该好好保护才是。”

  楚逸轩没有说话,细细的打量了紫黛许久,脸色好了许多,半响后才点点头,心想也许是自己误会了她。

  想到这里楚逸轩扶着紫黛在榻上坐好:“夫人好好休息,本王还有事。”

  说完便走了厢房,紫黛看着关上的房门,脸上露出一抹阴狠的表情,青鸾妹妹,你可别怪姐姐不留情面啊。

  **青云阁出来几步,便是一个载满了荷花的小湖,不过现在的天气已经深秋,无法看到大朵开的正好的荷花,也采不到饱满的莲蓬,好在这湖里的清水干净至极,能够倒映出蓝天白云,这在二十一世纪,是很难得的。

  司徒曼夭吃完后便觉得无趣,她本就不是这里的人,琴棋书画样样不精通,女红更是不懂其中的门道,思来想去也找不到其他的事情打发自己的无聊。

  怜心坐在她旁边陪她说话,手中还在绣着一朵漂亮的牡丹花。

  司徒曼夭无不羡慕的说:“怜心,你这手可真巧。”

  她从未试过去接触这么细腻的事情,前世手上沾满了血,这一世……

  想到这里司徒曼夭只觉无奈,这一世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的到底会怎么样。

  “小姐说的是哪里话,怜心从小便做这个,时间久了自然就熟了,怜心还羡慕小姐能写的一手好字,弹的一手好琴呢。”

  怜心长相并不出众,但好在人生的白皙,看上去倒也是清秀。

  司徒曼夭轻轻的叹口气,现在的她什么也不会,这幅身子骨太弱,很多时候都使不上力,在楚逸轩的面前更是如此。

  空气很好,只是温度却不高,司徒曼夭看了一眼外面的太阳,便搬着一把长椅到了湖边,拿一本事挡住自己的眼睛,躺在长椅上晒太阳。

  阳光正好,温度适宜,司徒曼夭忍不住舒服的长舒出一口气,真是舒坦。

  “小姐,这样不好吧,若是被别人撞见了……”

  怜心拧着眉头四下看了几眼,好在现在周围没有什么人,不然的话要是别人看见了王妃以这样的姿势躺在这样,必然会有人说有伤风化。

  司徒曼夭则显得毫不在乎,加入王府这么久,难得有这么舒心的时候。

  “有什么不好的,我可没做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再说了,这里一天也难得又几个人经过,我就躺一会,哪里会有这么凑巧,恰恰就被别人看了去!”

  司徒曼夭压抑了许久,难得有放松的一次,哪里会轻易离开,怜心见她铁了心要在这里躺会,也就随她去了。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司徒曼夭只觉得精神慢慢的散幻,说的话也有些肆无忌惮。

  “怜心啊,倘若有一天小姐要离开这王府,你会不会跟着小姐一起离开。”

  她是不愿也不会一直待在这里的,现在最坏的打算不过无法回到自己的那个时代,不管未来怎样,这里都不是她最后的归宿。

  不过在离开之前,她还要送楚逸轩一些礼物,将她给予自己的伤害,全数还给他!

  司徒曼夭的心里忽然就有了些许的希冀,或许她的未来也可以是很好的!

  嘴唇一抿,难道是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