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爽老师你水好多 我成了公司公共汽车

2021-08-0211:36:18 发表评论

 嫁入王府一月有余,那天过后,司徒曼夭便再也没有见过楚逸轩的身影,仿若这个王府里,从不曾因为曼夭的出现而有什么变化,对于眼前的局势,曼夭是满意的,楚逸轩不出现,她也乐得清闲,如此甚好。

  早在进入王府第二天,曼夭就将王府里的一切打听清楚,楚逸轩,冥王朝当今三王爷,深得当今皇帝宠爱,府中留有四位侍妾,或许是因为楚逸轩新婚冷落自己的原因,至今为止,曼夭从未见过那所谓的侍妾。

  这天,曼夭正悠闲的在庭院里晒着太阳,院门口子一声厉喝徒然响起。

  “司徒曼夭......”

  慵懒的抬眸,曼夭面无表情的看着突然冲到自己眼前的男人,嘴角,勾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花。

  只见满脸阴鸷的楚逸轩正大步的朝着曼夭走来,他似乎很是愤怒,浑身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凌厉气息,英俊的脸上,更是将他心中的狂怒演绎的淋漓尽致。

  楚逸轩的身后,跟着一脸担忧的凌枫,望着他愤怒之极的背影,心中一阵无奈。

  曼夭的身躯,懒懒的倚靠在软榻上,并没有因为楚逸轩的出现而有所改变,冷然的视线,直直的落在他高大的身躯上。

  “司徒曼夭......”

  楚逸轩并没有理会曼夭此刻的态度,一个箭步站在了曼夭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依然悠然自得的她,额头青筋暴起,锐利的黑眸直勾勾的盯着曼夭不放。

  “该死的贱人......”

  如雷般暴烈的大喝一声,楚逸轩上前揪住了曼夭的衣领,一副恨不得杀了她的神情。

  娇小的身躯,因为楚逸轩的动作被迫站立,曼夭双眸一眯,冷然的望着揪着自己的双手,眸光中浮现了一抹不悦。

  身后的凌枫见状,慌忙的想要上前制止狂怒的楚逸轩,多年的相处,他深深的知道,此刻的楚逸轩处于暴怒的边缘,很容易失去理智做出什么伤害曼夭的举动。

  担忧的视线落在了曼夭的身上,虽然凌枫同样不耻这个女人使出的手段,但是,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楚逸轩失去理智,公然挑衅皇帝的威严。

  “楚......”

  曼夭冷然的开口,想要楚逸轩放开自己。

  还未等曼夭说出口,迎面一个耳光甩来,只听清晰的巴掌声响起,曼夭的身躯整个僵住无法动弹,白皙的脸颊上,瞬间高高肿起,浮现一抹鲜明的五指印。

  脸颊上尖锐的痛楚,口腔里隐隐传来的血腥味,让曼夭的脸色一变,抬眸,冷冽的目光,直直的对上楚逸轩狂怒的双眸。

  “你这个贱人......”

  楚逸轩高大的身躯携带着不可遏止的怒气,双目赤红,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直视着自己的女人,心中的怒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抬手又是狠狠的一巴掌。

  凌枫眼见楚逸轩失去理智的出手,正想上前制止,却晚了一步,只能眨着眼眸,无奈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眼见那凌厉的一巴掌即将落下,曼夭眼眸一阵凌厉,抬手,纤细的小手轻快的阻挡了楚逸轩的手掌。

  “楚逸轩,你疯够了。”

  轻而易举的将楚逸轩的一巴掌挡下,曼夭大声的呵斥着。

  她可以容忍自己被甩一巴掌,但绝对不会容忍同一个人欺辱自己,如果他楚逸轩以为自己好欺,恐怕,要让他失望了。

  四目相对,曼夭毫不畏惧的对上楚逸轩阴鸷的双眸,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越扩越大。

  楚逸轩的黑眸冷冷眯起,望着被曼夭制止的手掌,怒气横生。

  “楚逸轩,如果要发疯,麻烦你离我远点,我这里,不是疯狗撒野的地方。”

  冷冷的一甩手,曼夭将楚逸轩的手掌拍开,整理着自己稍显凌乱的衣衫,娇躯往后退了一步,脸颊上隐隐传来的痛楚,让曼夭忍不住蹙了蹙眉,心中徒然升起了一抹不悦。

  该死的男人,要发疯,凭什么找上自己?

  因为曼夭的动作,楚逸轩身上的戾气加重,浑身上下散发着寒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曼夭却没有丝毫的畏惧,骄傲的挺直身躯,视线却一片冷然,冷冷的凝望着眼前犹如撒旦的男人,心中只觉得一阵好笑。

  “轩......”

  凌枫显然没想到曼夭居然会如此的大胆,公然的挑战楚逸轩的怒气,视线,忍不住落在了曼夭的身上,心中一阵错愕。

  这个女人,如此的淡然。

  缓缓的上前,凌枫在楚逸轩暴怒之前出声,试图唤回他崩溃的理智,曼夭一片清冷的眼神,让凌枫的心中一阵佩服。

  “贱人......”

  无视于凌枫的话语,楚逸轩暴虐的开口,不等曼夭反应过来,高大的身躯猛然的冲到曼夭的面前,大手忽然掐在曼夭纤细的脖子上,五指冷硬的收紧,眸光中寒光迸发而出,一脸阴郁的他,要毁了眼前这个害了他心爱女人一生一世的下贱女人。

  突如其来的动作,曼夭并没有防备,等她反应过来之后,只觉得呼吸一阵窒息,曼夭被楚逸轩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感到一阵心悸,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居然让他如此的狂怒。

  没有挣扎,曼夭冰冷的视线直直的落在楚逸轩的身上,精致的小脸上,依旧一片淡然。

  “楚......楚逸轩......有本事掐......死我......”

  口腔内越来越单薄的空气,使得曼夭说话断断续续,精致的小脸上,因为缺氧而通红一片。

  艰难的开口,曼夭双眸中充满了恨意,有本事,他今天就掐死自己,否则,今天他楚逸轩加诸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她司徒曼夭绝对会一一讨回来。

  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手臂上青筋暴起,因为曼夭的话,楚逸轩陷入了疯狂,大手没有丝毫的留情,阴狠的掐着曼夭纤细的脖颈,双眸闪现一抹嗜血的光彩。

  只要掐了这个该死的贱人,他心爱女人所承受的一切就能够全部讨回。

  “轩,放手。”

  一边的凌枫见状,一把冲到了楚逸轩的身前,双手制止着楚逸轩的大手。

  他疯了,这个女人是皇帝亲自送到楚逸轩身边,如果有什么差池,他拿什么向皇帝交代。

  “轩,快放手,难道你忘了皇上的话,这个女人,现在动不得。”

  眼看曼夭已经泛白的眼神,凌枫再也顾不上什么,凌厉的一掌拍向楚逸轩,试图拉回他的理智,他知道,失去心爱的女人,是楚逸轩心中的痛,但是,这个女人身后是皇帝,他们暂时动不得。

  凌枫的一掌,成功的制止了楚逸轩,只见他气急败坏的松开了对曼夭的钳制,双眸依旧嗜血的望着跌坐在地板上的女人,上下起伏的胸膛显示着他此刻的怒气。

  如果不是凌枫的制止,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个女人的脖子拧断。

  “咳......咳......”

  娇小的身躯跌坐在地上,得到自由的曼夭忍不住一阵咳嗽,喉咙传来尖锐的痛楚,可见楚逸轩用了十分的力气,意在置自己于死地。

  “疯子.....”

  咳了许久,曼夭觉得呼吸一阵顺畅,泛白的脸颊,也渐渐恢复了正常的色彩,抬眸,曼夭愤怒的指责着眼前的男人。

  这个男人,一把冲到自己的面前,二话不说就对自己动手,跟疯了一样,莫名其妙。

  “贱人,总有一天,我会拿你的命,去祭祀幽晴。”

  楚逸轩冰冷的面容上狰狞无比,紧攒的拳头显示着他此刻的怒气。

  ‘啪’曼夭缓缓的稳住自己的身躯,抬手,狠狠的给了楚逸轩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还给他刚刚给予自己的一巴掌,她司徒曼夭从来不是软弱的人,别人给予的自己,她绝对会奉还。

  “楚逸轩,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司徒曼夭不是软弱的人,别人怎么对待我,我绝对会一一还回。”

  傲然挺直的身躯,曼夭无视楚逸轩杀人的目光。

  楚逸轩的俊脸因为曼夭的一巴掌,歪向了一边,浑身上下,散发着更加浓烈的冰冷气息。

  在场的凌枫,包括楚逸轩自己,都没有想到,曼夭居然会动手甩他巴掌,只觉得不可思议。

  “楚逸轩,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你在发什么疯,现在,马上滚出我的视线。”

  纤细的手指向门口的方向,冷清着声音,毫不客气的下着逐客令。

  现在,他打也打了,疯也疯够了,可以滚出自己的视线了吧。

  “轩......”

  趁着楚逸轩彻底抓狂之前,凌枫上前拉着他的肩膀,强硬的将他带走,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他不希望楚逸轩彻底的失去理智。

  强硬的将楚逸轩拖走,凌枫若有所思的看了曼夭一眼,随即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望着楚逸轩离去的身影,曼夭的脸上扬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

  脸颊边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让曼夭双眸一冷,纤细的双手紧握,纤长的手指深深的陷入肉里。

  深夜曼夭仰躺在柔软的床上,灿然的水眸眨也不眨的静望着,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青鸾离去前的话语,眉头微锁,娇艳的红唇忍不住轻轻吐露着无奈的叹息。

  视线打量着四周,曼夭的嘴角勾起了苦涩的笑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朝代,陌生的人群,一切都显得那么陌生,不知为何,曼夭的心中越发的苦涩,眨了眨眼,将即将掉落的泪水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疲惫侵袭,曼夭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微眯着眼却看到了一双男人的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一双赤黑色的靴子,随着靴子向上望,曼夭猛然张开双眼,身躯一跃而起,视线冷然的凝望着来人。

  楚逸轩,他来干什么?

  “司徒曼夭......”

  楚逸轩冷冷的开口,冰冷的视线锐利的射向床上的女人,带着浓烈的恨意。

  对于楚逸轩咬牙切齿的呼唤,曼夭并没有理会,只是眨着双眸,一脸冷清的打量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嘴角不漏痕迹的勾起了一抹冷冷的笑容,一闪而过。

  一步一步的朝着床上的女人靠近,楚逸轩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迷离的双眸更是充斥着一股仇恨的光芒,仿若曼夭是自己的仇人般,恨不得上前将她狠狠的撕裂。

  随着楚逸轩的逼近,曼夭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蹙着眉头,曼夭嗅到了楚逸轩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酒味,精致的小脸上浮现了一抹厌恶。

  这个男人,早上发疯似的冲到自己的面前,如今喝醉了,酒疯撒到自己这边来了。

  “出去。”

  直到楚逸轩高大的身躯笼罩着曼夭娇小的身躯,越接近,他身上的酒味越是浓烈,那味道让曼夭觉得十分的不舒服,凝望着楚逸轩高大的身影,曼夭厌恶的下着逐客令。

  楚逸轩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冷酷的笑容,一把冲到了曼夭的面前,宽厚的大掌用力的抓着曼夭的双手,英俊的脸庞,因为狂怒瞬间扭曲,变得狰狞无比。

  “司徒曼夭,你这个该死的贱人......”

  楚逸轩脸色阴沉的可怕,咬牙切齿的咒骂着眼前的女人,幽深的双眸浮现一抹阴鸷。

  手腕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楚,曼夭眉头紧锁,抬眸脸色不悦的看着怒气冲冲的楚逸轩,一脸不悦。

  该死的男人,发什么疯?

  双手用力的扭动着,想要挣脱楚逸轩的双手,无奈,自己越是挣扎,他越是用力,不一会儿,手腕上已经红肿一片。Shit,曼夭在心中忍不住一阵咒骂,这具身躯的体制太过软弱了。

  “楚逸轩,要发疯,滚出我的视线。”

  懊恼的望着自己挣脱不开的双手,曼夭抬眸恶狠狠的瞪视着眼前的男人,微眯的双眸瞬间冷冽。

  “贱人......”

  楚逸轩暴怒的狂吼一声,抬手朝着曼夭的脸庞狠狠一甩手,瞬间,五道鲜红的指印浮现在白皙的脸庞,曼夭娇小的身躯因为惯力,狠狠的朝着床铺跌去,额头撞上了床柱,瞬间起了一个大包。

  曼夭来不及反应,身子被楚逸轩一个用力拖拽而起。

  “靠,楚逸轩,你他妈的发什么疯?”

  曼夭被楚逸轩那有力的一巴掌打的头晕眼花,愤恨的眼神望着眼前一脸暴戾的男人,嘴角慢慢的流出了鲜血,淡淡的血腥味在口腔里充斥着。

  脸颊红肿起来,火辣辣的痛,曼夭暴怒的咒骂着,杀人的眼神,直直的瞪视着楚逸轩。

  曼夭的怒吼,无疑火上浇油,楚逸轩原本狂热的怒火瞬间节节上升,脸色一阵铁青,在加上酒精的作用,楚逸轩阴狠的双眸赤红,眸光里的杀气逐渐凝聚。

  ‘嘭’曼夭娇小的身躯被楚逸轩狠狠的丢到冰冷的地板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楚,曼夭还没有反应过来,楚逸轩已经红了眼睛,狂怒的冲到她的面前,抬脚,冲着地板上的人就是狠狠的几脚。

  如雨点般的动作密集的全往曼夭的身上而去,楚逸轩打红了眼,一脚又一脚,用了十分的力气。

  “贱人,都是你,该死的女人,把幽晴的命还来......”

  楚逸轩眼神冷的骇人,脚下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减弱,暴怒的叱喝着,眼神十分的凶猛。

  “唔......”

  曼夭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痛呼出声,虚弱的身子无力的承受着楚逸轩的暴行,眸光中却闪现着一抹杀意,该死的,这副身躯瘦弱的居然无力反抗,曼夭的心中忍不住一阵咒骂。

  全身上下传来尖锐的痛楚,曼夭想要反抗却苦无能力,只能默默承受着。

  “贱人,我杀了你......”

  楚逸轩厉喝道,蹲下身子,阴沉的扯着曼夭散落的发丝,一手来到了曼夭的脖颈前,阴狠的一个用力,掐着她白皙的脖颈。

  此时的楚逸轩一身戾气,额头的青筋暴起,一想到心爱的女人因眼前这个女人而死,他的心中就一阵狂怒,下手没有丝毫的留情,狂怒的他,已然失去了理智,一心只想杀死曼夭,为心爱之人报仇。

  呼吸一窒,曼夭无力的翻着白眼,体验着窒息的感觉,轻灵的水眸却充满仇恨的瞪视着眼前犹如一头狂狮的楚逸轩。

  “你.......最好掐......掐死我,不......然.......我一定杀......杀死你......”

  艰难的吐露着话语,曼夭只觉得自己胸腔内的空气越来越淡薄,精致的小脸因为失去呼吸通红无比,喉咙传来一阵痛楚,曼夭只是睁着双眸,愤怒的瞪视着。

  楚逸轩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双手越收越紧,冷沉的视线对上曼夭怨恨的眼神,瞬间引燃了心中的熊熊怒火。

  “贱人......”

  暴怒的狂吼着,楚逸轩喘着粗气,猛然的甩开了曼夭的脖子,理智在对上曼夭狂怒的眼神时瞬间恢复,脑海里猛然想起了凌枫的话,这个女人有皇帝撑腰,自己暂时动不得。

  可是一想到季幽晴惨死的消息,他的心中再次充满了狂怒,带着一身的戾气,楚逸轩一步一步,犹如地狱来的修罗,阴鸷的朝着曼夭而去。

  喉咙里涌起一阵甜腻的味道,鲜红的液体顺着嘴角缓缓滑落,曼夭的身躯,脆弱的瘫倒在地上。

  “司徒曼夭,你敢派人杀了幽晴,本王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

  蹲下身子,楚逸轩阴狠的扯着曼夭的头发,强迫她和自己对视着,望着曼夭此刻狼狈的样子,他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报复的快感,嘴角勾起了一抹阴鸷的笑容。

  “疯狗......”

  抚着自己疼痛无比的喉咙,曼夭艰难的开口,喉咙处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曼夭知道,自己的喉咙肯定受伤了,被迫仰视着楚逸轩,望着他几乎扭曲的脸孔,曼夭咬牙切齿的怒骂着。

  这个男人今天最好杀死自己,否则总有一天,她会让他后悔今天没有杀了自己。

  水眸闪现一抹狠绝,曼夭倔强的瞪视着狂怒边缘的楚逸轩。

  “贱人,你居然下药。”

  鼻尖充斥着一股清香的味道,楚逸轩只觉得全身一阵燥热,莫名的,曼夭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让楚逸轩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全身被一股灼热包围。

  “司徒曼夭,为了嫁给我,你还真是处心积虑,如此心狠手辣的手段你都使得出来,不是想要得到我的青睐吗?今晚,我如你所愿。”

  脸色一变,楚逸轩双目赤红,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缓缓的靠近曼夭,冷冽的语气落在她的耳垂处,莫名的带来了一阵寒意。

  “滚开......”

  曼夭冲着楚逸轩狂怒的吼着,压根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双手用力抗拒朝自己逼近的男人,莫名的,曼夭只觉得自己全身一阵瘫软,燥热无比,空气中传来一阵淡淡的清香味,曼夭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眸。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司徒曼夭,杀了幽晴,又对本王下药,这笔账,本王慢慢跟你算,该死的贱人......”

  楚逸轩浑身上下难受不已,燥热无比,呼吸越来越沉重,小腹处传来一阵火热,紧绷的难受,急需发泄。

  侮辱的话语,让曼夭心中狂怒无比,抬手就给了楚逸轩一巴掌。

  “楚逸轩,你他妈的给我滚开......滚......”

  浑身上下犹如千万只虫子在啃咬,曼夭只觉得自己十分的难受,强自压抑着,曼夭的脸色一阵潮红,额头冷汗不断的滑落,急促的呼吸和楚逸轩交缠着。

  “贱人......”

  双目赤红,楚逸轩的脸色阴沉的吓人,这个该死的女人,一天之内居然敢甩自己两次巴掌,身体越来越燥热,哪怕楚逸轩心中对曼夭在狂怒,鼻息间充斥着她淡淡的清香,诱惑着他,浑身上下难受不已。

  “滚......”

  曼夭阴冷的开口,呼吸却越来越急促,她好难受。

  勾唇冷冷一笑,楚逸轩不理会曼夭,高大的身躯紧紧贴着曼夭,一手用力的抓着曼夭的双手,一手伸入曼夭的衣摆下,一把扯掉她的内衫,撕裂她身下的亵裤,快速褪去自己的裤子,用膝盖分开曼夭的双腿,扶着灼热的欲望,猛的进入了她的私处。

  如丝绸般的幽径紧紧的包裹住楚逸轩的灼热,她的紧致让他有种想狠狠在她体释放自己欲望的冲动。

  “楚逸轩,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

  曼夭猛地一痛,脸色一阵惨白。

  房间内,传来曼夭凄厉的怒吼声,语气里,充满了杀气。  

  “小姐......”

  楚逸轩被凌枫强硬拉走后,司徒曼夭随即转身回到卧室,望着铜镜中那鲜红的五指印,双眸闪现一抹阴狠的光芒。

  楚逸轩,今天的这一巴掌,我司徒曼夭总有一天会讨回。

  怜心轻轻推开房门,走到曼夭的身边,轻声叫唤着,当视线对上曼夭红肿的脸颊时,慌忙上前检查着。

  抬手制止了怜心的动作,曼夭慢慢的收回视线,冷情的脸庞看不出任何的情绪,这样的她,让怜心的心中产生一股惧意,低垂着眼睑,不敢言语。

  “怜心,什么事?”

  曼夭红唇轻启,望着身边带着惧意的贴身婢女,嘴角勾起了一抹淡然的笑容,那笑,瞬间让怜心收起了心中的害怕,小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小姐,青鸾夫人和紫黛夫人求见,现在正在偏厅等候。”

  怜心在曼夭温柔的视线中忘却了恐惧,一脸的娇笑。

  闻言,曼夭挑了挑眉,随即嘴角勾起了一抹微小的弧度,看样子,今天还真的是热闹,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怜心口中的所谓的青鸾和紫黛应该是楚逸轩四位侍妾中的其中两个吧。

  曼夭了然一笑,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清净了一个月,却随着楚逸轩今天的出现而被打破,想到这里,曼夭的心中升起了一股不悦。

  “走吧。”

  对着身后的怜心吩咐着,曼夭随即朝着片厅而去,怜心紧随其后。

  缓缓步入厅堂,只见一个梳着高挑流云鬓的女子,身着淡粉色雪里芳色的衣衫,外面穿着的是一件上面绣着水纹双蝶千水裙,手持着泥金茜纱纨扇,轻轻地摇晃着,巧笑嘻嘻的跟一边身着大红艳丽牡丹衣裙的女子交谈着。

  见此,曼夭冷冷一笑,挺直身躯,一步一步朝着主位走去。

  曼夭的出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转过头,两人忍不住打量着主位上的曼夭,眸光中,却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妾身青鸾,来给姐姐请安。”

  “妾身紫黛,来给姐姐请安。”

  两人相视一看,娇滴滴的开口。

  嘴上这么说着,身子却没有动也不曾动,眼神挑衅的望着曼夭,巧笑嘻嘻。

  曼夭的视线缓缓的落在两人的身上,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两人如此明显的举动,曼夭岂会不知道什么意思,却依旧面无表情,深邃锐利的目光,却凌厉的盯着她们。

  “本来,在姐姐进门第二天就应该前来拜访的,但是王爷说了,姐姐喜欢清静,不希望有人打扰,希望姐姐不要怪罪。”

  眼看曼夭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身着粉色衣衫的紫黛放下了手中的扇子,精致的容颜上挂着虚伪的笑容,整个王府都知道,王爷不是真心娶眼前这个女人,新婚之夜不仅冷落了她,甚至一个月来,对于司徒曼夭不闻不问。

  “是啊,是啊......”

  一边的青鸾娇笑的在一边附和着,眼神却鄙弃的看了曼夭一眼,脸上的笑意加深。

  纤细的双手轻轻拖着下巴,曼夭懒懒的扫视着眼前的两个女人,眸光中充满了不耐。

  “两位这安也请了,请离开吧。”

  轻轻的摆了摆手,曼夭面无表情,冷声下着逐客令,根本懒得理会眼前这两个来者不善的女人。

  说完,不等青鸾和紫黛反应过来,随即起身准备离开。

  曼夭毫不客气的话语,让青鸾和紫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望着曼夭慢慢离开的背影,两人的脸色一阵难堪,怎么也没有想到,曼夭居然会如此的不客气,赶她们离开。

  “司徒曼夭。”

  紫黛见状,愤怒的出声制止了曼夭离去的步伐,精致的容颜闪现着愤怒的光芒。

  青鸾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没有出声,只是在一边气愤的瞪视着曼夭的背影,自从她们进入王府,除了王爷,还从来没有人敢对她们如此无礼,曼夭傲慢的态度,彻底的让两人厌恶。

  转过身子,曼夭冷情的打量着两人,静静等待他们的下文。

  “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被王爷不待见的弃妃罢了,摆什么架子。”

  紫黛一把走到了曼夭的面前,语气中满是对曼夭的鄙弃和嘲讽。

  整个王爷府谁不知道,王爷娶这个女人心不甘情不愿,如果不是当今皇上亲自指婚,她司徒曼夭不过就是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有什么好嚣张的。

  “紫黛......”

  青鸾走到了紫黛的身后,轻轻的扯了扯她的衣袖,脸上却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

  紧绷着一张脸,曼夭没有说话,冰冷的视线却直直的射向紫黛,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环视紫黛和青鸾一眼,曼夭不再理会的抬脚想要离开。

  “司徒曼夭,你站住。”

  紫黛一见曼夭丝毫不理会自己,眼看着她准备离去的身影,双手一伸,扯住了曼夭的衣袖,气冲冲的对着曼夭吼着。

  低垂着眼睑,曼夭冷冷的望着紫黛抓着自己袖子的手,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

  “放手。”

  冷冷的开口警告,曼夭至始至终都不曾在看紫黛一眼,语气中已经充满了不耐。

  她不想将时间花费在这两个女人的身上,对于紫黛和青鸾,曼夭已经不耐烦。

  紫黛更加用力的扯着曼夭的衣袖,说什么也不愿意放手,怜心见状,脸上充满了焦急,刚准备开口,却在曼夭眼神的示意下,沉默的站立在一边,心中很是担忧。

  来到王府一月有余,怜心多少打听了王府里的情况,听说着青鸾夫人和紫黛夫人最得王爷的青睐,今天她们的到来,明显的来者不善,怜心很担心自家小姐会吃亏。

  “放手......”

  曼夭的声音冷了几分,双眸中闪现着不悦的光芒,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跟明显的告诉众人,她已经十分的不悦,如果紫黛在不放手,她绝对不会客气。

  “司徒曼夭,你在宰相府里不过是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像你这么卑贱的人,有什么好得意的。”

  紫黛讥讽的望着一脸冷清的曼夭,恶声恶气的冲着曼夭说着。

  ‘啪’狠狠的甩开紫黛扯着自己衣袖的小手,曼夭抬手狠狠的给了紫黛一巴掌,眸光中充满了狂怒的色彩。

  “马上滚出我的视线。”

  缓缓的收回手,曼夭语气冰冷,凌厉的视线狠狠的望着错愕的紫黛,眸光中充满了浓烈的杀气。

  愚蠢的女人。

  不屑的眼神落在了紫黛的身上,曼夭心中满是鄙夷。

  “你......”

  紫黛捂着被打的脸颊,瞪大双眸不敢相信的看着曼夭,脸颊边传来的痛楚一再的提醒着她别打的事实。

  青鸾同样满脸的错愕,僵硬着身躯,一样的不可置信。

  传言中,司徒曼夭生性懦弱,连说话都不敢大声,难道,今天转性了?

  “司徒曼夭,你敢打我?”

  紫黛尖叫一声,嘶吼着冲到面前,抬手想要打曼夭,却被她轻易的制止。

  双手用力的钳制着紫黛举到半空中的小手,曼夭的眸光中闪现一抹杀意,锐利的视线,狠狠的落在紫黛的身上。

  曼夭冰冷的目光,让紫黛心中产生一阵恐惧,那锐利寒冷的眼神,就像锋利的刀子,一刀一刀凌迟着她,脸色一阵惨白,紫黛的娇躯忍不住颤抖着。

  “就算我在司徒家不被待见,不要忘记了,我是王爷八抬大轿迎娶的王妃,论身份,论地位,你们两个都没资格在我面前趾高气昂,我最后警告你们一次,以后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就不是一巴掌这么简单。滚......”

  狠狠的一甩手,曼夭将紫黛的身躯甩向一边,语气冰冷的警告着。

  这两个女人今天之所以找上自己,无疑就是想侮辱自己,无知,这些争风吃醋的戏码,她司徒曼夭最是不屑,也不想卷入,如果这两个女人还是愚蠢的要来挑战自己的脾气,她不介意让她们后悔招惹上自己。

  冷冽的视线,隐含着淡淡的杀气,让青鸾和紫黛心中忍不住一慌,经过今天的事情,她们的心中都深知,司徒曼夭并不如外界传言那般如此好欺,她们招惹不起。

  “紫黛.....”

  青鸾走到了气急败坏的紫黛身边,扶起她狼狈的身躯,用眼神示意她压下心中的怒气,不要再惹眼前的曼夭生气。

  紫黛愤怒的瞪视着司徒曼夭,却在青鸾的眼神下冷哼一声,恶狠狠的瞪了曼夭一眼,随即甩袖离开。

  “司徒小姐,哦,不,王妃,真的希望你能稳坐王妃这个位置,我想,在你做了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之后,王爷不会轻易放过你吧。”

  青鸾尾随在紫黛的身后,经过曼夭身边的时候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笑看着曼夭,轻声的开口。

  蹙着眉头,曼夭打量着青鸾,冷声开口。

  “什么意思?”

  “司徒曼夭,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如此心狠手辣,王爷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祝你好运。”

  若有所思的看了曼夭一眼,青鸾掩着双唇轻声笑着,踩着莲步,慢慢的消失在曼夭的视线中。

  青鸾的话,敲醒了曼夭心中的警钟,莫非今天楚逸轩如此狂怒的找上自己,和青鸾所说的有关?

  勾唇一笑,曼夭不在意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楚逸轩,我等着,看你还能玩出什么把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